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祝枕漱?的诗|湖南

【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祝枕漱?的诗|湖南

发表时间:2021-09-25 00:0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祝枕漱  湖南汝城人,70后,瑶族,教师。有作品偶见于《诗刊》《民族文学》《星星诗刊》《湖南文学》《山花》《诗选刊》《飞天》《诗歌月刊》《中国诗歌》等,已出版诗集《词语·症候群》等。现居长沙。



   祝枕漱自选诗十首|湖南



隐身人
 
自午夜起,展览馆收藏了
他逆生的胡须,
又还他一无所附。灰烬般的生活源于闲愁,给他补上
一笔稀疏的鸟鸣。这逃逸的书法
撇捺有蜻蜓的羽翅,有柳絮。还有润滑剂
在民间讨论锅碗瓢盆。唯鸟鸣
委身宫门。起居录越发荒谬,油盐酱醋之外,有暗疾者
用金盏花煎药。
这百十斤的身体,托不起阅报栏的轻。既不愿在冬天养花,
也不愿在次日黎明爱上第二个女人。
不愿在隐身术里
紧贴地面,被解作来世的客人,顶着一生的哮喘,改造
雨中的棺椁。至于空出的假期,
尽情嘲讽吧,樟树
代替的隐身之所,总是不轻不重,想起最爱的王摩诘,
在稠密的墨汁里呜呜哭泣。
 
 
伤别
 
落日楼头。故人一闪而逝,
狼毫枯守的树影,“我该如何在流水里现身?”
鸟语啊,虫鸣啊,三三两两。
喧哗和幽会在一个人的崩溃里,分别扮演
语言的讲解员和练习生,却同时被虚词敲打出间隙性的偏头痛,
他们谈起自已的父母——
灯花很美,胸前生春草。
文字如此倔强,我猜测那首脑震荡般的小令,最宜填上
合欢树。想起下午被汽车撞死的人,
若有来生,应是一片晚霞。
 
 
打春
 
春风原谅了很多事物。野猫、星相和螵虫,
酣睡的种子,纵横交叉的马路。
还有我。
原谅了大雨滂沱,在春天
竭力涂满水性的光泽,原谅手中的瓦片,几只扑愣愣的雀鸟。
栖止的街道,一辆辆卡车
松松垮垮,软骨病似的瞬间泛滥出甜。
原谅天气古怪,
有时温暖,有时明亮,有时湿淋淋的。原谅山水
越来越撩人,总有人食不知味,
频频光顾,却不能原谅你,越来越像
坠亡的雨滴。
 

 
破壁
 
深夜。无名僧侣梦见了
书生在手背上打节拍,他正计算时辰的反复。过了五更,会
听到鸡鸣,他有被感染的惶恐,
要从浓稠的后遗症里
脱身。五官却漫不经心,手势也掩人耳目,
像他在荒废诗里
西一句,东一句,替他索取塌了鼻梁的月光。
这近似他烫伤的头顶,肩上一丛落发,身后的墙通体透明。
 
 
入城式
 
如是我闻。
城外草长莺飞,枯柳再三叮嘱,笔砚不可弃,
怪脾气的客栈不可弃,还须带上满身绒毛,最挑剔的竹笥。
此去水路迢迢,将有多少松果
坠落溪谷。有多少
樵夫和白狐
蛰伏两岸。生吞他鲜嫩的皮囊。有多少门窗关闭的脆响
冲破宁静,在他心口处水花四溅。
他会蜷起身体,模仿断尾鱼,游进概率论的圈套,他的身法
古怪,横竖不肯泄露天机。如有闻,应是我
夜夜向虚空扔去搪瓷杯,
不顾环形壁的回声。转身砌墙自囚。
 
 
回春术
 
这断尾逃生的清晨,他瘦成蜕去鳞片的鱼,袖管里有泛灵论,
他同时收起鱼形布幔和救生衣,
前者暗示郊外的杨柳,后者顶着乱蓬蓬的须发。
迷幻药服食过量,他就是镁光灯下
最易捕捉的病故之人。
泡沫捷足先登,
踩着鼓点,打开旧皮箱,从骨灰盒里
端出半张靛蓝的脸,“多少带点自欺的成分吧”。
倘若顺从了眼角纹,他就复制另半张靛蓝的脸,挤进墙缝,
听雨点,针一般钉进耳骨。
 
 
上游
 
这条无主的河流,上游不紧不慢,和水草一样,
嘴角有鲜鱼,跃动的波纹。浮尸验证的预言果然天衣无缝:
想起辛未年,母亲哭红了双眼。夭折者的阴影
如虱子,落在年轻教师的头顶。
油菜花开了,蜜蜂嗡嗡,走出赤脚医生的小诊所,
治愈系的猎人
爬上祭祀的香炉,亲眼目睹:上游从胸膛
撕开整齐的针脚。
渡口被翻滚的流水声随意安置:多想也脱去这身坚硬的伪装,
跳进水中,随呕吐的浪花,漂向下游。
 

 
斑驳
 
还是十年前的旧貌,枕上漂浮着密集的山岳,
鲸吞灰尘和落叶。我仍
一无所有。我自知暴食者的雄心与虚妄。仿佛送葬人从楼宇间
拽出的河流,随手
打翻了灯盏,脖子以下都是光晕。
这世上本没有
非克服不可的语法,但说辞越来越空虚。
比如孱弱的过来人,震觫于这场病变,并执着于体内的异响。
“或者,我们各自着迷于作为盲者的
无知,只因蔑视往往出于心虚。”
或许。所有的偏见
都有先天的意味,就如此刻,追究那些细微处
如何触发争执与猜测
已显多余,互相遗弃时,内心的种种不义,正等着理屈词穷。
 
 
镜中树
 
石头划伤了湖面,镜子里的树骑上晚风,鸟儿们
交头接耳,背后的面孔
越细致越抽象。
在流水的眼里,树是多余的,它偷窥的光线,看似杂乱,实则
早已厌倦深夜编织词语。当屋顶无精打采,
向天空吐烟圈,洞察这一切的雀鸟,
呲牙咧。咧嘴呀!
我骤然醒悟:这镜中之物,就是病榻一侧的河流,
如何克服对自身的厌倦?
它们互诉生死时,想必与我无关。
 
 
鸦巢
 
泥土下的薯块惶恐不安,它的锥子脸整年缝缝补补,
在巨大的慈悲内部,
脚印像熟透了的塔尖,巢穴和庙宇随时互换身体。这些漏洞
被证实后,乌鸦成了座上宾。
但阅历过分空白了,像血缘怀疑论里的骨肉,
摇头晃脑,它说这些转折
多像未经修剪的胡须。轮到乌鸦避开大地书写的粉尘,
在灌木丛中砍去下半身的比例,又因矮小,
纷纷扑倒在土坑里。
疼痛是必然的,欢愉也是必然的。当它千疮百孔,我只能
慈悲为怀,日夜锤炼这颗
狂躁之心。
我深知,鸦巢终将迷失于最暗的黑,也将
躲进人间的棺椁,终生不仕。 




编辑团队

《半岛诗刊》编委会

(排名不分先后)

 

顾问:叶延滨 杨克  姜念光  汤养宗  车延高 
编委:秀实(香港)龙青(台湾) 枫昧(加拿大)樵夫(内蒙古) 韩闽山(河北) 刘春潮(广东)王德光(河北)艾璞(浙江)王晓露(西班牙)黄晓华(上海)李国七(马来西亚)马振霖(福建)流泉(浙江)苏楷(河北)海湄(山东)西陆(山西)简贞(辽宁)
    
主编:伊夫
执行主编:苏楷
常务副主编:赵之逵
编辑:林舜亮  郑成雨  杨运菊



敬告:本平台是2021年《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一书的选稿平台,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本平台所有稿件均已经作者授权发布,如需转载等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投稿邮箱:1259666407@qq.com          《半岛诗刊》编辑部

                                                     ?

诗歌·推荐



半岛诗刊  
诗同读
   诗天府 
爱诗书坊
中国实验诗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