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戏剧 >  一笑千古春,一啼万古愁——大连《霸王别姬》观后感

一笑千古春,一啼万古愁——大连《霸王别姬》观后感

发表时间:2020-11-29 19:46: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珍视名家现场这件事,是大概十年前就养成的习惯。名家演奏名曲,这个事情,本身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比如,Carlos Kleiber的那些现场,钢琴巨匠里赫特的那些现场,我们永远只能在视频和录音里才能看到了,没有生在一个时代,注定只能错过。2016年Argerich在瑞士卢加诺例行的室内乐音乐会,我听到了阿姐演奏了她熟悉的那些奏鸣曲;比如同年皮雷斯在卢塞恩演奏贝多芬第四钢琴协奏曲,等等等等。


所以看戏这件事,准确地说,是看角儿的京剧,我是认真的,自2017年第一次看史姐姐的占尽风华(深圳站)的《锁麟囊》开始,看戏这件事,逐渐升华为每年都必须进行的动作,哪里有我喜欢的角儿上演我痴迷的戏,我就奔赴哪里,不计成本。对我而言,充满仪式感,看完了,也终归会写点东西。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很多演出没有办法正常进行,我也不敢去人群聚集的地方。但是史姐姐的各种戏,一直都在我的“不可错过现场”榜单中,尤其是姐姐的梅派戏。姐姐的《霸王别姬》,我期盼多年。今年大概是四、五月份的样子,姐姐就放出了有演出《霸王别姬》的计划(很多戏迷希望姐姐多演些传统戏,劳模姐姐也正是实力宠粉,今年果然安排了好多传统剧目,所以姐姐的戏迷,都能感受到特别幸福的滋味),但是也是因为疫情,一直延到了今年11月,我是刚看到放票消息,当即决定购票奔赴大连。



说回《霸王别姬》,这是梅兰芳先生一手创作的戏,虞姬的服装扮相、化妆造型、唱念做打的设计,项羽和虞姬的对手戏以及夜深沉的舞剑,都是梅先生根据角色和人物贴身打造,极其讲究。1922年和杨小楼首演之后,历经多年舞台实践,精雕细琢,是一出极为经典的梅派代表作。


引用一段关于“看大王”的解析:“虞姬午夜于小睡中醒来,夜色清凉,联想到霸王项羽的艰难处境,顿使其愁闷满腹,于是起身,去帐外闲步一回。此时舞台上,虞姬边歌唱边步行,当唱到“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时,“散”“愁”这两个字使高音,并同时伴以虞姬的一个小圆场再转身,此时唱腔过渡到“情”字,在“情”字上用三个连环式的装饰音,然后抓披风亮相的一刹那时,发出“情”字的最后一个装饰音,这才宣告这一句唱腔与身段的完整结束。


其间我们可以看到,于音乐唱腔上,每一个字讲究“枣核形”的字头字腹字尾的分段式咬字,过渡极其自然。“情”字是感情含蕴于内而不得不喷薄而出的一个宣泄点,在这个字上使用回环的装饰音以表达虞姬此时的烦闷忧愁与无限惆怅,这是一种圆的处理。在身段上,转身抓披风亮相的一刹那无疑是整个这句唱腔身段的核心,而在此之前的一刹那,用莱辛的话说,就是“最富于孕育的时刻”,虞姬是通过走一个小圆场,也就是转一个小圈来过渡处理的,这个圆的处理看似随意,可就是这个处理给亮相以充分的准备、酝酿和孕育。


而此时台下的观众也是出于审美最兴奋的前一刻,这同样也是使观众的审美情绪得到一个间歇的休息与调整,当最精彩的那一刻来临时,演员与观众,剧中人与旁观者同时得到艺术美感的洗礼,共同完成了一个美妙的片断。因为演员的外在表现形式即唱与做、内在心理与外在情绪的圆融,所以观众看后由衷地从内心之中生发出一种圆满的感觉。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梅氏在京剧舞台上的圆是整体化一的,这和他均衡发展自己艺术的各种技巧功夫有关,同时他能够完美的将其结合,让人体味到京剧梅派艺术的圆融的意境。



2020年11月21日,我期盼多年的《霸王别姬》,在大连宏济大舞台如期上演。过了一周,我整理整理相机里的剧照,把自己抽拔出来,理理思绪,才有了今天的这篇观后感。


一、梅先生的虞姬

虞姬的性格有多面性,塑造起来不容易,在身份上,虞姬是陪伴项羽多年东征西战的爱妃,同时,虞姬也是项羽的谋臣。项羽刚愎自用,固执己见,在被困垓下陷入绝境之后,虞姬逐渐展现出了面羽则喜、背羽则悲的双重性。所以,在虞姬的身上,我们既能看到“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议论,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心。”这样的寂寥与惆怅,也能感受到虞姬跳出绝望现实所展现出的“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淡然处之的不凡气度。所有伟大的艺术都是超越时代、超越历史的。


二、史姐姐的虞姬

梅派,就是刚刚好,点到为止,是刚柔相济,多一分是过,少一分是不足。有句话形容书法: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重若崩云,轻若蝉翼。梅派,也恰恰就是这样。


史姐姐的虞姬,也是刚刚好,淡出了境界。她清俊秀气,雍容娴雅,同时,坚强果敢,心怀大局。虞姬的一颦一笑,背影转身,都展现出了高度概括的美。随着剧情的发展,史姐姐精准地展现出了虞姬的心态变化,从平静(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到忧虑,忧虑转向了苦闷(南梆子),由苦闷到紧张,最后决绝,视死如归(垓下歌,夜深沉)。




三、舞剑

这是虞姬无声的独白,正所谓:言之不足,嗟叹之,嗟叹不足,歌咏之,歌咏不足,舞之蹈之。姐姐的虞姬,笑中带泪,如歌如泣。面对绝境,舞剑时,虞姬一面是强作镇定打起精神宽慰项王,另一面是极大的不安和痛苦,饱含着对项羽深深的爱恋和诀别的凄楚悲凉。舞罢,虞姬也发出了“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的感慨。正所谓:一笑千古春,一啼万古愁。



四、双霸王

大连这一出霸王别姬,还有一个特别之处,是两位霸王,其中奚中路老师承担前半部分武打戏份,杨赤院长扮演后半部分的项羽,二位均以不同的方式,表现了项羽的力拔山兮气盖世。



项羽的脸谱,只用黑白二色。黑色在脸谱中代表勇猛、直爽。颜色黑白分明,代表爱憎分明。黑白行程明显反差,威严肃穆,寿字眉,表现了一个拔山盖世、刚愎自用、有勇无谋的失败英雄。杨院长一曲垓下歌,真是地动山摇,满腔深情。


五、美轮美奂的黄色绣花斗篷和鱼鳞甲

梅先生在早年演出中详细记录了虞姬的服装扮相:古装头套,顶插如意冠,黄帔,金项圈,白色秀马面裙子,圆领半肥袖明黄色上衣,外穿鱼鳞甲,系腰箍,黄色绣花斗篷,虞姬用宝剑,双剑。


于是,当史姐姐穿着这样一身经梅先生精心雕琢、美轮美奂的服装,拿着宝剑,真真切切地站在舞台上,那一刻,我仿佛穿越了时光,又好似梦幻照进了现实。


大连真是福地,我连续第二年在这里看到了此生难忘的演出。热烈庆祝宏济大舞台开台10周年。千言万语,化作四个字,“足慰平生”。



多年后,或许史姐姐会记得,或许我们也会记得,在最好的时光深处,在盛大隆重的谢幕返场中,在大幕徐徐拉开的那一刻,我们,以及姐姐,有一张共同的青春容颜,那是我们的盛大节日。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