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雅集 | 成子湖诗歌部落诗歌小辑

雅集 | 成子湖诗歌部落诗歌小辑

发表时间:2021-01-13 17:14: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雅    集














雅集名称

成子湖诗歌部落



所在地区

成子湖位处江苏宿迁,是我国第四大淡水湖——洪泽湖的重要组成部分,位于洪泽湖的西北部,湖中多滩涂、岛屿,自然条件优越。素朴、内敛的湿地,放牧着白云、野鹭、蒹葭和莲藕,她是一群诗人的精神栖息地,也是诗歌内芯的锚泊地,氤氲的水色滋养着一群行走在成子湖畔的诗人,他们就是成子湖诗歌部落群体。


主要成员

傅荣生、巩大兵、阿尔芒、张家龙、南阳、张建国、胡巧云、陈德贵、杜鹃听岚


交流方式

为了提高部落成员的诗歌写作水平,部落群体定期开展各种内部交流活动。每月底前,所有成员都要在内部微信群中展示自已的新作品,成员开展批评交流活动,探讨诗歌成长的路径。部落还创办了《江苏成子湖诗刊》(微刊),目前,已经出刊59期,拓展了对外学习交流的深度和宽度。

2018年,《江苏成子湖诗歌部落作品选》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它汇集了部落成员近年创作的180余首诗歌作品,展示了部落成员创作的一个侧影、一种潜力、一份天赋。


特色呈现

2015年11月,成子湖诗歌部落成功承办“中国新诗百年论坛”泗阳站活动,这是全国首个县级城市和非官方诗歌团体承办此项活动。

2016年5月,成子湖诗歌部落应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和二月兰诗社邀请,共同举办“恰同学少年·五月诗会”。

2017年5月,成子湖诗歌部落作品评析会,再次在泗阳成子湖畔举行。同年,成子湖诗歌部落和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联合举办“踏歌成子湖·五月诗会”

2019年5月,由《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主办,泗阳县文联、成子湖诗歌部落承办的“首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暨江苏成子湖诗歌部落作品研讨会”在泗阳成功举行。


成员作品


傅荣生

雅    集

成子湖的芦苇(外二首)


被诗词反复伤害过的

这片芦苇

拒绝成为任何比喻

他们安静地站在自己的莲花里


我来,没有带上纸和笔

只带着泊在传说里的一座桥

和隐隐约约的水岸

把荡里的落日,引渡



我爱这一枯再枯的荒草


这荒草

交出体内的雨水

成为时间

最卑微的标本


风吹来

阳光稀疏

行人的身影

在草丛里

像淡淡的盐迹


这一枯再枯的荒草

覆盖着我们

不忍知道的

一小部分



巴里坤草原


秋日。巴里坤草原

密集的蓑羽鹤挟着风声

降落在山影孵化的悲壮中


被云朵抚摸过的空旷

吞吐着消瘦的虫吟

被星光吹拂过的马匹

默立在故事的边缘

几顶白色毡房

看守着逃逸的草色


面对盛大的羽阵

我只想拥有一根

凋落的羽毛



阿尔芒

雅    集

布栅栏外的孤独(外二首)


小鹿们安静地睡了。周围的栅栏

在梦中长出

绿叶


冬天很大,也很冷

雪花很小,却很温暖


不知道笑声是否惊动了

河里的小鱼,反正野鸭

已惊飞起来,掠过船沿

落在沧桑不堪的芦苇上


一株叫不出名字的草本植物

捧出圆黑闪亮的晶体

像一粒未被阳光开凿过的星星

在月色下陪伴露珠


我忽然想哭——露珠很快就会消失

而剩下的却是一枚成熟的孤独



手   帆


两只鸭子像从镀金的神话里

刚刚归来,兴奋地

伊呀交流


一对吟诗的

飞燕,打开内心的光芒

从芭蕉分绿的窗口

抚慰满架发黄的书稿


一条船下水的响声

惊动了深藏已久的愿望


没有桨,手臂可以羽化

为帆。目光越过地平线的

护栏,思绪离开港湾开始远航


吹着遍布负离子的海风

远——航……


直至下落不明的原乡



露珠,晃动心灵


在一本落尘的旧杂志封面上

我惊喜地发现莫奈的一枝睡莲

安静地卧着。犹如

远去光阴

一缕褪色的

轻痕,淡淡地凫着时间

和烟霭,模糊一大片往昔踪影


在一座华丽的大教堂墙壁中

我狂喜地仰视莫奈的一蓬睡莲

雍容地眠着,就像

浩渺世界

一柄绿色的

绸伞,灿灿地笼着焰火

和油彩,氤氲一大段生活独白


——我不知道莫奈是否也是

一朵睡莲——但我却极其喜爱

叶茎上未被风吹走的一枚露珠


巩大兵

雅    集

启示(外二首)


蚂蚁的河流,以奔跑的姿势

向前。一匹骏马的嘶鸣

像黑暗中的闪电

点亮远方,羚羊在危岩上

眺望幸福


白云追逐湛蓝的天空;雪花

使劲落下,想覆盖所有的疼痛

一个肩扛使命和梦想

奔走的人,就像有神

在陪他说话、赶路



一粒尘土


此刻,你还需要什么


一池碧波摇曳树影

蝙蝠在上空编织黄昏

若有若无的蝉声滴落枝头

洗亮的就不仅是一个夏季


无人呼唤你的名字

无人掠夺你的宁静

让感觉自由地漫延

越过不紧不慢凉爽的风

就走进了春秋战国

就走进了唐诗宋词

……


如果把自己当作一粒尘土

获得的何止是大地



致   水


卑微与伟大

滑落于同一动物的嘴唇

我迷惑,生命到底是哪一种颜色


“处众人之所恶,几近于道”

老子的呢喃忽远忽近

如夜半的啼鸣清晰而缥缈


滴水穿石,或波涛汹涌

可饮你,戏你,辱你时

回应的语言是那样的苍白柔弱


有形于江海,无形于天宇

善,利万物而不争

思考你,不知是否在超度自己



张家龙

雅    集

向一群麻雀道歉(外二首)


童年,我曾蓄意地

用爷爷的鱼篓子

藏匿狡黠的笑声,还有

麻雀的恐惧与战栗


长大后,我告诉那些江湖的孩子

不要再强迫母亲装满炊烟的箩筐

去充当残酷的刑具


两鬓花白,我每次回到故乡

都静静地对着老屋顶上

那群嬉戏的麻雀

拱手,问候


——我反复设想把那份发霉的歉意

晾晒在老槐树的枯枝上

倾听冬天的阳光里

亲昵的鸟鸣,和返回故乡的情歌



黑暗中,那些明亮的事物


半夜醒来

在私密的黑暗里,我睁开眼

从白天罗列的记忆中

找出一件件明亮的事物,以便

驱赶包围我的孤独和恐惧


——那首没有写完的乡愁诗

正在阳光下沿着泥泞的小路

寻找,儿时丢失的田螺壳,以及

曾经迷失的田鼠洞


我挨近窗户,坐在漆黑的宁静里

听一阵夜风的轻诉:牛郎

和织女那些古老的情话,还有月宫里

飘来的桂花酒的香味


不愿开灯,也不想拉开窗帘

不想让昨晚,被我

关在房外的星星和月亮

闯进来,把剩余的夜

和黑暗惊吓着,仓促逃离



夜   行


记忆,在时光里搁浅

我迟疑地转身,回头

一阵凉风,送来

外祖母慈祥的微笑

也如第一次撞见一枚饼干的香味


头顶上飞过的鸟儿

依旧是那副模样

只是叫声与我的目光

相遇在星空下

显得格外陌生


晚风里长出一丝惆怅

静静地模仿着脚尖踩踏

落叶的声息




南阳

雅    集

大草,波澜如巨(外二首)


无人驾驭。一支狂飙的羽

找不到命运的笼辔,原野的风

在肆意游走

雨如坠石,撞疼

疾行的蝉翼


目力所及。游弋的影子

连缀成片,多象一只只惊鸿

喋喋不休地

描摹一行闪电的踪迹


水波漾处。酒意早己退尽

烛照幽深的檐廊

只留下一片水的印渍,和一方未洗

的池砚



对   话


那一刻,钟声己过深秋

去年亭台,在一小片茶林间

打盹,无法比拟的语词

恍若隔世


几片落叶,忽上忽下

一滴悲情的雨,找不到

可以施舍的河流


坊间的路边,一块

木讷的石头

戴着一副微笑的面具

正与一尊佛谈天说地



人间草木


花开于阳光的间隙

逢场作戏的田畴,于空旷处

悄无声息

大地肥沃而通透


蒲公英,在四月的

午后,结出动听的果实

一滴被风吹皱的露珠,悄然栖息

一枚兰色的草尖

对镜梳妆,沉默不语


故人,相约在河的南岸

看一只自由的白鹭

掠过雨后的天空

聆听楚楚的水波,与划过的一只

木船耳语




张建国

雅    集

紫藤(外一首)


圈圈缠绕,圈圈地缠绕细细的钢丝

这是爬上架的唯一路径


牵引或者攀附是要自己上升

得到更多的阳光雨露


藤本粗大了,钢丝收藏进藤本里

那美丽的螺旋状成为了一道风景


花开的时候架子上堆香集玉蜂拥蝶挤

人们在欣赏之后也会摸一摸那环状的藤,啧啧有声



酒的拷问


把臂膀弯成月牙

缺了的部分用酒装满

让一朵清莲绽放

汪汪地睁圆眼睛


朦胧的红唇燃烧成火苗

点着奇经八脉

以身体为釜,于是开始

人性的蒸馏,烤问……


望着你的眼睛

只感觉一双仙女般的纤纤手搀我

花香的味道有点让我迷途



渡   口


与水无关的渡口

架上桥

能否载得动

灵魂通过


远方的绿

比近处深了许多

而近处

可以看清楚木与木之间

是怎样的交叉与独立


不敢读诗

害怕一不小心

就被诗间的空白

收进去

成为流入山洞的水

一条流不出地表的地下河



胡巧云

雅    集

等一场雨(外二首)


梦喜欢听《昔日重现》

醇厚  低徊  无人之静

月明  把月光酿成酒

月缺  把星光酿成梦


天灰的时候

等一场雨

等时间的影像

在我的房子里落脚

然后彩霞满天



靠近故乡


心染烟雨。等腊梅

吐香,等你的花蕊里

开出前世的我,等我的旧

换来你的新。等草木的味道

落进蔚蓝的想象。


冬至。靠近我的故乡。

慢慢练习爱你,慢慢穿过漆黑

的灯盏,穿过阳光和风雪

拜谒春天的山河



年   轮


晚霞秾丽  草地如染

叶尖上的星子如涟漪跳跃

狗尾草  野菊花  银杏树

如夕阳的预言  

在黄昏中绽放


流泉淬火  稀释热烈

夏末在初秋里流浪

冷静  制造平衡


时间向前  年轮扩圆

风  撑开了季节的接口

长歌  短歌  走过滤镜

回忆的音符  温暖清澈


梦想下一个春天

把白发吹成青丝



陈德贵

雅    集

树袋熊(外二首)


多数的时候

静坐如佛门的僧雕

任由柳絮花撩拨

旗不扬,鼓不响


只有在饥饿的时候

你才会倏然发现

——原来这家伙

是一活物……


可怜的桉树啊

一头浓密的发,瞬间就秃了顶

树僧

也自此不见了踪影……



过程与结局


旧照片。老电影。过时的情歌……

一条街试图温存另一条街

一个教堂的钟声试图吹散另一个教堂的钟声


霓裳羽衣花事语

梵音幽咽水云间


落下的羽毛讥笑重量的多情

几株滑稽的枯草轻而易举地就否定了草原


迷失的眼睛已经迷失于冬夜的灯下了

镜中的美景也已被肆掠的风吹得无影无踪



雨花石


画意立在横梁方山的腰带上

波光粼粼的南王水库

一年四季垂钓啸傲的烟霞


休息的时候

我忽然被一束耀眼的光芒笼罩

我知道

上苍的旨意就要降临


“多拣拾一些无妨

放在你的马褡子里……”


我在期待——

明天夜里的那一个梦



杜鹃听岚

雅    集

纽扣,或更远河岸的沉吟(外二首)


爱一个人,就想解开纽扣,为他

生一堆孩子

分别取名土豆、蕃茄,谷穗……

而门前待嫁的杏子

被几片长长的嫩叶遮住了


当我扣上纽扣,孩子像朵花睡在怀中

春风已吹向更远的河岸

远去的笛音,经过一丛芦花荡,沉吟良久。小船的倒影里飘着梦


母亲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

睡着了

衣襟上的纽扣耷拉下来

墙头的丝瓜又一次打扭,一朵小花将要开放。撑着自己的一片天



给父亲梳头


四十年了,我再一次走近父亲

一根根白发

闪着寒光,无情斩断了曾经的黑


我听见发丛中钟摆激荡

他仍被生活和光阴,一路追赶


梳子向下送走一截流水

在日渐稀疏的地带,显露出父亲艰辛的行程


我轻抚着满头卑微的倔强

不知变白的部分,哪一些与我有关



秋   令


听说秋风要来,我赶紧起身

门是半遮半掩的


院墙不高,月亮会慢慢地爬上来

梧桐叶知道自己的处境,先落下来了


听说过几天,藤蔓上的瓜会更甜

我把中年的心包裹着,不愿说出半句怨言


转身看见母亲低着头,手握扫把

在小心翼翼地清扫几片落叶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