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诗瞭望 ‖ 诗之梦人:秋曰深(外五首)

诗瞭望 ‖ 诗之梦人:秋曰深(外五首)

发表时间:2020-11-23 06:3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点击蓝字关注《梦璇诗刊》


纷纷扰扰的诗坛,多了份喧嚣。我们力求在喧嚣中寻找那些安静写诗的人,力求寻找那些安静有质感的好诗。

                     ——《梦璇诗刊》

诗之梦人


诗之梦人,本名:黄世兵,安徽巢湖人。诗歌散发《诗刊》《诗潮》《诗歌月刊》等刊物;诗作被收入《中国诗歌精选300首》《2011年中国诗歌读本》《华语诗歌双年展》等多种选本。诗歌《画暮色的大师》《清明》入选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著有个人诗集《低处的秘密火焰》。





  诗之梦人:秋曰深


诗之梦人


风的刀口,一些尖锐的事物开始消退。

河塘中的月光,刷白了

芦花与一只鸥鹭。

它们个性得以鲜明,得以

承受着空旷的辽阔,并得以绝唱

澄净的颂词。

这时,山水得以归于修身,

隐伏起巨大的神功,继而沉寂下来。

我窥视大地愈发具有韧性,

恍如隔世的年轮,且刻满沟壑陷落的印迹。

但,我越来越看清朗润的苍蓝悬置白云之上,

从斜过的村庄,一直欲滴

却从未映出带泪的苦痛……


柿子树下


并非就想于那里站一会

红柿子挂在几枚黄叶间

我说它有点羞答答的,恰如

我说过,曾经一位少女。

越来越老成的柿子树

每年深秋,都会显现出某种新鲜感,

像我重新结识了,另一位女性

横过天空的俗世姿色。

所不同的,软柿子被别人捏住不放

婚姻如此,品质如此。

我一贯怜悯之心,往往松懈下来

将传统美德的光线

从枝丫上,挪进私密处,

等候一场雪,填满甜蜜的暗语。

现在唯一的柿子树下

影子涣散,麻雀生动,

已没有任何好的词义,能替代

这摇摇欲坠的真实的物质存在——

仿若多年前,涩味浸透嘴唇。


霜降帖


菜叶上的霜

明显白于天下

母亲的白发

撩起巢湖以南一座古镇的晨光。

我在金陵刚睁开眼

窗户边的玻璃,几滴雨水

不紧不慢地爬着

想想,一年还差不多

就要走到尽头

像门前瓦罐里栽种的蒜苗

仍然一个劲猛长

心里倒也不觉失落

只是秋往深处

加快了地面某种脆弱

一阵火车鸣叫,似乎来得突然

令我本身眷念的山水

依稀晃动体内。屋顶上的明亮

透着时间的冷色

——我无力摆脱它刻入苍空的雁翅。


金黄的向日葵


金黄的向日葵,又诞生了一轮太阳

天空浩大,地域无垠。


向上向下,努力中的幸与不幸

时刻都充满朝气。


我说梵高死了。

我说抽象的事物得到验证。

我说界线是黑夜对白昼的诉讼,是世间褪色的漆光。


而以镰刀逼近生活,我们

丰富内心的多彩质感,同时也容忍住头颅之外的晕眩。


一只鸟在寒风中鸣叫


早晨听一只鸟在寒风中鸣叫

透过明亮的玻璃,这声音

尖锐得往我骨子里钻

这是启示我努力接近阳光的声音

应该还挂在树梢,应该带有几分温润

也正是此刻,我允许自己

从某种莫名的忧伤中醒来

并开始重新认识所有斜入视野的事物

——靠谱的,虚妄的,为我赞美和贬损的一切真假。


夕阳辞


山顶低不了头

那么让我低一次,

看夕阳怎么从我肩膀滑落。

滚烫有时来自泪水,有时

是深陷皱纹间的光亮。

每当我叙述衰弱,天空

便豁然开朗,慈爱之父般的神佑

即刻落满黄昏。

为湖畔吟唱鸥鹭,一片芦苇

生出带着白色的火焰,这或许

成了我坐在夕照下,

以淡泊名利的心境,靠近

迟暮敞开的万物面前——

夕阳余晖,任何的美

都不容留下玉石碎裂的,乃至

我们内心坍塌的声响。


 

《梦璇诗刊》


诗刊团队:

特邀顾问 :周瑟瑟  南鸥  韩青  王衍杰

主编 :梦璇

副主编 :徐霞(鲁韵随风)

责任编辑:文若凡   阑友

营运推广:流云    茹萍  

活动策划:阑友  知心  徐明强  丁素  萨拉拓

财务总监 :阑友




投稿须知:

1. 原创,微信首发,诗歌5--8首,文责自负,word附件发送。

2. 照片1--2张,简介百字内,附件发送。

3. 标题注明投稿栏目名称。

4. 投稿信箱:3194990761@qq.com

5. 稿酬:20元以上的微信打赏一半归作者,一半用于平台管理;20元以下的用于平台管理。7日内发放,7日后将不再发放。

6. 梦璇微信号:mengxuanzibo



倡导纯净写作,做明亮的人,写明亮的诗

《梦璇诗刊》:mengxuanshandong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