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之五)“用诗歌书写时代楷模其美多吉”来稿选登

(之五)“用诗歌书写时代楷模其美多吉”来稿选登

发表时间:2019-03-26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雪线邮路的幸福使者

——写给时代楷模其美多吉

 刘贵高

 

将青春交付给雪线

将生命紧系于邮路

其美多吉,一个响亮的名字

让一封封盖满邮戳的情书

在高原,散发温暖的雪意

 

日复一日。普通的其美多吉

用职业操守丈量人生的宽度

川藏线上那抹流动的绿

延伸着无私奉献的情怀

生命的厚度,朴素而坚韧

 

守望邮路,守望信念

肩负的不只是责任,更是担当

鸡鸣狗吠,牵引藏民们的目光

沉甸甸的邮车里,藏着喜悦

藏着远方的问候和祝福

 

将忠诚植入海拔的高度

雪线邮路的幸福使者

面对一枚枚邮票,缄默无言

看呵,山的那边还是山

路的尽头,还有路

 

雪线上的金刚

——致敬其美多吉

亚男


那么多孤独,在雪线上
堆积。当车轮碾过,风声咬紧刹车和一块提心吊胆的蓝
那些装在信封里的喜悦与期盼
咬住路面,咬住白云的白

一天,就是一道历史的痕迹
如果在某一封信中读到缠绵悱恻
有很多的字一定是从其美多吉胸腔里跳出来的
30年的雪的厚度我只有仰望
深深的车胎陷入时光,一身绿装,在高原雪线上奔跑
雪在不断加厚
风在不断撕裂
只有其美多吉递上的消息是滚烫的

折多山,雀儿山……
无数的经幡在暗示一封封信要经历的曲折
风灌满的信封,只要地址准确,名字无误
就不会丢失信心和立场
即便有打滑的黄昏和病痛的阴险
其美多吉认定了雪线连接着心跳

30年雪线——
其美多吉用车轮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在我读到的时候,我的一封信正在邮路上

 

雪线邮路上的绿色使者

——-献给时代楷模其美多吉

 刘泽安

 

 

白雪覆盖的公路

只有一个颜色

是白

公路上颠波的中国邮政车

只有一个颜色

是绿

 

白的雪

那是大山的纯洁

绿的车

那是邮政人的纯洁

挡不住绿色邮车的脚步

绿色的邮车

载着多少人期盼的眼神

载着汉族人和藏族人的友谊

载着无数人的希望

 

那狭小的驾驶室里

一个叫其美多吉的男子汉

运载着这种希望

从鲜花盛开的春天

到白雪皑皑的冬天

从满尘飞扬的窄土路

到水泥混凝土的宽公路

从来没有缺席

从来没有迟到

 

 

其美多吉

一个藏族汉子

一个藏族男子汉

 

春天里

有叽叽喳喳的鸟鸣

陪伴他走在雪域高原

像一只高原上的雄鹰

飞呀飞呀

不需要翅膀

也把幸福的跫音送给乡亲们

那跫音

可能根本没有声音

可能就是亲人的一个眼神 

传遍

四里八方的每一个寨子

 

夏天

鸟儿一只只飞向

高而远的天空

绿色的驾驶室里

闷热而且空气不畅通

一身的汗

阻挡不了爱美的其美多吉的步伐

把美传递给

每一个寨子的男女老少

那样的美

可能是一封信

可能是一个包裹

就在这一辆永不疲劳的邮车上

 

 

其美多吉

一个藏族汉子

一个藏族男子汉

 

一辆刻着  中国邮政

四个好认又好记的绿色的字

刻在其美多吉的心里

秋天

满山的红叶在风中摇曳

可绿色的邮车

是那么显眼

穿行在绿色的寨子湾

寨子岗寨子凼

送给老大爷的儿子写来的信

那大爷的双眼

是那么闪闪的发光

不是感激

那是一份亲人间的信任

递给老大娘女儿寄过来的一箱水果

那不是一箱水果

是女儿给娘的一份爱

不单单是爱

还有人间的甜蜜

 

冬天

冷风灌进邮政车的驾驶室

其美多吉的脖子

即使有厚厚的围巾

也挡不住嗖嗖的风儿乱窜

可邮车一天也不能停下

那车上

还有女儿寄给娘的一件棉袄

那不单是一件棉袄

是女儿给娘的一份温暖

穿不穿在身上

都是暖和的

尚有男人寄信媳妇儿的秘密

也有爸爸妈妈

寄给儿子女儿的新衣服

这些都是要及时送到

 

 

其美多吉

一个藏族汉子

一个藏族男子汉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

不说天天都在

那狭小的驾驶室

休息的天

也是可以掰着指头数一数

不是这个男子汉

不想呆在家里

呆在妻子的身边儿女的膝下

那雪线邮路上

真的少不了他的身影

那身影

是四里八乡寨子的眼睛

盼望已久的秋水

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

都愿意看见的影子

绿色的影子有生命力

谁见了

谁都能勃勃生长

 

雪线邮路上的其美多吉

是个绿色使者

绿色是生命

生生不息的每一步

艰难和困苦

都只是一个小插曲

 

雪线邮路上的其美多吉

是个幸福使者

幸福是使命

给每个人送上的温情和祝福

一生一世

都不能被忘记

 

其美多吉

你的使命之中

有两种颜色陪伴着

白色

绿色

都是你的风景

风景里

有你的温暖和希望

随着山路延伸到每一个寨子

 

 

孤独而幸福的勇者

——献给雪线信使其美多吉

黄志兵


所有猝不及防的高原之美

蓝天,云朵,飞鸟

以及格桑花惊艳的山峦

都以抛物线的轨迹掠过你的车窗

然后,消失在岁月的后视镜里

你知道,你是一头藏羚羊

水草丰茂,你必须奔跑

飞沙走石,你必须奔跑

你必须以奔跑抗拒雪线漫长的寂寞

一如你必须以奔跑兑现金属的诺言

你知道

你是一只1208公里往返飞翔的鸿雁

是一只来回飞过6168米海拔的青鸟

 

而你也知道,你是一名藏族孩子

是雪山分娩的一粒坚硬的砂砾

在阳光洗礼后

你古铜色的皮肤成为高原的象征

酥油糌粑和山歌喂养了你每一个晨曦和黄昏

于是你成为格萨尔王后代的后代

成为汤汤雅砻江儿子的儿子

迎着冰雹,穿过雪崩

穿梭在一天有四季的气候长廊里

你以信使的名义

完成了男孩向汉子的彻底转身

 

从母亲的目送里颠簸出发

在儿子的接力里沧桑归来

仿佛风吹了28年雪下了28年

远方,朝圣的远方

祖父用身躯丈量的信仰

让你的防滑链必须突破那层层坚冰

远方,思念的远方

老阿妈期待游子的消息

让你的藏靴必须穿过丛林和高山

远方,希望的远方

孩子们青涩的情书以及走出大山的请柬

让你眼睑的冰霜化为滚烫的泪水

有一种柔软的呼唤可以稀释夜晚的浓黑

那执着的翘首可以为零下二十摄氏度升温

头顶风雪,肩挑明月

蜿蜒在连接祖国内地与西藏的生命线上

你以信使的无畏

完成了由汉子到勇者的又一次蜕变

 

从折多山到橡皮山到雀儿山

一个人,一辆邮车,一条云中路

孤独让你活成了一支队伍

从初春到盛夏到深冬

一堆邮件,一种信念,一生跋涉

幸福让你唱出了一个人的合唱

平凡的生命刻写成一部厚厚的传奇

一如你脸上的刀疤成为正义的勋章

简单的履历串接成一条洁白的哈达

一如你脚下的雪线延伸到春天的路口

 

毡房里,是谁将你唱成了一首民歌

人群里,是谁喊出你温暖的名字

其美多吉,其美多吉

当霞光映红新路海的脸庞

你嘴角坚硬的弧线再次微微上扬

你知道,远方,只有远方

才是你梦里梦外抵达的地方

 

致敬其美多吉(组诗)

杨胜应

 

过雀儿山

 

一粒走动的雪

深深地镶嵌在另一场雪里

 

一千米的两天两夜

防不胜防的雪崩

翻山越岭送信的人像雀儿山一样

数十年都不融化

 

写信的夜晚,一定有明亮的灯光

读信的黎明,一定有涌动的感情

 

德格蓝

 

有一种蓝叫德格蓝

那么远,那么高,真想去看一看

 

我需要4235米的高度

让我去登高望远,我需要纯洁的蓝

浇灌我的心间

 

我知道,有一个人已经先我抵达

那么多次那么多年

他还在等我,像石头在等待青苔

 

最美的遇见

 

最美的遇见是

落地的白云和走动的羊群

最美的遇见是

康巴的汉子和养路的工人

 

白云是从山下来的

羊群是属于雪山的

康巴汉子是来送信的

养路的工人是守护地界的

 

雪熄灭了养路工人的群星

康巴汉子点亮了人间的灯火

他们的友谊,像草地一样

一年比一年青

 

晚归

 

不仅雀儿山一再阻挡

其实连折多山、橡皮山、松林口

和罗锅梁子,也一样都在阻挡

 

每次归途,一山还比一山高

积雪一山还比一山厚,所幸的是

到康定便融化了,若不然

对不起受伤的长者,驼背的亲人

 

但晚归是事实,像雅拉河一样

解释不清也要解释,像折多河一样

无法兑现早归的诺言

仍然经久不息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其美多吉(外一首)

龙小龙

 

让我想想,为什么许多事迹总是鲜为人知

为什么很多赞颂总是在低处传唱

三千五百米以上的高海拔

一百四十万公里的行程,意味着什么

 

旷野中,驾车人像一个独行侠

从山外到山里,又从山里到山外

沟壑纵横、蜿蜒盘旋

循环往复的轨迹,寂寞,且险象环生

 

苍穹下的绿色邮车,简直是一只菜青虫

那些洁白无暇的阳光

三十载如一日的青春华年

就这么被啃食掉了

 

如果雪山像巍峨的华表

那么邮车就是一枚耀目的移动奖章

然而,其美多吉却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名字

跟一粒雪一般,寻常而又硬朗

 

温暖的邮件

 

穿越雪线的邮件抵达手里都是暖暖的

仿佛包裹着一丛丛跳动的火苗

让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开

 

很难计算,把春天从低处搬送到高处

需要多大的坚定执着

去抗击一路暴风雪的挑衅与阻挡

 

每一回,见证了这种幸福背后的故事

蓝天的眼眶里

盈满了温暖的泪水,星星一般晶亮

 

 

其美多吉的坚守

陈阳

 

高原的雪有多圣洁

你坚守的使命就有多圣洁

一段雪线以上的邮路

连接你的邮车逶迤而行

在风雪大地碾下清晰的辙印

 

高天的蓝有多孤独

你坚守的距离就有多孤独

一段无人陪伴的旅程

连接你的歌声嘹亮而行

 

邮车的绿有多醒目

你坚守的梦想就有多醒目

一段为梦想前行的岁月

连接你的热爱护航而行

 

流淌的血有多火热

你坚守的信念就有多火热

一段九死不悔的传奇

连接你的善良普照而行

 

一条路一辆车一个人:

其美多吉,金刚

金刚,其美多吉

 

注:其美多吉,藏语意为金刚。
















星星诗刊

微信搜索:xxsk1957

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星星》诗刊

主编:龚学敏

副主编:李自国

副主编:干海兵

应用市场搜索“星星诗刊”

或长按二维码

下载星星诗刊电子书

《星星》诗刊微信公众号

执行主编:李自国  

统筹:李斌 

编辑:马林


【投稿邮箱】

 

上旬《星星·诗歌原创》

xxsk_yuanchuang@126.com

 

中旬《星星·诗歌理论》

xxsk_lilun@126.com

 

下旬《星星·散文诗》

xxsk_sanwenshi@126.com

 

《星星·诗词》(古体诗)

xxsk_sc1957nian@126.com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