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钢琴 >  你听我说|拉赫玛尼诺夫e小调第二交响曲第三乐章

你听我说|拉赫玛尼诺夫e小调第二交响曲第三乐章

发表时间:2022-01-14 13: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Symphony No.2 in E minor, Op.27:3. Adagio 00:00 / 15:29

音乐是什么?谁能定义它?

音乐是静夜中皎洁的月光,

是夏日里细细簌簌的叶语,

是黄昏时邈远的钟声!

音乐出自心里,抵达心灵;

它是爱!音乐的姊妹叫诗篇,

而它们的母亲叫忧伤。

  ——拉赫玛尼诺夫 《致瓦尔特 · 昆斯的信》(1932年)

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交响曲的第三乐章是一首关于爱和忧伤的音乐。我们或许可以用诗歌,也即音乐的姊妹,来理解它的第三乐章。以下的诗歌并不是作曲家的原意,是笔者用许多诗歌拼凑出来的,来展现笔者对这首作品的理解。

这首作品的第三乐章,慢板, A大调,从一开始便如同诗句一般。弦乐组将主题娓娓道来:

[00:00 - 00:29]

(笔者咨询过北外俄院的同学,在俄语中“你爱我吗”的语气与主题“135716”十分相似[1])

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单簧管回应道:

[00:30 - 02:30]

(罗伊 ·克利夫特《爱》,在音乐中确实可以听到重复的动机,可以理解为诗歌中重复的那三个字)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

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

还因为,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

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我最真的那部分。

我爱你,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

如同阳光穿越水晶般容易。

读到这,我们已经知道了这首诗讲述的将是个有关爱情的故事。故事的主人是谁呢?是弦乐和管乐,又或许是战争年代的一对相爱之人,又或许是作曲家本人和他的音乐[2]。

热恋中的两人,互道情意,在月下缠绵,说着些深情的话。

[03:00 - 03:45]

(此处省略若干情话)

然而,不出意外的话,意外就要发生了。一个下行减七分解和弦带来了噩耗:

[03:45 - 04:20]

(诗歌来自笔者的现编)

平静的夏夜被远方的战火撕裂

蝉鸣的月光下

红色的是炮火,平原,和血

男儿收拾行囊

相爱之人就要分别

在这里,我们可以听到弦乐组重复地奏出下行的音阶,还能听到管乐组不停的呼唤:

[04:20 - 04:40]

(音乐中可以听到弦乐不断重复着“减七和弦带来的噩耗”,似乎在向爱人解释自己为何要离去)


[04:40 - 05:50]

(音乐中可以听到管乐不断重复着不舍的话语,但在爱人的坚持下最后接受了现实)

于是,在皎洁的月光下,相爱之人即将分别。弦乐组不断重复着相同的音型,沿着A大调音阶攀升,和声也越来越饱满,情绪一点点积累,等待着高峰处最后的宣泄。然后全曲迎来了第一个高潮,弦乐和管乐用尽全力奏出了“你爱我吗”的主题。

[06:00 - 07:30]

(笔者没有找到感情同乐曲一样强烈的、层层递进的诗句,请大家静静欣赏这一段音乐) 


[07:30 - 07:40]

(勃朗宁夫人《请再说一遍我爱你》,这里是全曲的最高潮)

耳边只听见惊悸的心声

处于那痛苦的不安之中,

我嚷道 再说一遍 我爱你

然后,战士的背影消隐在了硝烟之中。音乐只剩寂静。日子一天天过去,单簧管、双簧管、长笛默念着 “你爱我吗”的主题,而远在他乡的小提琴也轻轻奏出同样的主题。两者看似是对位,是呼应,实际上却是相隔甚远的无奈的坚持。尔后,小提琴又奏出了乐曲一开始处单簧管的回应,似乎是身在异乡的战士对往事的追忆,在心中默念着当年月下二人的对话。

[08:15 - 09:20]

弦乐组:你还爱着我吗

管乐组:你还爱着我吗


[09:20 - 11:25]

(聂鲁达《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弦乐部分重复的动机与一开始单簧管的回应相同)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好像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一只如鸽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听见我,我的声音无法触及你:

让我在你的沉默中安静无声。

并且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简单如指环,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寞与群星。

接着,时间快进到了战争结束之后。弦乐和管乐的齐奏抒发着两人见面前激动的心情。然而,我们久久期待的一个更高的高潮似乎没有到来,和声变得更加复杂,透露出隐隐哀伤和无奈。

[11:25 - 曲终]

(朴树《白桦林》,原歌词中青年战死沙场)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

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

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

在战场上功成名就之后回到家乡时,旧时和她一同走过的街道已经化为废墟,终成追忆;自己的卧室里摆满了勾起他甜蜜回忆的物件,而新的记忆却已被腥风血雨填满了;昔日的恋人就站在面前,却再也无法走进她的心里。孤独和陌生感瞬间笼罩了他。

[后记]

(诗经 ·采薇)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悲伤,莫知我哀!

这是一个悲剧的故事,在第三乐章的结尾还有太多压抑的情绪,我们也一直期待能有一个新的高潮和辉煌的结尾。但是拉赫并没有这么设计。不过,如果你着实想要一个圆满的结局,那请接着听拉赫玛尼诺夫第二交响曲的第四乐章!

[1] 在网易云上看到了这样的评论:第三乐章主题“135716”是拉赫模仿俄语Тылюбишь меня(你爱我吗)写出的旋律。笔者对该论述持怀疑态度。但其真假不妨碍我们对音乐的欣赏。


[2] 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一交响曲于1897年三月由格拉祖诺夫指挥,在彼得堡完成了初演。然而他的作品受到了巨大的批评,此前在音乐的道路上一帆风顺的拉赫玛尼诺夫受到重创,从此一蹶不振。本文介绍的第二交响曲完成于1907年,是其从心理问题恢复之后创作的第一部交响曲。

文|安博施

排版|李骏芫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