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文学谈 >  黄雨璇丨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下)

黄雨璇丨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下)

发表时间:2020-11-20 1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本期推送黄雨璇同学的论文《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的后半部分。在第三部分作者讨论了维特根斯坦前后期的美的本质论的突破与一致,第四部分则从作者自己的认识出发,讨论了这一“美的本质论”的意义和不足。正像作者在结语中所述,尽管在“不足之处显而易见”“后学者们总能得到醍醐灌顶的反思与领悟”。

      本文原刊于《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感谢学报和作者授权推送


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下)

前后期美的本质论的突破与一致

03


 从上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维特根斯坦前后期的美的本质论是存在很大差别的,其后期的美的本质论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前期美的本质论的批判,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正如人的成长是持续连贯的一样,维特根斯坦前后期的美的本质论其实也存在着连贯性、一致性,并非可以完全割裂开来。

(一)突破:从本质主义到反本质主义主义

 传统本质主义美学始终要对美下一个本质上的定义,从而从美的本质出发构建出美学系统。维特根斯坦前期把对美的本质的问题放入语言图像论中进行讨论,从而认为美的本质存在于不可言说的形而上学领域,超出我们语言所能表述的范围,故而不可言说。但是,此时的维特根斯坦归根到底还是认为美是有其本质的,并未能走出本质主义的桎梏。

而后期维特根斯坦提出“家族相似性”,认为各种美的现象中并非存在着一种共同的使其成为美的特质,而是存在着一种彼此交叉重叠、部分相似的家族关系。家族相似性这一概念的提出,标志着维特根斯坦在美的本质这一问题上彻底走上了取消主义,所以其后期美的本质论具有反本质主义的特点。

    (二)一致

 维特根斯坦前后期关于美的本质的观点差异较大,但是其在进行论述时,依然存在着一种统一性、一致性,这些则主要体现他前后期的美的本质论均坚持语言批判的立场、反对形而上学的探讨和重视美与生活的关系上。

  1. 坚持语言批判的立场

 在前期的《逻辑哲学论》中,维特根斯坦认为日常语言的混乱掩盖了其所表达的思想,所以他希望构建“一种必须能够排除这类错误的记号语言,其中不将同一记号用于不同的符号中,也不以表面上相似的方式应用那些有着不同的标示方式的记号” [5](P37),这是一种名称与对象彼此一一对应的理想语言。维特根斯坦正是通过渴望构建这样的一种理想语言,而把美的本质这类无法与对象相对应的命题划分到了不可言说的领域,认为美的本质不可言说。

 在后期的《哲学研究》中,维特根斯坦则放弃了理想语言的建构,把目光放在日常语言上。这种转变在1929年维特根斯坦与维也纳小组的讨论中就已经出现,他坦言:“早先我曾确信,存在一种会话用语(我们日常就是用这种会话用语谈论一切)以及一种原初语言……现在我想阐明,我为什么不再坚持这种观点。我认为,我们无须去寻找一种新的语言或者去构建一种符号系统,会话用语就是语言,前提是我们使它摆脱不清晰状态。” [7]会话用语即日常语言,维特根斯坦后期对日常语言的肯定由此可见。在《哲学研究》中,维特根斯坦从日常语言出发,得出语言的意义即其使用,语言具有多义性故而不存在本质而只有家族相似的关系,从而认为美也是一个具有多样性意义的家族,不存在美的本质。

 维特根斯坦一生的哲学探讨其实都是围绕“语言如何导致了哲学的混乱”这一主题展开的,这句话对于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研究也同样适用。虽然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批判有一个从理想语言到日常语言的转变,但他始终是站在语言批判的立场,从语言的意义出发,力图厘清美的本质这一问题上的混乱。

  1. 2.  反对形而上学的探讨

 在《逻辑哲学论》中,维特根斯坦指出:“而且一旦有人想说某种形而上学的东西时,立刻就向他指明,他没有给他的命题中的某些记号以指谓。” [3](P104)在形而上学的命题中,因为一些名称并无相对应的实在对象,所以命题是无意义的。美的本质也正是因为是属于形而上学领域的,所以才不可言说,对此人们应该保持沉默。虽然维特根斯坦自己在逻辑哲学论中其实也触及到一些形而上学的命题,但是他在逻辑哲学论一书的结尾反思道:“任何理解我的人,当他用这些命题为梯级而超越了它们时,就会终于认识到它们是无意义的。(可以说,在登上高处之后他必须把梯子扔掉)” [3](P104)维特根斯坦终究还是认为这些形而上学的探讨是应该被超越的,说明他并不赞成这种形而上学的探讨。

如果说前期维特根斯坦是通过作出形而上学的探讨从而达到对形而上学的超越,其中还留有形而上学的鬼影,那么后期维特根斯坦便是彻底地超越了形而上学的探讨。在《哲学研究》中,他指出:“我们越是仔细地去考察实际的语言,它和我们的要求之间的冲突就越尖锐(因为逻辑的晶体般的纯粹性当然不是研究出来的:它是一种要求。)这种冲突渐渐变得不可容忍;我们的要求现在已有变成空洞之物的危险。——我们是在没有摩擦力的光滑的冰面上,从而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条件是理想的,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就不能行走了。我们想要行走:所以我们需要摩擦力。回到粗糙的地面上来吧。” [5](P69-70)所以他放弃了形而上学的理想语言构建,转而关注语言复杂的日常生活实践,从语言的实际使用出发来探讨语言的意义,从“美的”的实际用法中发现其意义的多样性,从而指出其中并不存在同一的本质,只存在着家族相似的关系。

  1. 3.  重视美与生活的关系

 维特根斯坦前期在《1914-1916年笔记》中谈到“美是使人幸福的东西”,将美的本质与幸福联系起来,因为幸福一词又是指人在生活中的体验与感受,所以也就将美的本质与生活联系起来了。此外,维特根斯坦还在《逻辑哲学论》里谈及他认为美学和伦理学是同一个东西。在《关于伦理学的讲演》一文中,维特根斯坦认为美学的精华部分是为伦理学所包涵的。伦理学是“对生活意义的探索,或者是对使生活过得有价值的东西的探索,或者是对正确的生活方式的探索。” [6](P2)所以美学自然也是对生活意义、生活价值的探索。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维特根斯坦在讨论美的本质时,对生活与美的关系的重视。

而在后期的哲学研究中,维特根斯坦对生活形式越发重视。他提出语言游戏说,意在说明语言如同游戏,其意义、规则与标准是在日常生活的使用中生成的,在不同语境、不同生活形式中就会有不同的意义。“想象一种语言就意味着想象一种生活方式。” [5](P12)维特根斯坦在讨论美的本质是否存在时,也是回到日常生活的情境中,指出“美的”一词最开始其实被用作感叹词,并不表示其这一美的现象具有美的特质,所以他得出结论:“我们关注的不是‘好的’或‘美的’这些词……而是关注说出它们的场合” [6](P64-65)。维特根斯坦正是从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实践出发,从而指出传统美学因忽略了“美的”的多义性,误解了“美的”的意义,从而固执寻求美的本质的错误。


对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的认识

04


 

作为20世纪最具有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维特根斯坦不仅对哲学研究的发展影响重大,对于美学研究的发展亦是如此。正确认识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也能给予我们进行美学研究以启示,从而促进美学研究的健康发展。

(一)意义

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主要是针对传统美学的缺陷提出的,具有强烈革命性与批判性。西方传统哲学抑或美学,都具有强烈的思辨性,专注于对形而上学问题的探究,企图-提出一系列普遍性的哲学命题来发掘世界现象背后的本质与规律。美学家们往往关注美是什么的问题,从美的本质出发建构一系列理论与框架。然而,以这样一个先验的美学命题为逻辑起点建立起来的美学体系,存在着一个根本弊端,即脱离人类审美活动和感性经验的思辨性。[8]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正是对这种探寻本质的形而上美学的反拨。他从语言的意义出发,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传统美学由于对语言的误用而走向形而上学和本质主义,一步步走向歧途。

 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不仅对传统美学进行了解构,更对新的美学研究有着方法论的启示作用。一方面,他一直立足于语言的意义,把美学研究的思路转移到了对审美过程的语言分析上,从而在根本上动摇了传统美学的思维方式,促进了西方20世纪美学的“语言转向”,为后学者提供了一种强有力的知识背景和理论范型。另一方面,其后期反本质主义的美的本质论,对在其后的众多美学家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如韦兹的美学取消主义、肯尼克对传统美学的批判、麦克唐娜的艺术和批评理论等。

(二)不足

维特根斯坦前期的美的本质论认为美的本质存在,其是“使人幸福的东西”,然而他将美学、“幸福”都归入不可言说的形而上学领域,将美的本质划分为不可言说的领域,语言无法表述、人们无法把握。一方面,维特根斯坦认为“可以说的东西都可以说得清楚;对于不能谈论的东西必须保持沉默。” [3](P23),但另一方面,他又总是在说些什么。这难免使他前期的美的本质论染上了某种神秘和矛盾的色彩。

 然而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最让人诟病的并不是其早期的神秘和矛盾,而是其后期对本质的彻底否定。朱立元在《现代西方美学史》中指出:“否定美有统一的本质,这无异是抽掉了整个美学学科的基石,从而否定了任何美学研究的可能性。” [9]维特根斯坦从日常生活实践出发提出美没有本质,用经验主义方法完全取代了形而上学的思辨方法。然而,离开了本质的现象只能是一堆零散的材料。维特根斯坦提出美无本质,从而执着于方法论的建构,但终归缺乏对美学问题高屋建瓴的把握。


结语

05



 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可以说是将传统美学大厦的地基连根拔起,其重要意义毋庸置疑。但是,在对传统美学进行解构之后,建构何在?维特根斯坦并没有明确给出答案,而是转而进行方法论的研究,不足之处显而易见。尽管如此,通过研究维特根斯坦的美的本质论,不管是在美学观点上还是研究方法上,后学者们总能得到醍醐灌顶的反思与领悟,由此得以继续向前迈进。

 


参考文献

[1]()维特根斯坦.杂评(1914-1951) [M]//维特根斯坦全集(第十一卷). 涂纪亮,主编. 涂纪亮,吴晓红,李洁,.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108.

[2]()维特根斯坦. 文化与价值[M].黄正东,唐少杰,.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87:35.

[3]()维特根斯坦. 逻辑哲学论[M].贺绍甲,.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23-104.

[4]()维特根斯坦. 1914-1916年笔记[M]//维特根斯坦全集(第一卷).涂纪亮,主编.陈启伟,.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162-175.

[5]()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M].李步楼,.北京:商务印书馆,2009:9-70.

[6]()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论伦理学与哲学[M].江怡,.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2-65.

[7]()维特根斯坦. 唯我论[M]//维特根斯坦全集(第二卷) .涂纪亮,主编.黄裕生,郭大为,.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14-15.

[8]邢建昌. 论维特根斯坦的分析美学[J].河北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 (2):103.

[9]朱立元主编. 现代西方美学史[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447.




本期编辑:张百万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