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戏剧 >  【特别推荐】论父亲姚恭林的艺术风范

【特别推荐】论父亲姚恭林的艺术风范

发表时间:2022-01-13 17:1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导读


    一滴墨,亦能青葱一纸流年,一缕香,亦能嫣然红尘岁月;一首曲,亦能轻启尘封记忆,一流派,亦能传承扬韵翩翩。翻阅流年山水,唯素是简,唯简是淡。心里盛满了阑珊,眼眸溢满了清浅,盈盈扬韵,氤氲了眉间的过眼繁华。喧嚣里,寻一份静谧的光阴,回首经年过往,花开,重温一朵花的遇见,花落,记取一缕香的淡然,将那些记忆,那些安暖,那些人物故事里的画面,细细的典藏,静静的安放。时光深处,种一朵安然于眉间,轻敲流派的轩窗,传承代代,将心事丰润,将岁月纳藏……

(1993年姚恭林与爱子姚炜在“名城旅游歌舞晚会”上合影)




论父亲姚恭林的艺术风范


                                镇江市艺术剧院 姚炜


     我的父亲是扬剧表演艺术家姚恭林——扬剧金派艺术在当下的领路者。从艺半个多世纪以来,父亲收获的荣誉无数,在华东地区有相当可观的影响力与号召力。作为扬剧前辈金运贵先生的嫡传弟子,父亲的艺术造诣显然是出类拔萃的。不过,他从没有躺在先辈已有的功劳簿上,兢兢业业的对待着日复一日的艺术创排和教学工作,已开拓出扬剧界十生九金的局面,被传为梨园佳话。近年来,虽已是古稀之年的老者,但他依然如往常一样的勤勉付出,为我的女儿姚宇轩的扬剧从艺之路扫清了很多的荆棘和掣肘。本文的下述部分,试想对父亲所具备的艺术风范进行些许肤浅的探讨。

一、严谨的艺术之风

     父亲所从事的金派艺术,与越剧里的尹派颇有几分相似,都以缠绵软糯见长,尤为擅长才子佳人一类的古装戏。在演唱时,虽然音域不宽,但特别讲究行腔的节奏和旋律,呈现出悠长婉转、细腻生动的特点。

    父亲的一生,演绎过无数的舞台角色,《珍珠塔》中方卿的《三年前》《道情》;《梁祝》里梁山伯的《回十八》《山伯临终》等名段在业内外得到了广为流传,不仅受中青年专业演员的欢迎,也在戏迷票友里被争相的学唱。

《珍珠塔》·方卿

扬剧《珍珠塔》三年前 00:00 / 05:42

《梁祝·回十八》·梁山伯

扬剧《梁祝》回十八 00:00 / 10:40

《情网血》·杨一龙

扬剧《情网血》晚风习习 00:00 / 05:27

《三试浪荡子》·贾金龙

扬剧《三试浪荡子》想当初 00:00 / 03:06

《雷打张继宝》·张元秀

扬剧《清风亭》这衣衫 00:00 / 09:00

     作为一名音乐剧及流行歌曲的演员,我对父亲早期的艺术征途其实算不上特别了解,但从近期她对女儿姚宇轩的指导与点拨中,对于艺术的严谨之风有了感同身受的体会。例如:在基本功的教学里,虽已年事已高,可他依然会无数次的上阵做示范,圆场的行进,他依然走的从容不迫;每一个身段,他还是会一边数着节拍、念着节奏,一边认真的做着肢体展示。对于《山伯临终》里的梳妆台等核心唱段,他会不厌其烦的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教、一个小腔一个小腔的去示范,不仅不懈怠,而且都会唱的很饱满。作为“外行”,我也能从他的演唱和表演中,感受到金派艺术特有的顿挫和节奏感,以及那种因为情绪的饱满而彰显出的艺术活力和舞台表现力。或许,这只是父亲对于艺术的原生态面貌,这只是父亲对于艺术发于内心的一种本能,但若从观众的视角去描述,这就是父亲严谨从艺风范的真实写照。作为后代,这样的一种风范应对被我们学习。

二、淡薄功名的人生哲学

     父亲素有扬剧第一小生的美誉,其艺术更是被冠为金派姚腔,所取得的国家级、省级的荣誉数不胜数。对于这些,他看的却是淡然,平时也从不对身边的亲戚朋友说起这些。虽然弟子无数,但他丝毫没有在任何场合展现出高人一等的“范儿”,对于身边的求教者,都是有求必应,从不会附加以物质层面的索取和要求。因而,每到一处,父亲都会在基层观众引发一定范围的轰动。近年来,随着扬剧界中青年一代的迅速崛起,时常有种种高规格的综艺展演和专场演出,遇到这样的重大活动,主办方总是会竭力邀请父亲参加。对于这些活动,父亲的态度却很明确。如果有高规格的上级领导参加,或者在中央电视台等重要媒体播出时,父亲愿意莅临现场,但都会婉拒上台演出的要求,因为他觉得自己老了,不再有在这些场合亮相的“能力”。相反,若是属于有众多基层观众参加,或者是扬剧内部的一些演出活动,只要条件允许,他一定会在众人的掌声中走向舞台,为观众全情献唱。

     不为过分的说,在当今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里,艺术届的从业者所期盼的都是名声能够更大、平台能够更大、社会的影响力能够更大,而作为已然是享誉一方的扬剧届顶尖明星,父亲却是在竭力的远离这些锋芒、远离这些受无数人渴求的聚光灯。这样的一种精神、这样的一种觉悟,就是父亲淡薄名利低调豁达之分的生动说明。我以为,父亲这样的一种表率作用应当成为一种家风,激励和鞭策着我与女儿在日后的从艺道路上,同样有这样的觉悟和意识。

三、追求大同的创作道路

     父亲的一生,虽然没有在档案上换过单位,但他的创作“驿站”却是驶过扬剧界的很多艺术团体。除去一生都在工作的镇江扬剧团,他还在江苏省扬剧团、扬州地区的数个艺术团体等处从事过扬剧的创作和编排工作。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与江苏省扬剧团的伉俪卢小杰、朱余兰一起,整理和创作出了《孔雀东南飞》《庵堂相会》《西厢记》《孟姜女》等众多的扬剧传统名段,将扬剧金派与高派艺术的众多精华得到了全面的展现。彼时,虽然科技尚不发达,没有将这些作品的影像得以保留,但从尚存的一些音频档案里,那样一个峥嵘岁月的上佳风貌依然能让我们感动。

(与扬剧名家朱余兰合作十八相送)

扬剧《梁祝》十八相送姚恭林 朱余兰 00:00 / 43:25

(与著名二胡演奏家卢小杰合影)

(与扬剧名旦李开敏、朱余兰、刘启华、李华、汪琴合影)

     进入新世纪以后,父亲又与扬州市扬剧团的李开敏、汪琴艺术团的汪琴、刘葆元、孙爱民等艺术家有众多的合作经历。不论是与汪琴艺术团合作过的《玉蜻蜓》等全本大戏,还是与李开敏老师合作的《十八相送》等经典名段,父亲都让金派艺术的光芒、金派艺术的精髓得到了充分的释放,为金派艺术的普及和宣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与沪剧名家茅善玉、越剧名家赵志刚合影)

(与京剧大师梅葆玖先生合影)

     我认为,父亲的这种艺术实践,是一种追求大同的创作道路。戏曲届对于门派的讲究可算做公开的秘密。出于种种的主客观因素,艺术团体间的有所保留、甚至有所排斥也时有发生。父亲能够打破门第之见,能够主动的“走出去”,与这么多的剧团、这么多的艺术家一起奋斗、一起打拼,能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从事着新作品的创排,从中也不难看出父亲所具有的艺术素质和修养。若是不具备一种对于扬剧艺术发于内心的喜欢,若是不具备广阔的艺术视野,他是不会这样辛勤耕耘的。我以为,父亲的这样一种艺术修养,也理当如教诲一样谨记于心。

四、结语

     以上的三个方面,是我对父亲姚恭林从艺征途的一些思考。或者,可说成是对父亲能够得到这么多观众的欢迎、能够产生出这么多经典作品的一些因素总结。京剧届有赫赫有名的谭(富英)门家风,正如上文所说的那样,父亲的一言一行、父亲光辉灿烂的艺术征途也理当如家风一样,沐浴和熏陶着我与女儿日后的从艺道路。在这种家风的相伴下,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以期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信任,努力做新时代里德艺双馨的艺术工作者。




姚炜个人介绍

01   

     姚炜,男,1975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国家二级演员,大专学历,现任镇江市艺术剧院副院长,江苏省曲艺家协会理事、江苏省音乐家协会会员、镇江市戏剧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从艺30年,担任声乐、戏剧表演等方面工作。

获得的奖项:

国家级:

2002年第三届全国歌剧(音乐剧)观摩演出获文化部“优秀男主角奖”

2004年主演音乐剧《快乐推销员》获全国第十届“文华新剧目奖”

省  级:

1999年主演音乐剧《快乐推销员》获第四届江苏省音乐舞蹈节“优秀剧目奖”

2000年主演音乐剧《快乐推销员》获第四届江苏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选获“入选作品奖”

2005年被评为江苏省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 

2007年主演音乐剧《水漫金山》江苏省第六届音乐舞蹈节获“优秀表演奖”

2009年主演话剧《三国.龙凤呈祥》江苏省优秀新剧目评比中获“表演奖”

2009年获江苏省青年戏剧人才

2014年主演小品《神奇药水》获江苏省小戏小品大赛“表演奖”

2014年获2014年度江苏省“三下乡“先进个人

2019年主演音乐剧《九九艳阳天》该剧获江苏省“文化大奖”

2019年主演音乐剧《九九艳阳天》该剧获江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2021年参演大型扬剧《茶山女人》获江苏省“文华大奖”

2021年主演小扬剧《革命媳妇》获江苏省文华奖“优秀节目奖”

市  级:

2004年被评为镇江市“百佳文明市民”

2004年获镇江市文学艺术奖提名奖

2005年镇江市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奖

2005年获镇江市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2008年首届镇江市文化艺术广玉兰评选获“广玉兰新人新作奖”

2014年获镇江市小戏小品大赛“优秀表演奖“




本期编辑:苏扬

小编备注:本期文章和照片由姚炜老师提供。

你的每一次在看,我都当做喜欢

喜欢我们就多一次转发、在看、留言哦!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