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文学谈 >  许见军丨《灵气与性情——中国古代文论的意蕴与价值》序

许见军丨《灵气与性情——中国古代文论的意蕴与价值》序

发表时间:2021-09-26 08: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者按


许见军是攀枝花学院教师,有扎实的学术成绩。本期推送他为《灵气与性情——中国古代文论的意蕴与价值》(详见“新书介绍”)写的序文。这不仅是一篇好文章,还是“一场师生之间的情谊见证”。序文指出,与西方文论的重视思辨、重视逻辑不同,中国文论是直觉性的、体验性的,研究者应该以直觉、体验与中国古代文人对话。在此,《灵气与性情》一书正是一次对中国文论的比较全面的、比较深入的反思成果。





《灵气与性情——中国古代文论的意蕴与价值》




许见军


殷国明先生的《灵气与性情--中国古代文论的意蕴与价值》即将印行。印行之前,先生嘱咐我为此书写序,并说这是一场师生之间的情谊见证。



中国文论在20世纪的命运可谓艰难坎坷,缓慢发展。自从西方文论在20世纪初被引入中国以后,面对西方文论的咄咄逼人气势,中国文论就一直处于被怀疑甚至于否定的尴尬境地。如茅盾就曾说过:“中国自来只有文学作品而没有文学批评论;文学的定义,文学的技术,在中国都不曾有过系统的说明。收在子部杂家里的一些论文的书,如《文心雕龙》之类,其实不是论文学,或文学技术的东西。”我以为中国文论在20世纪经历了两次“浩劫”:第一次是“五四”时期,由于全盘西化,而遭到了全盘否定;第二次是建国后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极“左”思潮对中国文论的毁灭性打击。这两次“浩劫”最终导致了中国文论边缘化、失语化的地位。在这期间,虽然有王国维、朱自清、钱锺书、徐中玉、王元化等一些学者的不懈努力,但终究无法扭转中国文论研究的衰微态势。



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有所转变。这个时候,很多人开始把对中国文论的焦虑转换为反思。这种反思一直持续到现在,而且反思的内容也很广。我认为反思的内容,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对中国文论的基本问题反思;二是对中国文论的研究方法反思;三是对中国文论在中西文化语境中的价值反思。



中国文论是我们祖先对艺术实践体验式的结果,因此“它的许多观念都是可靠的真命题,具有某种颠覆不破的真理性”(引自顾祖钊《文化与诗学》2009年第1期),因此有必要对中国文论中的许多观念进行反思。但很长一段时间,由于受到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的负面影响,中国文论中的很多观念遭到“误读”,甚至是很大程度上的“曲解”。比如中国文论中的“心游”观念,被很多学者视为唯心主义思想,不予探讨或者视为传统文化中的糟粕,遭到舍弃。实际上,“心游”观念在中国文论中是一个核心问题,最能够反映作者和作品之间的微妙关系。正如先生的分析:“如果认真追寻一下中国古代文论一些基本思想的渊源的话,就很容易发现‘心’的重要地位。在对于文艺的起源,形成和功用的解释方面,古人一向对‘心’非常重视,视之为一切文艺创作的发轫的起点和内在的动因,这在先秦时期就已形成一种比较系统和固定的看法。”除此之外,先生还提出了“镜像说”“幻化之境与意识流”等重要观点,实际上,这些观点是“心游”观念的延伸和拓展,与黑格尔的艺术是心灵化的产物不谋而合。



中国文学作品我们一直引以为豪,随之而产生的中国文论也是有着巨大的文艺美学价值,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中国文学作品。但“五四”以来,中国文论遭到西方文论的严重挑战,在一片完全西化的浪潮中被淹没殆尽,很少有人承认中国文论的价值,愿意去整理和挖掘它。这就导致了很多学者不顾中国文学的实际情况,生搬硬套地用西方文论去研究中国文学。进入21世纪,很多中国学者终于醒悟过来,在中西文化交流日益频繁的基础上,开始认真反思中国文论在世界文学中的价值。正如先生在本书中所言:“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由于各种文化原因,对于中国文论的研究基本还局限在本土文化范围内,对它的价值定位也基本建立在中国古代文学的框架之内,很少有人从整个人类文化普世价值的角度去开掘、发现和弘扬我们固有的文化”。



中国文论与西方文论是不同的,自有其独有的特征,这一点已被学界所共识。如果说西方文论是思辨性的、逻辑性的,那我们中国文论就是直觉性的、体验性的。因而,对于中国文论的研究也应该在此基础上进行探讨。不要用西方文论取代中国文论,反之,也不要用中国文论代替西方文论。东西方文论虽然不同,但绝不是互相对立、水火不容的。我们应该在中西文论各自特点的基础上,进行互相交流,互为补充。应该是“道通为一”,“理论和批评都需要跨越文化界限,寻找相通的感觉、话题和规律”(引自本书)。



总之,先生的《灵气与性情——中国古代文论的意蕴与价值》这本书,就是一次对中国文论的比较全面的、比较深入的反思成果。



2012年10月秋于华东师范大学





欢迎扫码关注我们。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