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小提琴 >  (田雪)小提琴倾情演绎《时光飞逝》,那些梦境搁浅在流年的彼岸,化作了一朵朵盛开在记忆里的繁花。

(田雪)小提琴倾情演绎《时光飞逝》,那些梦境搁浅在流年的彼岸,化作了一朵朵盛开在记忆里的繁花。

发表时间:2020-11-28 00:59: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田雪)小提琴倾情演绎《时光飞逝》

岁月不居,时光如流

作者:佚名 (源于360个人图书馆)


  伫立在流年的彼岸,推开一层层被风吹乱的过往,翻开记忆里的芳香,那些如歌谣的岁月不时跳跃在早已伤痕累累的棱花镜里,不经意间,衍谢出昨日的种种。

  回首,才发现,原来青春只是一道明媚的伤。

  尘世浮华,过往又匆匆,舞谢了歌枱,话别繁华,一季的花香也静逸的缓缓凋零。

  抖落一肩烟尘往事,静锁人去花落两不归的心痛画面,眉转千回的心事,此刻也伴随着一曲千古凄凉。

  忆起往昔,如浮光掠影般支离破碎,早已在心里永固,微醺为一道永远无法触及的忧伤。

  落水沾花,花落无意碾做一帘深深锁清秋的幽梦,繁华了过往云烟点点,落下了满池清愁,烟雨渡不过红尘之外,盼不回往昔的数点哀怨,唯有独坐窗前,把明月邀,把我死去的时光,悲散在清歌婉转的人间。

  岁月流走,宛如白驹过隙般,不知几何,微微感叹了时间的无情,碎念回忆不堪回首的沧桑,惹得几处人消瘦,枫叶纷飞,静听雨落花碎的时光,回不去岁月的时光里,伤心独自流泪时候,也只能借酒把秋霜,把哀伤掺杂枫叶独醉,用寂寥的心情,去祭奠那些别离忧愁。

  风扶摇影,轻叹流年去无还,几许往事浮沉,几多记忆痴缠,终还是敌不过一生在纸上漂泊,素描胭脂红泪款款入画,却拓不出绝笔的梧桐细雨与过往风月缠绵。

  空叹流光无情,落花与谁凋零,纷踏岁月的芬芳,苦守一段记忆,一纸相隔望远的思绪,却似梦里探花,醒时惆怅爬满心头,静锁一朝擦肩而过的温馨。

  悲伤流转,却掩不住岁月的斑驳,染尽缕缕青花梦难开,落尽的风华把往日还,那些梦境搁浅在流年的彼岸,化作了一朵朵盛开在记忆里的繁花,不经意间葬下一段烛光,待记忆化作秋泪时,就诗化成一个个光阴故事。

  岁月荏苒,覆盖了过往,那时青春留下的旧梦,却扰乱了红尘烟雨,摆落了点点红叶画清秋,歌唱了岁月如斯,人生似梦的年轮,在老去的故事里演绎一场场悲欢离合,衍灭了了多少回忆,微凉了多少时光不在荏苒。

  醉知酒浓,醒知梦空,那些跌落在流年里的青春,圈揽不住记忆的忧伤,于午夜里,揉碎满怀轻愁,想拾起那些发酵已久的往事永存下来,又想捂住夜的寂寥,化作月色的惆怅。

  把阑珊的心事零落成曲,浅唱那些往事烟云,缠绵流连成细瘦的忧伤,徘徊在流年的渡口,飘洒着连绵不绝的落寂。

  光阴似水,流年已陌,悲歌婉转,我愿用一生回忆去等,等岁月认真。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