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钢琴 >  孙颖迪谈乐 | 古典音乐扎根于文学

孙颖迪谈乐 | 古典音乐扎根于文学

发表时间:2021-09-26 18:3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他是第 个获得李斯特大赛桂冠
华人钢琴家
他被称为原色李斯特
与郎朗,李云迪齐名
他是孙颖迪



钢琴家生平

pianist

孙颖迪,1980年生于中国上海。2005年4月在荷兰乌德勒支举行的极富盛名的第七届弗朗茨?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上夺得金奖,成为第一位摘取此项桂冠的华人钢琴家。他对李斯特作品的出色演绎而被西方主流媒体称为“原色李斯特”。2006年,孙颖迪成为中国文化部“东方快车”推广计划的艺术家成员,曾多次参加国事演出。

2005年11月,孙颖迪在欢迎美国总统乔治?布什访问中国的国宴上,首次为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布什总统进行了演奏。2013年4月和2014年8月,孙颖迪两次应邀在人民大会堂为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到访的其他国家元首演奏。2009年,荷兰Brilliant Classic唱片公司在全球发行了孙颖迪的个人首张专辑。

自2006年始,孙颖迪在母校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任教;2011年,孙颖迪受邀担任第二届中央电视台钢琴小提琴大赛的复赛及决赛评委。2012年,孙颖迪受邀担任安东?鲁宾斯坦国际钢琴比赛预选赛评委。同年,孙颖迪还被中央电视台评为“十大青年钢琴演奏家”。2014年,颖迪受邀将再度担任中央电视台钢琴小提琴大赛评委。

孙颖迪自幼年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学习钢琴演奏,师从张崇芳老师、罗霄教授、陈彦新教授及盛一奇教授,多次参加法国钢琴大师菲利浦?昂特芒、多米尼克?墨赫莱、李斯特作品专家莱斯利?霍华德以及傅聪先生、许忠先生等执教的大师班。






大师乐谈

pianist


本文摘自刘莉娜.孙颖迪:在上海遇见李斯特[J].上海采风,2014(01):54-57.

本文摘自赵慈琳《音乐是生活的提炼——青年钢琴家孙颖迪访谈录》


?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2005年李斯特国际钢琴大赛的那个桂冠仍然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据说你决胜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有着深厚的文学底蕴,而你小时候曾经一度非常沉迷于写作?

是的。我当时相当热爱文学与历史。读史、读大量的文学作品,尤其偏爱中国的经典著作如《红楼梦》等,也很早开始读一些钱钟书、林再,和梁实秋的文字,如《围城》,《京华烟云》,《台国与台民》等。后来有一阵爱好过散文,《当代台湾散文选》在当时几乎是手不释卷的一套书。读后有感,就在一些无需太用心听讲的课下写写随笔性的东西,更有一时居然想构思侠义小说。

但是渐渐的,我意识到自己的文字功力还是不够,在表情达意上总是无法接近创作时的第一感觉。中国文字虽然无穷深奥,但是文字是有明确界定的,是有形的,我自己觉得无法很好的运用它深入、贴切地表达我内心的情感。而音乐则虽说是不可复制的,是无形的,但因此留给人更大的空问,某一刻的情绪,当“词不达意”的时候,唯有以音乐来表达,甚至有时候只有休止符能表达,这大概就是所谓“无声胜有声”了。因此在生活中,我离不开音乐,真正能贴近我内心的唯有音乐。

Liebestr?ume, S. 541: No. 1. Hohe Liebe


你在附小、附中、大学阶段是一路保送的,一直是被看作获奖的“种子选手”,可是你自己却一直表示“并不喜欢参加比赛”,为什么会这样?

直至今日,我始终没有把比赛获奖作为衡量艺术家成功的唯一标准。这么说吧,艺术之路多荆棘,很早获奖固然可喜可贺——谁都愿意走得顺坦些,相对而言我花了更长的时间。而我走的这条路,在当时甚至有些师长觉得是“弯路”、“不守本分”、“不务正业”。

但值得庆幸的是,我却能看到更多,看到我们这个狭窄的专业领域里的学子们通常不太能看到的美丽风景。我觉得一个人搞艺术创作,首先要健全自身的人格,保持灵性,从而成为一个完整的音乐人。我需要的是一个完整而不一定完美的人生,这个人生不是仅仅有古典音乐,更不仅仅只有音乐。对于艺术,我的理解是:“术”是可以习得的,但“艺”不可传,需要悟,需要灵性,需要风骨。

Années de pèlerinage I, S. 160: No. 2, Au lac de Wallenstadt



但毕竟对于大多数琴童甚至钢琴专业的学生来说,参加比赛尤其是国际比赛然后得奖是他们最重要的目标,作为上音的老师,你对此怎么看?

比赛的游戏规则就是优胜劣汰,这是你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有的时候,这种残酷性能够逼使一个人发奋图强,爆发出惊人的创造力;但是,这不应该是音乐演奏的常态,人不能总在一种鱼死网破的状态底下搞音乐、搞创作。

音乐的发生,主要是心灵的诉求,是心声的传递、情感的延伸——有的时候为了追求特定的表达效果需要做出冒险的尝试;而比赛则讲究安全、稳妥,中庸之道盛行于世。由此我们不时会看见一些个性突出天赋出众的年轻演奏家在比赛中落马,正因为他们鲜明的艺术棱角,触碰到某些大评委们的神经,并有可能造成某种不良反应使然。

从中可以看到,比赛可谓成功的一种捷径,但绝非一条易走的通途。这么说吧,比赛本身不可能促生真正的大音乐家,它主要是给一些人,尤其是那些没有特殊背景但才华横溢有梦想的年轻人,一个展示的机会,一个冒头的机会。真正要成为艺术家,还需要长时间在舞台下的锤炼,在生活经历中的跌打,以及老天的眷顾。
 
Consolations, S. 172: II. Un poco più mosso


对于现在仍在寒窗苦读的钢琴学子,你最希望告诉他们的是什么?

尽可能地拓展人生吧,这是第一位。艺术之路并非坦途,它是象牙塔,最后真正能站在塔尖上的人寥寥无几。音乐是生活的提炼,是人生的提炼。作为一个人,最根本的是生活。苍白的人生,怎么会有内容可以提炼呢?空洞地演奏音乐,必然是乏味单薄的。音乐作品的篇幅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篇幅中不可能展现无穷无尽的内容,有时候只能表达某几种特定的情感,或者特定的几个场景、几个画面。但是如何表达,表达的纯度,塑造的精度,一定是经过高度提炼的。显然,提炼是建立在广泛的积累的基础上的,是由多姿多彩的人生感悟而来。春天的第一朵花开, 秋天的第一片红叶,都是我们需细心留意的,并由此衍生出春之萌动,秋之感伤等情愫,化开在音乐的水墨中。

其次,多尝试、多变化,练琴看似是循环重复,其实是呈螺旋形上升趋势。米兰·昆德拉曾说过:“幸福是对重复的渴求。”为什么会幸福?为什么会呈螺旋形上升?是因为,每一次练习,每一次演出,我们都在做不同的尝试,尽管有时候变化微小到别人不易察觉的地步。著名钢琴家古尔德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 放弃舞台,只在录音棚里演奏。我想,舞台留给他尝试的空间,一定不如录音棚。

最后一点,我要特别强调的是,永远坚定自己的艺术理念。艺术存在两种价值,普遍价值和特殊价值。这两种价值我们都要追求。在兼顾普遍价值的同时,尽可能给自己保留一方天地,而这方天地就是留给特殊价值的,是个人的声音。要始终坚守艺术家所独有的灵性,艺术不受任何客观因素的摆布,它需要彰显艺术家所特有的品质。就这个意义上说,特殊价值也是我追求的终极价值。

Piano Sonata, Op. 26: I. Allegro energico


对于中国的钢琴教学,你认为有哪些好的传统我们要继续保持?又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呢?

中国钢琴教学在技术上重视基本功的训练,这是我们的优良传统,毋庸置疑,我们肯定会一直保持下去。但我们仍有需要改进的地方。第一,是学术的宽容度,不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要允许各种各样流派的存在,音乐,尤其是演奏,不能实行简单的标准化模式。

另外,学生练习的曲目仍然太局限,一些学生为了参加比赛,几年里只练习一套曲目,这对于他们今后的发展相当不利。学生应该涉猎更多的音乐,尤其是当代音乐,这方面我们还是做得太少。美国、德国、北欧的一些音乐学院,都非常重视现代音乐(contemporar music).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有些学生听音乐的范围很狭隘,只听本专业的音响资料,其实好音乐无处不在啊!印度音乐、非洲音乐都有可听之处。最后说远一点,音乐学院更多的开设除音乐之外的相关姐妹艺术的鉴赏课,比如电影、美术、戏剧等等。音乐艺术是抽象的,如何把音乐形象表达得生动具体,就要在音乐处理上具有丰富的画面感。昆曲的行腔、话剧的对白、电影中的某个镜头,都可以使得我们的音乐跃然指下,栩栩如生、熠熠生辉。

Gaspard de la nuit, M. 55: I. Ondine
?
?





▍好课推荐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