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星青年丨徐晓/师飞/周卫民/袁伟:永不改道的河

星青年丨徐晓/师飞/周卫民/袁伟:永不改道的河

发表时间:2020-11-19 15:0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点击蓝字

关注星星诗刊


NEW

星青年


永不改道的河 (组诗)

徐 晓

1

失 去

下山的时候,我弄丢了一只手套

那压在箱底两年的手套

我心爱的柔软的

有着红色图案的手套

在一个暮色低沉的黄昏

与另一只走散了


它从我的口袋里滑落的时候

一定感到了至深的绝望

它一定嫉妒

被我藏在怀里的那几株蜡梅


后来它们在花瓶里盛开了

半个月,可是那只手套

再也不会回来了。而另一只永久地

沉睡在衣柜里,代替我怀念

它已不在世上的唯一的亲人


2

礼 遇

我感到时间的长矛穿过我

没有疼痛,只有无休止的晕眩……

我苦于无法从犯过的错误中

提炼出坚硬的金子

代替它们的

只有硌牙的沙砾和渗血的牙床

也从未放弃过寻觅

如何走上正轨的尝试

无数个庸碌的午后

在热浪滚滚的枝叶间摇曳

我不曾质疑过那些坠落的开始

它们的初衷,并非起于闪念

也并非蓄谋已久的奔赴

不过是砍掉脚镣,放出

笼中的困兽

当我一次次跋涉在午夜的山冈

气喘吁吁,为何是冷水泼面

浓雾缠身,为何孤山之上

不见星辰

为何是这般悲戚的景象

命运的礼遇,为何总是这般

意想不到的羞辱


3

惆 怅

令我无法忘怀的,是南半天

久不消散的云

像那日益肥硕的山巅,棉被一样

把我轻轻覆盖

令我一再回眸的是那永不改道的河

老去的垂柳在岸边垂下悲伤的头

在我空旷的胸腔,无声回荡着的

是那轰轰奔逝的水

是谁的悼念啊

一声声打在干枯的草茎

远走他乡的人,背对橘色的夕阳

提前驶入遗忘的航道

我是深夜里陷入迷途的旅人

怀抱着一个空空的月亮


香奈儿五号 (四首)

师 飞


1

表现力

想想这个人。他说:没有华丽的序曲,

只有一个人和他的生活。

像所有的生活那样?谦逊讲究,还是

特立独行?一个人隐藏在自己的生活里

就像他终将隐藏在死亡中一样。


他猩红色的唇线上潜伏着一些遵循

深蓝色秩序的露水——无论它来自天空

还是海洋,他都接受了秘传:

生活并非要一个人活着,

而是要他学会死去。


现在你看,他的墓碑上有无数唇印。

圆润而柔和的光芒洒在他的眼睛里,

他因此而得见世界的变化。他容忍着

别人的赞扬却始终不了解自己的心。

在此之前他曾反复爱过,爱过,爱过。


2

香奈儿五号

你或许不信,我知道玛丽莲·梦露的味道。

它的高音部是乙醛;它的中音部依次是

茉莉、玫瑰、铃兰、鸢尾草和香油树香。

至于低音部,除了香根草、檀香和西洋杉,

还有琥珀、麝猫和麝香鹿。


这令人心弦断裂。气味的使者带领男人们

穿越林地与草场,在低音中练习宣言:

保护脸面、标记领地、采集、宣传集体催眠文化。


抹香鲸胃里有龙涎香——

海狸腹带中有海狸香——

埃塞俄比亚猫生殖区有蜜——

东亚麝香鹿腺囊内有红色果冻——


3

写作的日子

事物都有边界,但语言没有。

写作是在纸上呼吸,沉入一个未来的梦

——关乎过去,逝者和一棵我曾经过

无数次却从未经意的树。


在这个住满老人的房间里,婴儿们

格外安静,注视着我逡巡。

剥落的白色墙壁上有一些昆虫的影子,

我已学会了告别? 不,我只是老了一些。


我不再对破碎的石头伤心。

我忘了我曾梦到过谁。

我不知道明天还有多远。

每一扇门背后都有一张脸。


他们喃喃远去,他们为我伤心,

他们变换着眼色,直到消逝于那棵

在墙外英雄般挺立的树——

在被雨淋碎之前,我从未被自己惊醒。


4

那马呢

——献给尼采

那马奔跑着。高车上衣衫褴褛的人

一鞭又一鞭地抽打马脊背

他们大喊大叫,他们唱着歌

他们看着起火的马背嘿嘿笑


谁谴责这些,谁就是一个道德上的暴君

谁就是那个看着马吁出最后一口气的凶手

没有人能在人群中救出自己

拥着马脖子痛哭也不能


那马的眼睛里蜷缩着一个婴孩

他被寒冷的鞭子惊醒。多么奇怪

在鞭子扬起的一刹那他竟浑身充满了感激

白日与灯笼丈量着彼此的绝望,悲凉莫过于此


多年后当你从厨房里转过脸

那醉醺醺的口哨在窗外的风声中显得格外明亮

他们星辰般的孩子坐在汽车里

——难道还是为了赶往人间


大鱼 (组诗)

周卫民


1

数枚钥匙,为一把锁

化骨成型。走失的那支驼峰

有让锁失去安全感的起伏线

也让那串挂起的风铃

发出瑟瑟战栗之音

谁需要命运里,还候选着

那么多替代者呢

它走向荒凉,跳入炽烈火焰前

锁始终担心

内心深处曲折小径

不时传来熟悉回响


2

大鱼

我见过闪电于旷野击中猎物

也在春日暖阳下,遇一只斑斓猛虎

深呼吸于蔷薇丛间

今早,我站在洳河桥中央凭栏倚望

河中水草林立

一尾大鱼,正于巨大森林顶端遨游

它并不停下,与我对视

这不是五岁那年,我偷偷放生的那一尾

我知道一定不是它

三十年过去

河道枯干与重新复活的次数

基本相同

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被动想起它

被这突如其来的模样


3

野牦牛

遥对冈仁波齐的基乌寺

我差点捡走一只牛角

满山坡的玛尼堆间还散布着许多

它们集体沉默着

没有因为一个人的贪念

发出嗔怒


丢失一支角,重心偏向另侧

一只野牦牛歪着头

踢踏着玛旁雍错的水花

它了解水路繁衍而下的走向

以及星辰投射湖底,开放出的繁华

万物惊叹,饮此湖水

可以了却眸子里的遗憾

咫尺的鬼湖,死寂灰冷

如默默承载污浊至极的镜子


我更希望它曾咀嚼着野花

漫无目的,游荡在空气稀薄的苍茫高地

据说凶悍的野牦牛,胸腹长毛拖曳地面

可以发出推土机的轰鸣

当它冲向牧民的帐篷

所有牛群都会惊醒

所有的母牦牛都会嗅到

喷涌而来的气息

看到数倍庞大身影,压迫而下


遥望圣山隐现

苍鹰盘旋的地方,徐徐升起烟岚

我放下手中法器

跻身林立的号角丛中

低处的风,温柔地吹出声响


旧年物事 (四首)

袁 伟

1

脱敏疗法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

心动,也是一种过敏反应

你的一颦一蹙

足以让我在瞬间致病

除面红耳赤以外

还有心跳加速,这种

临床表现。特效药

藏在你丹唇轻启的问候中

尝试用脱敏法治疗

显然行不通。无论递增

或递减想你的次数

都无异于再注射一剂剧毒

在相恋的日子,我违背

了许多生活常识。比如今夜

又把你的名字当成

诱发我失眠的过敏源


2

老年斑

有时候,他会用毛巾

反复擦拭脸上的斑

并一再问自己,那些泥点

怎会从庄稼地跑到脸上

衰老的词性,早已被

他手中的锄头和铁犁驯化

有关生活的宿命论

全靠一身蛮力逐个破解

别试图用皮肤病变

解释,不会得到认可。他

一生遭受的苦难

足以在体内形成各种抗体

爷爷和太爷的称谓

偶尔会让他感叹岁月不饶人

在其余的时间,他一直

把老年斑当成新生的胎记


3

老算盘

当一把老算盘

被拨打成某人的外号

它才不至于消失

或者,沦为一堆柴火

他嫌会计的称呼

书生气过重。叫一声

老算盘,就像往他的体内

注射了一针兴奋剂

日子从来不能

靠盘算度过。毕竟算珠

可进可退,而太阳

每天都会逼着他向前进位

口诀烂熟于心,他却

理不清自己与生活之间

的旧账。挽联上

他把难得糊涂当作遗言


4

泥瓦刀

手握刀柄,砍断一块青砖

就如同切菜那样轻巧

熟悉的外形和触感,让右手

用力时有了自己的分寸

烈日灼烧下,老茧

逐渐恢复往日的知觉

刀刃与砖面相切

一种轻微的震颤约等于触电

被斩断的残砖,在

下一个缝隙中找到栖身处

为了能顺利砌入生活

泥瓦匠也经常这样砍削自己

灰浆消除砖块间的隔阂

瓦刀穿上一身外衣

但若闲置太久,铁锈就会

变成令人鄙夷的文身



——选自《星星.诗歌原创》2020年10期


往期 · 推荐



点击图片 订阅2021年星星诗刊


微信订阅


敬丹樱(微信号:yy54931)

李   斌(微信号:xxsklb)

方志英(微信号:wfrz421872864)

黎   阳(微信号:Liyang740430)

亚   男(微信号:wangkeshiren)

任   皓(微信号:haoyuewuhen_1010)

黄慧孜(微信号:zio1221)


星星诗刊杂志社


《星星》诗刊

主  编:龚学敏

副主编:干海兵

《星星》诗刊公众号

执行主编:干海兵

统    筹:任  皓 

编    辑:黄慧孜


投稿邮箱

《星星·诗歌原创》:

xxsk_yuanchuang@126.com

《星星·诗歌理论》:

xxsk_lilun@126.com

《星 星·散 文 诗》:

xxsk_sanwenshi@126.com  


邮局订阅

《星星·诗歌原创》邮发代号:62-97  

《星星·诗歌理论》邮发代号:62-157

《星星·散 文 诗》邮发代号:62-202


汇款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收款人:星星诗刊杂志社          

账  号:4402259009008802963

开户行:成都市工行红星中路支行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