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曲艺 >  滑稽表演艺术家童双春逝世,回看这些珍贵影像再次泪目?缅怀?

滑稽表演艺术家童双春逝世,回看这些珍贵影像再次泪目?缅怀?

发表时间:2021-05-29 09:3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滑稽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独脚戏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童双春老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5月28日晚逝世,享年88岁。


童双春师承滑稽泰斗姚慕双、周柏春,曾任上海滑稽剧团业务团长。他的滑稽戏代表作有《假医生请真医生》《王老虎抢亲》《出色的答案》《性命交关》《路灯下的宝贝》《男保姆》《热土花红》《步步高》等;他编演的独脚戏优秀曲目有《滑稽投军别窑》《调查户口》《师徒俩》《唱山歌》《新红娘》《南腔北调》《啊,母亲》《变》《夫妻之间》等;绕口令说唱《玲珑塔》也是童双春的优秀代表作之一。2018年,童双春被授予“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称号。




去年8月本公号有幸登门拜访童双春先生,聆听他的创作心得、人生感悟,再次回看,何其珍贵——


去年2020年8月28日下午,由上海文学艺术院、上海市曲艺家协会和上海文化出版社在上海文艺会堂主办的《笑坛欢曲迎双春·童双春》新书发布会上,童双春、李青这对合作40年的滑稽界黄金搭档,携手重现舞台中央,再度演绎他们的昔日经典《日本越剧》,早已深藏在观众记忆深处的关于上海滑稽的黄金岁月、“双字辈”满园春色如火如荼的美好记忆被瞬间唤醒!当与观众久违的两位艺术家默契如初地抛出那些他们和观众都已烂熟于心的噱头时,几乎戳中了几代观众的笑点和泪点……

△ 新书发布会现场




1934年出生的童双春,从16岁入行算起,滑稽戏陪伴了他大半个世纪,他将生活融入舞台,将戏曲里的“手、眼、身、法、步”融入角色,被誉为滑稽界不可多得的“唱功魔术师”。


1950年,童双春拜在滑稽泰斗姚慕双、周柏春门下,成为“双字辈”艺人中的一员。后加入上海蜜蜂滑稽剧团,1960年随剧团转入上海人民艺术剧院。1978年参与重建上海曲艺剧团(后改名为上海滑稽剧团)。青年时期,他曾与前辈朱翔飞、王君侠、双字辈师兄弟等同行搭档独脚戏。1978年起,他与“双字辈”师弟李青搭档,一搭就是四十年。这对被观众戏称为“青春组合”的黄金搭档,一胖一瘦,一谐一正,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共同创作、表演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独脚戏。而两人几十年如一日的笃厚情谊,也在观众间蔚为佳话。

△ 滑稽戏《路灯下的宝贝》剧照(1981年)



相貌堂堂的童双春,是滑稽界少有的英俊小生。这是他的特点,也是他面临的挑战。正面人物如何演出“笑”果?对此,童双春毕其一生积极探索,努力挖掘人物内在的喜剧因素。他不仅向师父“姚周”学习,也向袁一灵、吴媚媚、王君侠等具有丰富文明戏表演经验的前辈学习,并由此形成了台风正、有分寸的独特风格,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滑稽艺术道路。


作为深受观众喜爱的艺术家,童双春自编自演了大量原创作品。善于观察细节是他的习惯,关注社会热点是他的爱好,捕捉新鲜事物是他的职业敏感。童双春讲,生活就是我创作的源泉,离开了生活的创作,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滑稽的笑声来源于生活,脑子里必须有一根“与时俱进”的创作神经,只有汲取生活中的真实养料,充分挖掘生活中的喜剧要素,才能创作与时代同步、受观众欢迎的曲艺作品。

△ 童双春同双字辈与姚慕双周柏春合影



童双春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创作的说唱《玲珑塔》,就是一曲与时俱进的作品。他去往农村,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农业生产中得到启发,运用传统曲目《金铃塔》的形式创作了《玲珑塔》,不仅曲调有创新,绕口令的难度也更高。2016年,83岁的童双春接受电视媒体访问,现场演绎了一段《玲珑塔》,依旧口劲十足,快而不乱,韵味浓郁,可见其基本功非同一般。

童双春曾语重心长地对滑稽晚辈们说,虽然滑稽演员的基本功不像其他戏曲剧种要求的程式化那样严苛,但是一定要学习、掌握吸收其他剧种的艺术特点,“为我所用”,滑稽演员要成为一名“杂”家。

他是这样讲的,也是这样做的。我们能在他的独脚戏作品中欣赏到不同的歌曲和戏曲,了解到各地文化,甚至还能看到他的散打身段。

有人说,童双春是一位学者型的演员。他总能通过诙谐幽默的语言和表演,运用套路和技巧,将文化生活相关话题娓娓道来。譬如,介绍生活中语言技巧的《语言艺术》,介绍沪上各式传统美食的《特色风味》,介绍酒文化的《说酒》,探讨夫妇之道的《夫妻之间》,介绍心理研究的《你在想啥?》等,都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的经典。

童双春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创作的说唱《玲珑塔》,就是一曲与时俱进的作品。他去往农村,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农业生产中得到启发,运用传统曲目《金铃塔》的形式创作了《玲珑塔》,不仅曲调有创新,绕口令的难度也更高。2016年,83岁的童双春接受电视媒体访问,现场演绎了一段《玲珑塔》,依旧口劲十足,快而不乱,韵味浓郁,可见其基本功非同一般。


△ 2020年8月,童双春在《笑坛欢曲迎双春·童双春》新书发布会现场



他创作过不少针砭时弊的讽刺类佳作,如《一拍即合》《大放血》《真假医生》《调查户口》等,也有抓住时代脉搏、讴歌真善美的颂扬类作品,譬如歌颂祖国的《啊!母亲》,根据音乐教师成功教学范例创作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描写三角地菜场高中毕业生情绪波动的《师徒俩》,弘扬民歌艺术的《唱山歌》,歌颂军民抗洪救灾的《战洪图》,反映改革开放的《变》等。这些弘扬社会主义良好风尚,充满着正能量的作品鼓舞了无数的观众。


值得一提的是,童双春不仅是一名出色的滑稽演员,也是一位优秀的剧团管理者。1978年恢复上海曲艺剧团之后,担任上海滑稽剧团负责业务团长的他,在剧团推行“三编两导”制,主张“双字辈”演员应该像拳头一样紧紧握在一起,集中艺术力量创作精品,这才有了之后脍炙人口的诸多经典滑稽剧目。


退休后,他人退心不退,依旧时时关心着剧团的创作,关心着青年演员的成长,关心着滑稽曲艺事业的发展。发现好的题材,他也依旧不忘提供给年轻的滑稽人。


△ 2013年童双春(中)出演了他的封箱戏《囧人黄小毛》

2020年得知疫情的消息后,他专门出门,捐献3万元特殊党费


2018年10月获得“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的荣誉时,童双春一口气说了四个“分不开”:与党对他多年的培养分不开,与“姚周”两位恩师在艺术上的引领分不开,与同门师兄弟、全团上下的团结一致分不开,与观众多年支持与厚爱分不开。


△ 童双春获得由中国文联颁发的“终身曲艺艺术家”称号


他说:这个奖不单单是颁给我个人的,它是颁给一代滑稽人的,既包括“双字辈”的师兄弟们,吴双艺、翁双杰、王双庆、李青、王辉荃等,也包括筱声咪、黄永生等在内的同代名家,我们是滑稽艺术承上启下的一代,是见证滑稽戏事业兴盛的一代,是滑稽艺术再创辉煌的一代!



童梦终身,花开双春。

一位耄耋老人用毕生的努力,

追逐着自己少年时代的滑稽梦想,

为人民送去了无尽的欢笑!


童双春先生,一路走好!

我们永远怀念您!




作者李淳等

文编|秦 岭

美编|潘华佳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