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小提琴 >  (谷村新司)小提琴演奏《另一种乡愁》,难以抑制的情绪,倾城多年,澎湃多年。

(谷村新司)小提琴演奏《另一种乡愁》,难以抑制的情绪,倾城多年,澎湃多年。

发表时间:2021-09-26 00:3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谷村新司)小提琴演奏《另一种乡愁》

永远的乡愁

作者:闻小语  (源于360个人图书馆)

           

      很多时候,我愿意将自己定义为一个流浪的人。或许正因为如此,故乡在我的心中总有着不一样的重量。
  其实,我对于故乡的印象是淡薄的,我常常在我走过的每一个城市里寻找些什么,当然,这样的寻找与梦想无关,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显得并不执著。或许,我所要寻找的不过是一份熟悉感。这种熟悉感常常会为我带来我所需要的淡定和安宁。诚然,这样的寻找有时候也会让我生出些许的怅惘。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到故乡,听到乡音,我感到亲切,离开,却有了一种更深的依恋。我想,这种怅然与依恋,大概便是潜藏于我内心深处的另一种乡愁吧。

  在余光中先生的诗里,乡愁可以是一枚邮票,可以是一张船票,可以是一方矮矮的坟墓,也可以是一湾浅浅的海峡。那是一股内心无法抑制的思念,和时间一样漫长,也因为时间,让这种思念变得越发的深重。相较之下,于佑任先生的乡愁却显得撕心裂肺得多。“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远不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故土难回,隔海相望却终不能聚,那样的乡愁恐怕已经不是乡愁了吧,或许应该算是深切的思乡之痛更为恰当。

  然而,这个世上大多数人的乡愁却是那种淡淡的,淡淡的,在淡宁中带点忧伤,在飘泊中充满想往,恰似故乡的炊烟一般自然,又如同故乡的溪水一样恬静。因为没有那种“不可见兮”的伤痛,所以便不见得怎样的刻骨。然而,这样的乡愁却总有一些让人沉迷的质地,所谓乡愁撩人,挥之不去,大抵指的便是这样一种情怀吧。

  叶落归根,这是很多人不愿舍弃的理念。所以有少小离家老大回,头发白了,也一定要回到故乡。举凡中国人,大都有或浓或淡的故土和家园情结。听到乡音,便不由得泪水涟涟,举头望见了明月,低头便思起了故乡。一枝一叶,一山一水,月圆月缺,都可以是思乡的寄托。这样的乡愁写在每个人的心中。它并不沉重,相反,在某种意义上,恰似人心的一面镜子,映照的是自己最初的形象,或者就像一轮圆月一样,始终皎洁在内心,有着淡淡美丽的身影。我想,这便是我的“美丽”乡愁的由来吧。

  在我看来,乡愁的确应该称得上是美丽的。诚然,乡愁中也有伤痛,有怅惘,有一份欲盼却不可得的忧伤。然而,当心中那抹乡愁涌起的时候,内心必定是清纯而无任何杂质,柔软而又温暖的。那份明净和向往常常可以照亮心灵中任意一个哪怕是曾经阴暗的角落。有时候,人必须有那么片刻的温存和宁静,哪怕是脆弱。想想家,想想故乡的山水,想想故乡的小路,想想故乡已长得参天的大树,还有那永远开不完的野草花。把故乡放在心里,在心里永远为故乡留下一个角落,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古时的人,常常背井离乡,归途难觅,所以更容易滋生也更容易理解乡愁的由来。现代社会,通信和道路越来越发达通畅,以至于远在天涯也若近在咫尺,来来回回不过平常事,所以,在一定程度上的确缓解了乡愁之重。然而我以为乡愁是永远的。乡愁的存在,不在于道路的曲折远近,不在于时间的长短,却在于人内心深处永远寻求的那份归属感。在时间的长河里,每一个人都在流浪。而乡愁,便是那艘可以把我们带回最初的船。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