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诗潮 | 布兰臣、韦锦、梁积林、符力、南书堂、安连权 × 撬动一枝冬天的玫瑰

诗潮 | 布兰臣、韦锦、梁积林、符力、南书堂、安连权 × 撬动一枝冬天的玫瑰

发表时间:2022-01-14 1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长按关注扬子江诗刊

持续经典,呈现当代



布兰臣的诗

布兰臣本名蔡明勇,上世纪70年代生于扬州高邮。诗人,“千纤草”品牌创始人,扬州虹桥书院创办人,南京野生植物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出版长篇小说《水葫芦花》、诗集《语言之初》等。

丝棉木

  

奔跑了一整天,我的

影子拉得很长——

在一个秋日的傍晚,

泥泞不堪的打谷场。

 

那些红艳艳的果子,

“三字经”的句子里蹦出,

悄然躲进那片芬芳的荞麦地,

一株忧郁的丝棉木。

 

愈来愈黑暗,穿过语言的

狭窄小道,抵达那间

空空荡荡的时光档案室,

抵达那些未知的花朵的深渊。

 


樱   花

 

樱花大道在下沉,

雕花庭院在下沉,

整座岛屿在下沉。

 

火车穿过峡谷,

一支筚篥掠过——

古老岛民的旧病复发。

 

一棵樱花树刚刚死去,

折断的枯枝落满地面,

人们绕过那阴暗潮湿的缝隙。

 

游船上,人们正在嬉笑,

一位古典诗人突然从高桥上跳下,

——奔流在石头上的水是粉色的。

 

樱花飘落,恍若一排细碎的

小獠牙——某些神赐之物,在

那看不见的地方,继续生长。

 


复   活

 

那可怕的空旷。

你记得有一株丝棉木,

一望无际的木质空间。

那里,几位诗人坐在

虚拟的四角亭子里。

他们的失眠点正处在

那箫与埙的断裂带。

两棵不同品种的树正在

绞合,渐渐塌陷。

果子仍然鲜红,如

死去的花园。不!

应该是某个街道,须绕过

路障,不断转弯,

抵达那些关闭的画廊。

古老宫殿式的建筑设计,

人造的植物,榔榆树的

坚强意志,断档的

生活方式。那死去的树

仍在打点滴,沙地仍在

寻找那些失踪的叶子。

“它们均已年过半百!”

枝叶婆娑的最后一天,

那枯萎的丝棉木紧紧抓住

——最后的一株榔榆。

 

 

列那狐

 

“当那只装死的皮毛动物,

被扔了进来。

箩筐里,所有的词语

开始随那两只车轮滚动。

地面的水正在结冰,

阳光变得滑溜溜的,似乎是

感官发生了扭曲——

是谁撬动了这一枝冬天的

玫瑰?此时她拉开了

另一张更为辽阔的网,

在那短暂的空虚里,

一条条鳗鱼纷纷涌向星空。


韦锦的诗

韦锦,诗人,歌剧作者。1962年生于山东齐河。著有诗集《冬至时分》《结霜的花园》、诗剧《楼和兰》《田横》《张骞和乌洛珠拉》《连城与苍穹》《霹雳顶》《李商隐》等。曾获《诗选刊》2015年度优秀诗人奖。

分行的散文(节选)

 

错落与丛杂。

去蔽,种植;切除,生长。

不断靠近可及之物。

吹泡泡的鱼和吹玻璃的技师,

让可能性一点点增加,

给立命的空间。

仅此。

——埃克萨瓦

 

五三九

 

诗人的耳朵有时也需要揪住,

就像叹息也救助话语。

你的思想不是有感情的思想,

你的感情不是有思想的感情,

那就不够重要。

但是,如果你的思想不是有诗意的思想,

你的感情不是有诗意的感情,

那就不是重要不重要,

而是有没有必要。

什么是诗意,最根本的解释,

是戏剧性和戏剧性的呈现。

对常规化和程序化的破壳而出。

一根在冬天里想开花的树枝召来雪。

鸽子在中途掉头,把回信放到你手上。

源源不绝的倾听,找到经久不息的歌唱。

两面默然相对的墙,不再寻思如何高过翅膀。

 

五八二

 

今晚我要把一怀抱鲜花都卖掉。

这是一件好艰难的事。

风在深秋骤起,落叶打脸。

行人收紧衣领,走向一百年前的黄昏。

我要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活进自身的美丽多好,

缺少美丽的衣装我也不愁。

我就不用为另外的美丽劳顿。

我今晚要把一怀抱鲜花都卖掉。

你用一滴眼泪来买也行。

一次叹息。或一个远远的注目。

接下来的日子更冷,

人们对鲜花的关注会更少。

那些留在土地里的根须也要照料。

如果饥饿不放过今冬的雪花,

答应做园丁的石雕像,明春就迈不开腿。

我可没那么刚强,什么事都在孤独中完成。

 

五九〇

 

谁知道她怎有那样的自信,

让眼睛和星空在一起。

前几年坚持怀疑的那个小伙子,

现在一声不吭。

他不仅认出了那眼睛,

那眼睛还和他打了招呼。

一个只有他们两人明白的暗号,

瞬间照亮夜空。

从此,他对所有奇怪的事情,

都不再轻易否定。

有一天有个人随便对他说,

他过去的岁月住在瓜子里。

他皱着眉头反复琢磨,

是瓜子大还是他身子小。

他最终的结论是,

既然可以住在瓜子里,

那么他也可以住在米粒大的星星里。

那就不仅离她眼睛近,

还能靠近她的耳朵。

他们就能约定更多暗号。

他就有更多照亮夜空的好办法。

他不在乎让人止不住惊奇。

 

六〇〇

 

父亲对我说这话时比我此刻年轻,

他说人拳头多大,心就多大。

我常把拳头举在眼前或放到胸口,

我对它的大小没法不在意。

有时心发紧,拳头就攥出汗来。

我放松的时候,

拳头才能做手掌的事情。

一辈子无数次握紧,

累计出手不超过一次。

总是让心冲在前头,

酸甜苦辣尝遍。

甚至对伤害父亲的人,

只剩卑微对卑微的感叹。

心只好自己长大,

有时狂妄似乎能盛下天空,

盛下银河的涛声。

看着越来越皱缩的拳头,

再怎么使劲儿也不再出汗,

我只好把大事小事全放在心上。

梁积林的诗

梁积林,甘肃山丹县人。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一届青春诗会、第九届青春回眸诗会。著有多部诗歌、小说作品集。长诗集《河西走廊诗篇》被选入“一带一路”作品百部精品图书。

骆驼城遗址

 

那口井里

可还吊得出三更的一颗流星

轻轻一声

这么久了,我可还能喊得出

西厢房里的那个

隔窗望大漠的美人

 

深冬。还有些暮晚的霜冻。

这四周的残垣断壁

哪一道

不像是一支驼队跪卧在风中

 

风吹起梭梭草时

也吹斜了我的身子。仿佛

它要推开这扇门,看看

我的身体里究竟贮存了多少落日

 

凄美啊!风吹着侧门上的一根栏杆

像是吹着一根悠远的横笛

“呜呜呜呜”

 


黄河边

 

在果洛,在黄河边

似是洪荒

一架水车的“咯吱”声让人混沌

 

悄悄。缓缓转动的水轮,不正是

一个源

在不停地发射着亘古的媒介

 

那些波纹里,究竟有:

几座庙,几座庵

几声暮鼓,几声晨钟

敲诵木鱼的那个小僧

是不是我本人

 

等等。请接通一声鸟鸣

我还得了却一下

人世间没有了却的一段爱情

 

那一年,黄河滩上的糜子黄得

把天下都卖给了黄昏

 

等等。

我有一枚银币,在地平线上滚动

 


西出阳关

 

敦煌的会生和我

仿佛古代结伴出关的两个书生

驻足阳关烽燧旁

他指着南边的当金山——空空的垭口

说了一阵曾经

又嗟叹了一阵眼前一浪高过一浪的沙峰

阳关遗址已被风沙或者说是时间

锉得,像是一只张着,而又无语的垭口

这破败,有时与心

是如此对应,有时

又遥远得如追逐了多年的一次爱情

失败得如此陌生

正午的太阳,像一盏昏黄的顶灯

为我们的作别,照明了一阵

又像一个感情脆弱的老人,虚掩上门

进了云层

折枝红柳,插于沙丘

如同供礼

且奏《阳关三叠》

一叠生

二叠死

三声鹰唳一骑尘

 

暮晚:一个在路边烧纸钱的人

 

她一下一下打着火机

在风中

是那样地吃劲

倒像是从某个地方传来,一个人

咳嗽的声音

 

有那么一次

终于着了。她赶紧双手拢住火苗

仿佛捧着一个

微弱的灵魂

 

纸烧完了

她磕了个响头

然后她左顾右盼

找一起来的同伴

她慢慢站起,叹息了一声

拍了拍膝盖

又拍了拍微风,似在告别,似在安顿

符力的诗

符力,1970年代生于海南万宁,现居北京。著有诗集《奔跑的青草》(2011)。曾获2012-2013年度海南文学双年奖(新人奖)。

后沟之夜

 

榆次旱塬。零下十八度

脚板冻到发麻

踩不稳石块,差一点就从陡峭石阶上滚下

我喊冷,但没有跺脚

古柏多么宁静

玻璃窗上的冰花多么宁静

十八座神庙、一座祠堂,多么宁静

我没有跺脚。头顶上

唐代的浩瀚星空蓦然重现

——有人在那里际会,谈古论今

光芒璀璨

我听不清高远的语言

唯有静静仰望。如果我再静一点

就能看见自身在变轻,松散,化为塬上

微微星光的一部分

 


槐花香

 

车灯推进人行道:一片接一片地前来

一片接一片地移开

速度并不快,也许是因为

夜已深,因为路面还铺着雨痕

枝头的槐花,已经飘落和正在飘落的槐花

被照亮的,是极少数

更多的,没在渐趋寂静的黑暗中

但每一朵花儿,每一只细小而又柔软的香料盒子

都敞开自身:气味稀薄

但刚好盈满这座城

摘下口罩,我细嗅湿润的气息

在返回团结湖住处的路上,在群星闪闪的

七月的夜空下


 

书坊小记

 

常新如星空,苍老

却不及一片枯叶

——七百多年的胡同街区,藏起

日月都看不穿的谜底,却给读书人敞开

与骨子里的清净相匹配的

这个去处:

天光明亮,古木不知岁数

再来一缕茶香,一声喜鹊的鸣叫,就会

撑爆我这又冷又暖的欣喜

黝黑枝条在屋顶的阳光中,撩动

风的小心思——已是大寒之日

沿着那些纷繁又细小的路子,一些事物

早已逃离,一些事物

正秘密归来

 


 

春天,是用来练胆的

谁错过风中的表白,就熬到

落叶纷纷,雨雪霏霏

谁躲在窗帘后面,就用泪水

去湿润枯萎的容颜

谁在最后一分钟反悔,拽住

黑色栏杆,死也不肯登船

就用心头整座大海的澎湃,去激荡

命运的堤岸

这道神谕,深巷玉兰也知晓

看,羞涩的人儿已把花苞举过墙头

因满怀期待而小心翼翼

不等风吹,也颤动不已

甚至噙着泪滴


南书堂的诗

南书堂,陕西商洛人。著有诗集《临河而居》《漫步者》《紫苜蓿》等。曾获首届陕西作协年度文学奖诗歌奖、《诗刊》《飞天》等杂志举办的全国诗歌大赛奖、第二届《延河》杂志“最受读者欢迎作品奖”等奖项。

朱鹮的问题

 

在朱鹮的飞里,很难看出

哪只翅膀上有厄运

哪只有幸运

就像我走近时,它们也猜不出

我会施以友好,还是伤害

所以,我对朱鹮的处境喜忧参半

而它们似乎只管放任自己的优雅

优雅地觅食,优雅地飞,优雅地

衔一根枝条当爱的信物

仿佛它们并非岌岌可危的鸟类

而像优雅本身

这倒更让人纠结起来——

把它们养在铁丝网环绕的保护区

与放归大秦岭,哪个好呢?

 


茶山记

 

万物之形,皆有使命。在秦岭南麓

一处环形山上,我像拥有了一把

天下最大的茶壶

壶盖也很特殊,它是一团

恰如其分的云雾。天地在此

珠联璧合地创造了一个伟大的比喻

而氤氲其中的茶事,不可见

却听得到鸟鸣、人的说笑声

和机器的轰响,仿佛

扑面而来的春天,正在由

这些声音向外派送

我已陶醉得飘然了,秦岭诸峰

也因用过它送去的早茶,显得格外生动

 


一只白鹤

 

小河的水,像流淌的寂然

一只白鹤,一会儿飞到左岸,一会儿

飞到右岸,像飞动的寂然

偶尔的叫声,像呼唤的寂然

我来这里两次,中间相隔数十天

却看到相同一幕

我知道白鹤总是成双成对的

不知这一只为何形单影只

也不知它是不是上次的那只

如果是,我会伤感

如果不是,我更伤感


 

神并不住在塔里

 

神并不住在塔里

我们却建了一座又一座

在高高的山顶上

 

我们习惯了俯瞰

何其难啊!拯救自己的仰望

不得不假借神的名义

安连权的诗

安连权,80后,四川苍溪人,现客居深圳。诗歌发表于《诗刊》《扬子江诗刊》《星星》《汉诗》《诗歌月刊》等。

赵钱孙先生的鸟巢

 

冬天树叶落尽后树上的鸟巢

才第一次被发现

哦,那是一只什么样的美丽鸟儿

他多想看看它

向它问好诚挚地感谢它

选择老屋前的这棵青桐

筑巢安家

这是他与父亲一起栽种的

庆祝他大学毕业

在外省谋了一份好差事

树干上刻写的他的名字

还能辨认得出

只是随着生长已经有些变形

像多年未见的旧时玩伴突然叫住他

他多想陪突然孤单的母亲等到春天

等到新的叶子覆盖鸟巢

越冬的鸟儿又返回

可爱的小绒球般

在绿叶的海绵的孔隙间钻进挤出

把过去的欢叫又送回来

他的父亲站在树下

过去常常出神地倾听着

 


赵钱孙先生试谈文学

 

纸页上,油墨散发着清淡的幽香

作为一种冲洗照片的药水

它不能治疗或是减轻你的痛苦

而只是一次次为你呈现出年少时

教室里那写满粉笔字的黑板

让你注视着熟悉的文字,重新理解它们

和它们所对应的真实生活与世界

就像一个被留堂的差等生,默默坐在

空荡荡的教室,一遍遍努力、尝试

等着老师走过来,看你写在纸上的东西

满意地用手摩挲你的脑袋,在你的头发上

留下荣耀般的粉笔灰

尽管很多年过去了,你仍然没有得到

期望中的安慰,你仍然没有放弃

并将渐生的白发作为一种突然开始显露

或现在才终于发现的夸奖

 


赵钱孙先生故乡的桥

 

河水流淌,我们的脸也随之消逝

又不断地重生,在那新的水面

当我们趴在桥栏上向下望

就像乘坐古老的渡船,双手紧紧抓着

起伏晃动的船沿,感到阵阵晕眩

河水流淌,我们却通过这桥

跨越(一种暂时的逃避)了

永恒的流逝,抵达对岸及更远的世界

只在我们的睡梦中,有时还能看见

河流清冷的闪光,石头一样

坚实,沉重;而桥轻盈如一艘空船

静静地漂浮在我们曾俯瞰的水面上

而我们的亲人,日益衰老

他们每天望着它,像望着另一条河流

哗哗作响,流向遥远而未知的地方

他们每天望着它,像我们曾经在桥上

等着我们的脸,在流逝的水面上重新浮现

 


赵钱孙先生回忆一块手帕

 

擦汗的手帕,有时也被她用来

藏钱:鸡蛋,稻谷或采挖的山草药

从市场上换得的几张不大的纸币

整齐地叠好,像新鲜的面包一样包裹起来

在小镇中学的教室外,我看着她把手帕

一层层展开,将里面最大的两张塞进我手心里

新鲜的温热中混合着汗水淡淡的涩

我不知道说什么,因此每次只是默默点头

然后希望可以早点回去,即使在后来

有人在学校厕所门口捡到那块手帕

因为某种我也不清楚的原因,我也没有去指认

那是她的,我的祖母,那灰白的格子

完全就是她一直耕种的块块农田

不多的零钱被他们拿走买了零食,我没有要

但我也没有去拾起那又被丢在地上的手帕

只是偷偷地离开了,不敢去看

手帕上她擦汗时所印留下来的面容

《扬子江诗刊》2022年第1期目录


开卷

在德兴馆(组诗)/朱?朱



诗潮

写诗(组诗)/刘棉朵

从丝瓜森林开来的卡车(组诗)/沈?苇

新春与秋日(组诗)/汗?漫

墨水瓶(组诗)/张作梗

静夜果实(组诗)/甫跃辉

眠者、絮语或路径(组诗)/圻?子

去除(组诗)/陆辉艳

物体的心灵(组诗)/黄?梵



观点

诗歌意象的精神现象学

        ——兼谈吉狄马加《黑色河流》 /多?马

 生活与爱:想象与词语的妙境

        ——杰克·吉尔伯特诗的发生及其诗艺构成 /夏?汉



新星座

五月的母亲(组诗)/陈吉楚

林间书(组诗)/黑?多

另一种乡愁(组诗)/李才豪

在一个秋天返乡(组诗)/朱?未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

陈巨飞?北?鱼?陈起起?筮?维

柳?柳?双?木?许天伦?雷元胜

方启华?马修诚?方其军?颜久念

毛小景?郑?委?邹胜念?宗?昊

赵?俊?陶?火?远?心



译介

[俄] 帕斯捷尔纳克处女作选 /刘文飞?译

[罗马尼亚] 马林·索雷斯库诗选   /高?兴?译



艺事

第二届当代中国作家书画邀请展



对话

在语言的河流中

        ——关于少数民族诗歌的对话 / 陈培浩?冯?娜



百家

诗,或者河流(组诗)/王桂林

孤雁枯苇(组诗)/姜耕玉

下雪了我们一起喝酒吧(组诗)/撒?容

虞美人(组诗)/古?筝

生为蜡梅(组诗)/薄?暮

生命的拐弯(组诗)/石?心

致苏东坡(组诗)/计?军

陶罐(组诗)/雷晓宇

写给父亲(组诗)/杨献平

想象秦淮河(组诗)/程一身

运河记(组诗)/季?风

全家福(组诗)/庞?白

郊居(组诗)/叶?琛

古海(组诗)/第广龙

将饮茶/庞?洁



旧体新韵

奚必芳?蔡小华?张晓强?朱佳伦

张良俊?曾?玉?李中华?刘家勤

檀?瑶?陈庆礼?高交飞?水觅舟

梁志刚?杨?苏?上善若水



诗萃

梦天岚?鹰?之?布日古德?陆华军

陶雪亮?张大勇?徐小华?徐海龙

王老莽?李世许?谢?君?韩少君

梁永利?三?子?韦汉权?石?潭

王道成?陈利萍?丁小龙?赵康琪

满南山?卢?辉?李木马?杜鹃听岚

秦?风?孙?海?叶?耳?赵?琳

黄双全?徐玉娟?孙大顺



封二、扉页

纪伯伦像 / 陈雨  画

《情歌》/ 纪伯伦  诗    李家真  译



封三

《诗场》(1937刘福春  供稿



封底

《听竹——观戴卫画<板桥爱竹>》周庆荣  诗

《板桥爱竹》戴卫  画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梦都大街50号扬子江诗刊

邮编:210019    电话:025-86486051

投稿邮箱:yzjsk2006@126.com


国内总发行:南京市邮政局。

订阅:1.全国各地邮局(所),邮发代号:28-270;

2.进入扬子江诗刊微店购买。


长按上方二维码

购买《扬子江诗刊》2022年第1期

长按上方二维码

购买2022全年《扬子江诗刊》


单月出版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 1009-542X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 32-1787/I

定价:15.00元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