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戏剧 >  杜近芳:杂谈现代戏

杜近芳:杂谈现代戏

发表时间:2021-01-13 08:06: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杜近芳


组织上让我参加《杜鹃山》剧组,能够接演这个戏,我感到非常光荣为了更好地创作这出戏,我们主创团队到湖南去体验生活。


这次湖南行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很有收获、很有教育意义的学习实践。我们顺着当年的红军路,从吉安一直上了井冈山,到了井冈山的最高峰。给我们带队的解放军同志说,走得特别累的时候,一定要坚持站着,绝不能躺下。我们同去的一个同志不听解放军同志的话,他实在受不了啦,就说要躺一会儿,结果,没一会儿就吐白沫了。我就想,我们是来体验、考察的,当年的革命先辈们在战争环境下多么艰苦呀!另外,我们看到毛主席和朱老总当年种的核桃树。我取了一片核桃树叶了一个书签,当时觉得很亲切、很受教育。


杜近芳《红色娘子军》


我们还要下矿井体验。我因为练腿功,腿受了一点伤。其实,作为女同志,又有伤,是不方便下矿井的。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事事不愿落后,既然来了,就要都体验到。我就谎称自己没病,先后四次下矿井,体验煤矿工人的井下作业。井下工人的工作是非常艰苦的,一条电动的传送带两旁,工人们拿着铁锹不停地铲煤,往电动带上送,但是那煤又地往下掉,所以,就得不停地铲。我们跟他们干一样的活,真是累极了。本来,他们专门给我们从北京来的同志做了不辣的菜,但当地非常潮湿,再加上我们的劳动量增加了,时间一长,我们也去吃和工人一样的带辣椒的菜了,用辣椒,搁上葱、油,再放一杯开水。我吃辣椒吃得满嘴都是红的。结果,因为不适应,脚上出了癣,冬天得光着脚丫子穿棉鞋。为了创作好柯湘这个角色,我问煤矿工人:“过去,有女干部来领导吗?”那个工人说:“你想想看,只要下了井,全身上下就一块毛巾,吃饭是它,回去洗澡是它,出去见人围在身上也是它,这里怎么能来女领导呢?”他接着又说:“从迷信角度说,这矿山是不让女人进的。”我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趟体验生活,对我创作《杜鹃山》的唱腔是很有启发的。比如,我看见当地小孩一边走一边唱歌,我就跟在他们后面学着唱。我问他们这是什么歌。他们告诉我说,这是《工农红军歌》。所以,我在唱腔设计中就运用了《工农红军歌》的元素。再比如,通过在矿井的体验,我觉得柯湘这个女性应该是比较男性化的。我在设计她的唱腔的时候,没有用普通的角腔,而是借用了老生的唱法。比如第一段“家住安源我就借鉴了《李陵碑》的反二黄,但出来的效果还是女性的唱腔。因此,这就锻炼了我设计现代戏唱腔的能力。当时,唐在炘也在这个组,他听了我的唱以后,说:“哎呀,老杜,你设计唱腔怎么这么厉害呀!本子一出来,你的唱腔就出来了,你真快!”我说:“唐老师,你能帮助我吗?”他很高兴地答应了,所以是唐老师拉琴,我唱。但是最后,也没让唐在炘拉琴,把他发配去听音响了。那时候,《沙家浜》中郭建光的人物形象还没有那么丰满。我觉得,赵燕侠演这戏挺不错的,这戏对她的路子。


杜近芳《林海雪原》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在首都剧场唱了一场《沙家浜》。这个戏,我是跟着录音、看着别人演出学下来的。那时候,我30多岁,扮阿庆嫂有某些接近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上场,台底下就炸窝了。只听人们在台底下窸窸窣窣地议论:“真漂亮!”我是北京人,嘴里的北京话厉害。我一说话,台底下就老鼓掌。那时候,观众看“样板戏”不敢像看传统戏那样叫好,但是,鼓掌时间长,鼓掌齐整。我演到后面,有一句台词是:“谁不知道她是常熟城的一个大美人啊!”我这句话刚说完,台下就有观众喊了:“你オ是大美人呢!”这出戏演完,剧院的领导说:“得了,你这出戏收了吧,演不了啦。”


我还唱过全出的《海港》。上面指示我们去北京人民大会堂开会,在会上表示:中国京剧团要演《海港》,让杜近芳和吴钰璋跟人家学《海港》。当时,李丽芳他们的《海港》剧组到北京来了。我们学了之后,就跟《海港》剧组在一起演。


杜近芳《柯山红日》


中国京剧团想移植山东的《奇袭白虎团》,定的是李光演严伟才、我演崔大嫂。为此,我还特意跑到北京人民大会堂,看看朝鲜人穿什么衣服。结果,因为某些原因,这个戏最终没排成。


我觉得,我自己扮成农民不像,因为演农民的人比较粗犷,而我的线条是细的。单从扮相上来看,我演的喜儿和吴清华都必须做很好的化妆处理。


1975年,中国京剧团组织我们去革命圣地延安学习。我们参加了种树活动,听同志们作报告,同时也为老百姓演出。我们站在山坡上,拿着扩音喇叭为老百姓清唱。来听我们唱戏的人太多了,人挤人。等人们走了之后,拿筐子捡地上落下的鞋,捡了三筐。我们被派饭到老百姓家,尝尝革命圣地的饭。没有白面,他们拿黄面子给我们炸年糕、做面条;没有肉,吃素。


杜近芳、高玉倩《红灯记》

因为邓小平同志原定要陪同金日成参观四川,所以,让我们去四川演出《红色娘子军》。后来,虽然邓小平同志没去,我们的船仍开到四川,先到成都演出,还参观了二龙庙,接着奔赴武汉。在武汉,当地同志找来最好的钢琴搬到台上。殷承宗弹钢琴,我跟叶金援扮上,用钢琴伴唱《红灯记》。因为我的五叔既拉胡琴,还吹小号,我从小就对西洋乐器熟悉,唱起来还算适应。钢琴对音准的要求非常严。校音准,对我是个锻炼。殷承宗很喜欢研究,有时候让我给他说说胡琴伴奏与唱之间的关系、钢琴与胡琴有什么不同。说起来,用钢琴伴唱京剧应当归功于李维康,李维康首先用钢琴伴唱毛主席诗词《ト算子?咏梅》。


我认为,现代戏对京剧是推进的在艺术上是积极的。当然,它也有不成熟的地方。现代戏应当有不同于传统戏的、专属现代戏的程式。由于现代戏中的女性形象都是革命女性,在身段和舞蹈造型上是可以借用一些武生、武小生、武旦挺拔的东西的。


《杜近芳口述实录》

人民出版社

2019年11月出版


京剧道场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