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西洋画 >  迟连城近期历史画创作赏读

迟连城近期历史画创作赏读

发表时间:2021-06-10 16:2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迟连城


1963年生于黑龙江省肇州县。1977年考入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获学士学位,2004年入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攻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院研究员,常州大学历史画创作研究院院长、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兼北方油画院院长。有五十余幅历史画作品被国家级、省级博物馆、纪念馆、军史馆等收藏。









历史的深思     激情的创造

——迟连城近期历史画创作赏读

骆根兴


进入廿一世纪廿年代,红色历史画创作空前繁荣,全国各地的艺术家们掀起的历史画创作热情空前高涨。在这个如排山倒海般的创作态势中,迟连城在短短的九个月中接连创作推出了十件历史油画大作。这些作品主题从中国辽金时代直下跨越到近现代中国革命的历史,作品内容多以表现战争为背景的历史事件。这些作品是:《攻占钱塘江大桥》、《抢修杨树浦发电厂》、《彭湃领导海陆丰起义》、《龙江工委》、《抗联十二支队夜袭丰乐镇》、《李兆麟率部袭击神树日本兵营》、《出河店之战》、《腊子口战役》、《闽赣省委成立》和《红军大阅兵》。这些作品大多都是场面规模壮阔宏大,人物众多丰富生动,观之使人心潮难平,热血沸腾。这些画作尺幅最大的长达七米,最小的也在两米,单凭这些超体量级的高强度创作,就不能不被艺术家这种炽热不息的激情,坚韧不折的创作意志,酝藏深厚的历史知识储备,不凡的艺术想象力以及娴熟过硬的表现技巧所打动。观赏这些作品给我们突出的感觉是他对历史恢弘氛围的强有力的渲染与叙事情节的精练刻画的贴切,完美的融合为一件件动人心魄的画面整体,体现出艺术家对历史画创作的透彻理解,对艺术地表现历史事件、人物的深入思考和艺术地表达历史主题内涵的深刻把握。

作为成熟的历史画创作的艺术家,心里都非常清楚历史画创作难度要胜于其它创作形式体裁。它的难度在于艺术家大多是在面对自己未曾经历的历史状态下,全凭艺术家的想像创造,来推演出令人信服的史实真相,在表现历史事件人物的艺术创造中,要求创作者必须尊重历史史实,通过艺术家的深入思考、判断、概括和归纳提炼等等复杂的工作,最后以准确完美的表现技巧创作出来有思想深度的、完整的具有艺术表现力的历史画作,可谓是在限制中发挥,“戴着镣铐跳舞”。画好这样的具有极大难度的历史画,首先是要求创作者对历史史实作一个深入全面的了解,往往要消耗很多精力认真考阅考证,逐渐在脑海里形成一个可视感的图景显现,由模糊到明晰的图式规划。如何从这些真实的史料中提炼出历史画需要的具有典型性的构思和构图是至关重要的关键一步,也就是说在对复杂的历史抽取出最能体现历史内涵意义的艺术地表达出的更能感觉到历史的真实。艺术的本质是感情,是凸现人的灵魂深刻,一件优秀的历史画作品要能吸引住观众的目光,打动人心,或引发某种思索启示,仅满足“画的像”、“看得懂”是不够的。艺术家择取某个事件刻画人物,不仅要明晰地铺垫情节发展事件的逻辑脉络,更要上升为一种情感上的表达,彰显出画面的气质和精神,使画面更加生动起来,让逝去的历史复活,绽放出生命的光彩。

作为历史画作,在我看来起码应有三个方面的体现:一是基于“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克罗齐语)的观点,要把艺术针对今天这个时代 能够普遍感觉到的那个历史氛围融入历史画的表达当中;二是塑造鲜活动人的历史人物形象;三是在作品中折射出人性光辉,带有艺术的崇高精神境界的表达。优秀的历史画,使观者在艺术营造的浓郁的历史氛围中,在一个个激动人心的人物形象面前,显露出艺术家内心深处的灵魂和精神。当绘画成为一个种纯粹的精神需要,那么绘画就不再是简单地历史真相的表述,而成为表达某种感情的主观创造了。历史画创作的任务就是在对历史基本史实的尊重中,形成艺术家的历史艺术观念,来超越历史表相真实,上升为精神层面的饱满情感的艺术表现。

迟连城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创作了大量的历史画,这其中最让人叹服的是他的历史画创作紧紧扣住了历史事件的史实和对历史人物命运的细致考证,在不违背历史史实的基础上,尽最大可能发挥着艺术的想象力,在反复锤炼的表达技巧能力的提升中创作出了数量可观的具有很强艺术表现力的历史画作。他曾经长达两年创作的六十米长的呕心沥血巨制《南京大屠杀》,使他在画界内外名声大振。这一次在创作时间如此短促紧张的状况下同时铺开,交替进行创作十幅历史画作。艺术家抛弃了以往创作大型历史画的大素描稿子准备过程,直接在画布上凭心中想象放开经营塑造。面对宏大场面、众多人物的复杂画面,这种创作方式带有很大的冒险性,这种饱满的自信创作状态完全得益于艺术家长期坚持研究历史和创作,即对历史画创作的本质原理及造型等核心问题的深入研究;自幼创作连环画的经历,对多层面、多角度的构思,灵活多变的构图,多人物造型组合以及环境气氛的表现规律早已“烂熟”于心。这种过硬的“童子功”基础加之年青时追随历史画大师何孔德先生受到的教诲,和在其后赴俄罗斯留学期间大量的历史画研究,使他的历史画创作不断成长,日渐成熟起来,才有此在九个月内完成十幅历史画大作的胆气和自信地放笔直干。他的这些创作全凭着平日的艺术感觉积累人物造型默写功力来经营画面,他在画面整体上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后,再按照画面的不同人物形象造型去对模特加工完善,直至完成。我猜想这也许是他创作如此神速的原因之一,这样的创作历史画类型方式是很罕见的。

对于历史画创作,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很像是演出的一舞台历史剧,历史画中的情节叙事和人物之间的发展关系就像是舞台剧中的事件人物情节的发生、过程至达高潮结果一样,要梳理出事件的前因后果,人物命运的发展关联,这样才使观众沿着历史的发展脉络看懂史实真相,感受其中的艺术魅力。然而历史画又与舞台剧有明显的不同,舞台剧是依时间的延续推演出完整的事件,和依情节发展过程塑造饱满的艺术形象,而历史画创作则只能抓住一个事件的瞬间来表现一个历史事件的整体,是历史瞬间的定格。如此看来,艺术家如何选择这个事件的切入点就非常关键,要通过这个点带动不同时间里的人物和在不同空间发生的事件集中统一在一个画面中,我们看《抢修杨树埔发电厂》这幅油画,就体现了这种创作方式的特点。画面中将电厂遭到敌机轰炸,陈毅市长立即赶到现场指挥作为画面表达的切入点。神情严峻的陈毅一手叉腰,一手挥舞有力的拳头下达抢修命令,鼓舞工人们和技术人员的战斗意志,成功地塑造了陈毅这位久经战争磨练的刚毅意志、机敏睿智的鲜明形像,并以陈毅市长为中心紧张的抢修气氛向四周弥漫开来。在他身旁并肩站立着市委各级领导和工人技术人员,表情严肃,紧张庄重,似组成一道“铜墙铁壁”的意志坚不可摧。在远处细致地刻画了电厂被炸幸存下的厂房,车间设备等残垣断壁和众多工人抢修的紧张场景。大体量的沉重的机器设备横在画面正中处理得大胆概括,这不仅点出了被炸裸露的设备真实状态,也是借此安排表达工人群众众志成城的信念不可战胜的联想。对副市长潘汉年的动作设计几经修改,最后让他蹲下身子显露出急切心情与工人师傅们的目光交流,后来又增加了女军医救护受伤工人的情节,这样使画面抢修的气氛更为浓烈,有效地拓展了工人们的奋斗精神的视觉张力。在色彩上整体的冷调当中突出了陈毅市长鲜亮的黄调子,使中心人物更为鲜明突出。天空的色彩有意以淡黄色彩霞在灰蒙蒙的晨曦中显露,暗示着抢修发电厂即将迎来胜利。迟连城说:“经过了六个月的紧张努力,完成了这件有纪念意义的创作”。

高两米长七米的油画巨制《出河店之战》,表现的是女真族部落首领完颜阿骨打(金太祖)起兵造反后,于辽天庆四年(1114年)十月率领3700名士兵在出河店地域与前来的近十万辽军进行的一场血战,最后金军以少胜多击败辽军,为创建金朝打下了基础。艺术家在以宏大广阔的构图空间和极为复杂的众多人物交错在一起战斗拼杀的表现 上,充分显示了迟连城丰富的画面想象力,坚实的人物造型,人物之间的战斗冲突关联的表现和复杂画面整体控制力的才能,呈现激烈的血刃博斗的动态节奏乱中有序,远中近三大空间层次的跌荡起伏令人目不暇接,又以阔大锐利的笔锋,沉郁而又强烈的对比色调,仿佛观众也被挤压在这样一场生死血战中间心惊胆颤。作为一位优秀的历史画家,迟连城以他对历史极为透彻的考查,运用丰富的创作经验和精练的表现技巧,在该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从历史学来看,有作为的历史学家都是以自己独立的思考和角度来观察历史,那么作为艺术家表现历史也更应该有自己对历史的理解和判断,针对历史表达的角度和表现在手法上凸现个人的艺术特色。《龙江工委》表现的是在1941年抗日战争艰苦时期,共产党在肇州县西大城屯李道德家成立中共龙江工作委员会的情景。对于这种开会题材画家们常感发悚,想把开会的单调画的生动实在不易,看得出迟连城在这幅创作中下了一番功夫。首先在房屋内部环境上,墙上的地图与下面的方桌形成了一正一斜的两个方块图形,再下面的小方櫈占面积虽小,却起到了不可或缺的画面稳定作用。左边的竖线立柱连起下面的横向线性感觉的墙围,这种设计安排支持了画面的基本框架,使画面形成了稳固的基础结构。在围绕中间方桌的周围,设计了四个重要人物的的站姿、坐姿和弯腰讲话的不同的富于表情的动作,构成了一个紧凑的半圆弧形,显现出了会议讨论的热烈紧张气氛。更为突出的是着重刻画了他们不同情态的手势,对于手的“第二表情”的刻画大大加强了人物的凝重思索展开对工作讨论的会议状态。在会议主持的中心人物旁边,挤进的农民老汉瞪大眼睛见证了会议过程,让人感觉下面重大决定的发生。在画面的角落,译电员像是接收上级的指示,或是等待新的决议的发布。整个画面显现出来使人呼吸急迫的现场 感。那只细致刻画的挂在房间立柱的马灯十分显眼,它赋予了党的坚强领导人民群众与日寇展开英勇斗争必然胜利的寓意。

狄尔泰说:“生命就是历史”。历史画创作的目的是对历史生命的表达。一件历史画成功与否是艺术家“在情感领域内体会到人类在他之前所体验的一切”(托尔斯泰语),并能够从当下人们正在体验的情感中提取出生命的本质节奏,弹奏人们情感律动的生命琴弦,并在作品中灌注那属于艺术家自己的独特生命意蕴。共产党领导的解放战争是人民的胜利。《攻占钱塘江大桥》使观者强烈感受到战士们从钱塘江大桥上猛烈向敌人冲击表现出的生命张力。坚硬劲挺的大桥钢架结构十分有力地衬托了解放军战士不怕牺牲的战斗状态,形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结构”(柏梧森语)。非常有力地组合了整体。最前面的战士们横成一排,以绝对压倒敌人的气势朝着正面冲杀,紧随其后的战士们如钱塘江潮般的波涛汹涌地压过来,其中还有一处动中之动的细节,就在大桥的边角,一名解放军战士发现了正在燃烧的导火索的炸药包,奋不顾身及时用铁锹砍断了导火索,保住了钱塘江大桥。战士们脚下成片的敌军尸体也说明了战斗的激烈残酷。在江面远处的六和塔在翻腾动荡的构图中起到了点睛的镇定作用。大桥两侧的剧烈爆炸的红色与激起的水柱的亮冷色产生鲜明对比,大面积的占主色调的战士们黄色服装和沉重暗调的大桥柱梁大大地强化了战斗场面的生动性,挥洒地勾划出一幅生命战斗的交响篇章。

从迟连城这批历史画作中可以看出,历史画创作是这个时代所需要,也是民族心理的普遍性情感形式的诉求,它应该也必须通过创作的艺术造型形式和典型感人的形象,来满足这个时代人们的精神期许。

迟连城之所以在历史画创作取得的显著成果,是和他长期坚持的创作实践,潜心对艺术的研究,特别是对艺术史的深入理解认识,从当代艺术发展的认识维度上来思考寻找艺术创作的定位,已经形成了他对今天艺术创造的明确独到的艺术价值观念。我们从他的历史画作中感觉到了艺术家在历史艺术观的彰显和进行的富于成效的努力。

迟连城在创作之外,还担负着学院的教学工作,并以高涨的热情投入到繁杂的社会工作。在他的主导策划下,不久前成立的北方油画院已初步显现了蓬勃的学术活力,在对油画艺术学的研究、创作和组织艺术活动等方面都在有效地推进。借此,我们也热切期待,迟连城在历史画创作和油画学术的研究等方面走出更加灿烂的未来。

 

2021年6月6日于京城





攻占钱塘江大桥

320x240cm

布面油画




彭湃领导海陆丰起义

320x240cm

布面油画




腊子口战役

200x150cm

布面油画





抢修杨树浦发电厂

320x210cm

布面油画




龙江工委

200x240cm

布面油画




抗联十二支队夜袭丰乐镇

200x450cm

布面油画





出河店之战

700x200cm

布面油画





历史画创作过程图片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