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高春林的诗|河南

【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高春林的诗|河南

发表时间:2021-07-20 00:06: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高春林 当代诗人,1968年出生。写作有诗歌、评论、散文等几种。主要著作有诗集《夜的狐步舞》(2010年,河南文艺出版社)、《时间的外遇》(2013年,阳光出版社)、《漫游者》(2016年,长江文艺出版社)、《神农山诗篇》(2017年,长江文艺出版社)等,和随笔集《此心安处》(2013年,长江文艺出版社)。有诗歌译介国外。主编有诗歌选本《21世纪中国诗歌档案》。曾获第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二届(2017)十大好诗、诗东西诗歌奖等奖项。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高春林自选诗十首|河南



荻间雪
 
在一种抽象的水泊痕中集合颓废。
除了冷,还有毛荻影响冬天的供词。
 
我便在这里翻越了断桥。
雪迹看上去有些单薄,像我的身体那样
单薄。在冬天的景象里真实地
与自己相遇。呼吸单一,
 
和褪色的冷。相比
建筑不在,甚至消失了生活,
时间开始滋生透明。像植物的水皮。
 
这也许不好,我们需要生活。
湿雾在目击的尽头,再远有水域的诱惑,
道路出现了很多弧线。
不往前走了。冷,叫人清醒。
 
生活就是一个原本的人在原本的
草木间待一会儿。       
这减法,给我以另外的醒悟。
 
还有背景。它在水色世界里上升。 
2012-12-16
 
 
在山下观星月交谈
 
山风正在簇着一个剪影。也许金星
一向都在这里等待着的月牙,交谈,从这时靠近。
足有十年没有遇到这样的画面——纯净的,
像是刚从水世界打捞出来。这时没有理由不说到安宁
——为了恒久,我们让内心柔和,
为了遗忘,我们走在我们制造的边缘。
我们的几米之外是公路,是通向世界的汽车、房屋,
以及秩序、专制。没有什么为一个夜景
而停滞,更没有什么像你的黄玉给予你一个明净。
我的父亲在另一个山里生活了七十多年,
月牙、星河,呼应着的河山,有没有带给他动容?
(我明天再去问他……)或许迥异于我们的
是他一贯的从容。他说的更多的
是要我走到山外去——说这个你会伤感。
我们谈到橘色的灯光,这时在山下是柔美的,
在另外的时间里,也许就是孤独。
我们谈到山间四合院,掐算能住下来的日子,
更多的时候,我们被隐忍劫持。
没有人能够挣破一个时代,但这个夜晚约束我们的至少
不再是我们自己的内心。这想法若构成
一个景致,也应挂到月牙上去,
这想法不同于从前,而且会持续到另外的夜晚。 
2013-5-18
 
 
春雪图
      
声音被它食去了,雪下着,
整个世界都白了,在我推开门时
都白了。白得让人不放心。
我走在人行道上,不,走在飞雪的世界。
睫毛扑打雪花的节奏,单一的神,
出窍了——你相信吗?你是另一个人
的灵魂。也许并不是真的,
你的单纯,只是对社会漩涡的挑衅。
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了,初春的
雪,在无边乔木,在眼前,
在城市摩天大楼的上空安宁地下着,
它拣尽寒枝,它下着。
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喜欢雪
——生活太干?我的黑暗也是你的
黑暗?我迟疑地走在众人之后,走在
有霾的早晨,我和他们一样浑然地
淡漠?我不是割裂开的,
像坎宁安的舞蹈元素,可拆分的
纯粹无比。这时,我像一个雪人儿,
简单,貌似一切都不再说,甚至不再想,
我陷入你的光芒——都好几年不见了,
檐下冰凌、冰河、雪中脱兔,
都留在了童话中,我们在干尘下一走
就是这么多年。这时我在雪自在里
遇见你,你就是美,以及由于美。 
2014/2/8
  


再读李商隐
 
公元812年的李商隐,比公元712年的杜甫
晚一个世纪。他们在黄河流域的河南境
诞生,而后四海流寓,却四海无可归
感慨:命运有着相同的时代性——
他的西郊和老杜的北征对京郊的
说法在社会漩涡里,像是两个愤青,
但我又不能不惊觉于忧愤到深处的诗人
他诗的广阔性——黄河不惧泥沙——
本来就指望不了它洗清什么,义山在他的山上
独酌万里风波一叶舟”—— ④
看尽一种破败的心酸。河南这一带一到冬天
风雪就多,但可笑的是竟未多过别离,
以至于他来不及安顿家庭。至于多得无法确立
任性的一次次记录,干脆就都无题了。
无题就意味着我们可以随便解了,
读不懂没关系,现实本就是一块生锈的黑石。
公元2012年,我来到商隐的墓地,
雪月高光夜荒凉感再也赶不上他的诗。 
2015-7-29
公元812年李商隐诞生,公元712年杜甫诞生。
    ②引李商隐《祭裴氏姊文》四海无可归之地,九族无可倚之人。
    ③李商隐有诗《行次西郊作一百韵》叙说京郊农村荒芜、百姓愁惨的情景,令人怵目惊心。此诗可与杜甫《北征》相匹比。
    ④万里风波一叶舟引自李商隐一首《无题》。
    ⑤无题构成李商隐诗的一个独特性,有论者说,这一点开拓了唐抒情诗的一个新领域。
    ⑥出自李商隐的《无题》:如何雪月高光夜,更在瑶台十二层。
  
 
同一条河流,或在岷江
 
一条河流一直在流动着。也许我从未度量过
流水的宽度,我只是个渡河人,某年某月
来,只是看一个人源头上的、清澈的模样儿,
看自己内心柔和的部分对应年轻的景致时
如何激越。到了我这个年龄,江水不再是波澜
推动另外的惊惧,为了安宁我还在我的词中
制造远离城嚣的图景,甚至逃离秩序,以及
更多的街道。江水宽阔而平整,没有风浪,
轮渡的鸣笛声也不是琴声——据说——
苏轼是从这里上船的,他听琴,声音清绝到
深夜的深流。我只是静静坐在船上,起伏的是
岸边山的构想。此船和彼船,隔着不同时代
的想象力在同一条河流上,缓缓移至
我们要抵达的一个野码头。那时他是年轻的
如我身边的90后,以梦为马,携带着词的玫瑰
和粮食,波涛啊激勇,时间蓝得让天空更像
天空,可以傲慢、冲动,像在天的飞鹰。
但时间,转眼就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我坐在船上如静物,一个插图——当然这不是
说老之将至,是水流——我是我静物里的
水流,把曾经的两边皆是风浪,把屈辱和漂泊中
的暗物质,统统还给了流水。水面如此开阔,
我们与生活和解——真理在于“返回明澈之境”。
这里和那里,也许是同一条河,我们激流、
冲撞,给真爱以偏爱,见证着的时间像波动的词。 
2016/4/10
 
 
在卧龙岗的草庐下 
 
有时,想到黑暗里有一孔光在明亮着
就会轻捷地摇晃鹅毛扇。每个人,
内心都住着一个隐士,但并非每个人都有
一个出口。我在草庐下偶遇初冬的寒,
想问围炉痛饮者何在?问了不如
不问,风朝哪个方向吹,雨都倾斜着
注释本地的演绎。寻找夺人心魄的影像
等同于寻找一场雪——雪融太快,
还是寻找自己或者身体里那个异己靠谱些。
 
遁迹,也即遁时。时间的缺口是个谜,
出与入之间的不同在于辽阔给出另一个我。
关键是梦始终醒着,醒着就不愁
风云里有好酒,还有锦囊。暗时间多
——即便乱流中,我还是我的真身。
这些年做一个隐忍的人,庆幸我拥有光亮。
我在他的院子,见生命注入石头的肖像
仍然有一些神秘——不想提起
神秘的“隐逸”,我担心另外的漩涡…… 
2017/11/12
  
 
影子记
 
即便像此刻一样的清晨他也感觉到
影子在尾随着他——此刻他遇到
蓝狗的眼睛,那一双眼睛不是看着他
而是审视他身后的影子。他走过
小镇、城区,波浪推动他航行,
他感觉人这一生像是完成一个变形记,
就像在诸葛庐旁那个镜像馆,他藉着
镜子里的影子,嘲笑过自个一回。
“我将把我的生命置于我的凝视里”
——好像是这么说的,清醒即神。
为此他坚定地迈开脚步,风清晰地
吹过头顶。生活在使用着建筑、
咖啡、烈酒、女人以及漩涡,这些
或隐或现的背景——但愿都是上升的
风景,影子葆有棱角分明的脸谱——
每一个人都在路上,诗在远方,
他自然,或被一种超自然的东西推动着,
为了命运,“灵魂弹出晚来的箭镞。”
他不确定影子是否充满味觉地跟随着他,
“为什么阳光下影子有着清朗的形象,
而阴郁中影子是个谜?”他知道它
一定不会走远,或者就在身体里流浪,
他堤防着这样的坏天气,像堤防着
一些坏影子。一定将时间映在光芒中。 
2018/9/15
注①引自保罗·策兰《在一幅画下面》。
 

 
读《漫游者》记
 
“循着这些词语,蛇在变成天使?”
一些清凉,修复过身体里的风景
之后,荻间雪或水泊痕,愈加显出
清澈的眉骨。我翻到《漫游者》
89页,想起他——那隐者般
“歌唱或抗拒着与自然融合为一”
的人——获救之舌或清明的心。
多数时候是另一个我和我交谈,
他谈起过世界始于单纯,我因此
有勇气在我们的路途挑衅黑暗
——漫游,也即在反超词的近道。
已是深秋了,昨天我出市区,
在眼明寺山上,感受“褪色的冷”,
感受在开阔的不遮掩里,与自己
相遇。我赞美过这薄薄的呼吸,
就像赞美过孩子清清的眼神。
荆的蓝紫花有着秋后依然的蓬勃,
它们也在《漫游者》的某页?
我断定它们没有嗜睡的坏习性,
紫色的火焰在它的自由中。小小的
星子,飞动的梦,漩涡中的桨
——每个词都似虚无,但我清楚,
所有的隐秘皆是大海深蓝里的真实。 
2018/10/20
 
 
阏伯台记
       
玄鸟飞越时间之暗布下晨光。
我们可以无知地游历,却又禁不住
神祇,因为脱离苦难是我们的诗,
正如取火是他义正里的呼吸。
 
时间简史上的确有个万古愁
——万古愁在离乱诗中并非措辞,
是诗,为了一个闪光的瞬间
举着各自的火。火。火。
火是初始的星宿,或叫心宿。
火,即活着有一个梦的真身越过围栏。
 
为不再黑暗而登台,也叫朝台。
我们在一方崖壁上坐了一个下午,
试图一瞥间洞见火的形状——
那是一把钥匙?还是飞翔的凤凰?
身体里的丝绸早已是风中之风。
我决定饮下商酒,与再现的时间和解
——时间深处是诗歌的音质。 
2019/8/21
 

雪夜,汨罗江畔读屈原诗歌二十九首
 
拉开窗帷向那落下的雪粒……
汨罗江岸白雾幻境,也即他险峻的诗境。
这时读他诗歌二十九首“魂兮归来”——
一个发出天问的人似从远天而来而沿江
在找一个与时间对称的句子,或叫
时间之爱。当然,亦可说是他的时间泪痕。
诗在风口,诗在讲述自己的命运。
香草美人,携着良夜、晨曦和灵知,
有无驾舟远去?这是一个谜。莫愁,倒是
一个不错的名字,她修练她的灵性叫灵修。
我想到雪白的时间和雪白的人。雪
这时以簌簌之声——降生的颗粒在一瞬间
跳跃着,像舞蹈的精灵与肉身。
我从未觉得雪这么有型,貌似并非寒冷节奏
——舞蹈着的词人,越过了时间的薄冰。
“我有那么多疑问,却没有一个答案。”
我读《天问》,他在一百五十多个问号中
反复拷问自己,就像雪拷问时间的江流,
白拷问黑……在死亡与盛开,飘摇与明澈
之间,一个缥缈的声音与窗外的雪声
混合着。交响?我更愿意用呼应将天籁
带进我的词根。我感觉我不再是一个冬夜
旅人,面向江流而朗诵,我单薄的身子
将一个小树林移居到我们的江岸上,
以接纳更大的雪,与俄耳甫斯的群鸟儿。 
2020.12.19


编辑团队

《半岛诗刊》编委会

(排名不分先后)

 

顾问:叶延滨 杨克  姜念光  汤养宗  车延高 
编委:秀实(香港)龙青(台湾) 枫昧(加拿大)樵夫(内蒙古) 韩闽山(河北) 刘春潮(广东)王德光(河北)艾璞(浙江)王晓露(西班牙)黄晓华(上海)李国七(马来西亚)马振霖(福建)流泉(浙江)苏楷(河北)海湄(山东)西陆(山西)简贞(辽宁)
    
主编:伊夫
执行主编:苏楷
常务副主编:赵之逵
编辑:林舜亮  郑成雨  杨运菊



敬告:本平台是2021年《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一书的选稿平台,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本平台所有稿件均已经作者授权发布,如需转载等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投稿邮箱:1259666407@qq.com          《半岛诗刊》编辑部



诗歌·推荐



半岛诗刊
诗同读
诗天府
爱诗书坊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