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摄影 >  影像评论 | 赵功博:浅谈纪实摄影家的旅行及摄影

影像评论 | 赵功博:浅谈纪实摄影家的旅行及摄影

发表时间:2021-06-09 05:4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撰稿人简介

  赵功博,辽宁大学广播影视学院副教授。主讲《图文编辑》、《摄影创作基础》、《观念摄影》等课程。

  1997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艺术硕士。2000年策划编辑《纯影像?世界影像大师作品经典》丛书,获得“北方优秀美术图书金牛奖”一等奖。2005年策划编辑《大学摄影基础教程》(修订版),获得“浙江省出版协会第22届优秀图书编辑奖”一等奖。2010年作品《教室》系列参展韩国第二届国际摄影节。2010年著作《摄影馆——辛迪?舍曼》由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2015年10月,著作《母与子的摄影》由万卷出版公司出版发行。2015年荣获“中国摄影教育优秀教学奖”2016年9月,作品《母与子的对话》参展第十六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2019年11月,荣获第七届学院摄影奖优秀指导教师奖。




浅谈纪实摄影家的旅行及摄影


 

  关于摄影与旅游的关系,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曾在《论摄影》中写道:“摄影与最具当代特征的活动之一的旅游业相辅相成地发展起来。为数众多的人们有史以来第一次不断地走出他们习以为常的生活环境,去做短期旅游。既然是为了快乐才旅游,不随身携带照相机那似乎就太不和情理了。”的确,摄影从诞生之日起就与旅游产生了密不可分的联系。近年来,很多旅游摄影爱好者虽在旅行中创作出了一些优秀的作品,但很多作品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趋于雷同,缺少新意,也缺少应有的思想深度。那么,从何入手拓展旅游摄影的创新之路以及如何提升旅游摄影的价值?这是我们当前亟需认真思考的问题。由于“旅游”是个比较宽泛的概念,本文更偏重于“旅行”来阐述。在摄影史上,很多纪实摄影家的创作实践都曾同旅行产生不可分割的联系,他们通过自身的旅行及摄影叙事方式,为我们呈现了对影像的独特理解。这里仅就几名有代表性的摄影家的旅行经历来谈谈他们的影像特征,希望能够对我们旅游摄影创作产生一定的启示作用。

  英国的约翰·汤姆逊是19世纪的纪实摄影先驱之一,他曾深入到印度、泰国、中国、缅甸等亚洲国家进行实地旅行拍摄。约翰·汤姆逊的摄影带有强烈的地志考察式的特征,不像欧洲其他摄影师那样热衷于异域自然风光,以极大的热情考察和拍摄了东方各国的社会生活,为我们留下了数量可观的珍贵历史文献照片。从他历时五年拍摄完成的《中国与中国人影像》这一巨著,便可体现出一个西方人对东方神秘国度的巨大热情。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到中国的摄影家庄学本,他在掌握了摄影的观念与手法之后,并没有被自身所居住的繁华都市所吸引,而是赴往边地八年,风餐露宿,以民族志方式对于兄弟民族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与社会组织结构等进行了深入的摄影考察。我们或许会从约翰·汤姆逊和庄学本身上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旅游摄影者不应局限在对异国风光和古代遗迹的简单记录,而应不断增加在所处环境中发现和感受的激情,才能够逐渐深入完成一个独特的影像文本。


 约翰·汤姆逊作品


庄学本作品


  19世纪末,在欧美以追求“画意”的沙龙摄影风行一时。但在法国巴黎,却有一位摄影师背着笨重的大型相机奔走于大街小巷,他对巴黎的老街区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默默地记录着这个迅速变化之中的都市面貌。他就是被誉为“法国纪实摄影之父”的摄影家尤金·阿杰。他以一种公正和亲切的视点,将纪念碑、老教堂、旧建筑、街角、橱窗等巴黎的景物都一视同仁地拍摄下来。可以说,阿杰作品的魅力就在于对其周围最简单事物外貌的简明揭示,是纯粹摄影艺术最早的表达方式。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尽管研究北京胡同的人很多,但北京胡同之所以能够在那个时代名扬中外,应归功于徐勇对胡同文化的开发。他在1990年出版的摄影集《胡同壹佰零壹像》引起强烈反响,之后又策划开创了“到胡同去”活动。这项活动很快发展为著名的胡同文化游览活动,极大地改变了人们对北京城市现代化进程中的固有观念,有效地推动了北京胡同的宣传保护工作。


尤金·阿杰作品


徐勇作品


  出生于瑞士的摄影家罗伯特·弗兰克,23岁时就来到美国纽约进行闯荡。之后便动身前往南美,接着返航回到欧洲,并在旅行中逐一探索了法国、西班牙、英国等国家的社会风情,最终于1953年回到纽约。他早期作品深受安德烈·科特兹的《巴黎一日》和比尔·布兰特的《伦敦的夜晚》这两本摄影作品集的影响,其中所传达出的诗意特质和对气氛的渲染,均反映在弗兰克的早期作品中。沃克·伊文思1938年出版的摄影集《美国影像》的拍摄手法也对弗兰克产生了深刻的影响。1954年,弗兰克着手计划拍摄一个关于“美国”的项目,他在申请古根海姆基金会奖金时对创作计划列举了一系列对象:“我的脑海浮现的是这样一组场景:夜晚的小城、停车场、超市、高速公路、拥有三辆车的富人和没有车的穷人、农夫和他的孩子们、新房子和倾斜的木板房、广告牌……”。1955年春,弗兰克驾驶着一辆二手小汽车开始了贯穿美国之行。他用两年时间几乎跑遍了美国本土,从近3万张底片中初选出大约1000张,最后选定83张照片精心编排成《美国人》这本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摄影集。可以看出,这些照片并不是关注传统旅游中的拍摄主题,而是向我们集中呈现了这个国家里的百态众生。1959年在美国出版时,弗兰克邀请小说《在路上》的作者杰克·凯鲁亚克为此版作品集写了序言。这激励了后来众多的年轻摄影师踏上了自我发现的旅程。其中,中国摄影家骆丹2006年拍摄的系列作品《318国道》对于“在路上”这一词汇进行了重新诠释。他也试图在边走边拍的路上,在当下中国的现实生活中找寻、印证属于自己内心的影像。


罗伯特·弗兰克作品


骆丹作品  


  约瑟夫·寇德卡是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的摄影家,当他把拍摄对象聚焦于吉普赛人的生活之后,几乎一辈子都在拍摄这个主题。他在走遍捷克境内的吉普赛人社区后,从1970 年开始便将拍摄范围扩展到罗马尼亚、英国、爱尔兰、西班牙等整个欧洲大陆各国的吉普赛人。他在旅途中度过的大部分时光就如同他所拍的主人公一样,没有固定的住址,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三个月以上,在欧洲各国流浪飘泊。他带着睡袋和相机,可以在任何地方睡觉,在朋友家,在玛格南图片社而且经常在户外露宿大地,他名下几乎没有财产,也没有什么牵挂,他渐渐有了一种强烈的自由感。实际上,那个年代是寇德卡逐渐采用吉普赛生活方式的年代,永久的游牧不再是他的主题,而已经成为他的生活方式,这种趋势使他自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的照片中。中国纪实摄影家侯登科在生前曾为当代中国的社会变迁,尤其是中国当代农村社会所发生的深刻变化留下了珍贵的纪录。从某种程度上讲,侯登科在拍摄《麦客》时的完成方式,与寇德卡流浪的作业方式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他花费多年的时间与精力,用自然、朴素的影像,对生活在西北地区麦客们的生存、劳动和命运进行了具体观察和追踪,并以一个中国农民的视角为历史留下了20世纪最后20年即将消逝的农村生活影像,充满着浓厚的黄土高原气息。摄影成为侯登科最后见证自己存在、了解和思考社会生活的方式。


约瑟夫·寇德卡作品


侯登科作品


  森山大道作为日本先锋摄影团体的旗帜性人物,他的旅行足迹遍布于世界各个城市之中。我们会被其画面中不合规则的、粗颗粒的、有时候是模糊的甚至构图倾斜的影像所迷恋和震撼,从而会意识到摄影是一种非常自由的艺术样式。他早在1971年发表一系列作品《寻旅》,让我们立刻就会想到弗兰克作品中充斥着强烈孤独感的摄影实践。除了在本国,森山也在阿根廷、美国、意大利等其他国家周游,制作完成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夏威夷》等作品。森山大道将都市街头作为一个很重要的主题,他曾将自己比喻成犬,每天自由地在街上随意徜徉,穿梭在小巷中,盯着街道缝隙之间的景物,出于直觉地捕捉他想要的东西。


森山大道作品1


森山大道作品2


  从以上这些纪实摄影家的创作实践不难看出,摄影早已成为他们很多人生命中的一部分,也是他们对于生命、对于世界的看法最直接的反映。那么作为旅游摄影师的我们,是否也可以在名山大川、城市街头追索,在影像之中徘徊,透过自己独特的影像表达,来探寻摄影带给我们的生命意义?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