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小提琴 >  (郑京和)小提琴演奏《阿里郎》,蕴藏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郑京和)小提琴演奏《阿里郎》,蕴藏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发表时间:2020-11-20 02:3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郑京和)小提琴演奏《阿里郎》

       阿里郎(朝鲜语/韩国语???英语:ArirangFolk song),全称阿里郎打令(?????),是著名韩国人朝鲜人朝鲜族歌曲,也是朝鲜半岛最具代表性的民歌阿里郎被誉为朝鲜民族的“第一国歌”、“民族的歌曲”。它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版本,最常听到的是流行于韩国京畿道一带的“本调阿里郎”,这版本的流行是因为它成为1926年同名电影的主题曲。后来该曲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期间被用作大韩民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的进场音乐。《阿里郎》被收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根据韩国政府文化财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12年12月5日在法国首都巴黎召开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决定,将《阿里郎》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2月17日,韩国首尔特别市瑞草区国立国乐院的李春熙老师正在表演京畿民谣《旌善阿里郎》。2012年6月,韩国文化财厅扩大了范围,将之前的旌善阿里郎扩大为包括各地区与各时代在内的所有的《阿里郎》,并重新递出了申请书。各种《阿里郎》歌唱的是离别的悲伤,被广泛用于韩国的歌曲、电视剧、文学、话剧与电影中。在第69届威尼斯电影节上,因影片《圣殇》获金狮奖的金基德导演在发表获奖感言时演唱了《阿里郎》。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韩国朝鲜代表团在携手入场时也一起演唱了《阿里郎》。
歌曲背景
    韩国文化财厅国际交流课事务官李预娜(音)表示:“我们对《阿里郎》的多个方面进行了强调,包括每个地区都有极具地区特色的《阿里郎》,根据身处的环境与心情,可以即兴创作演唱《阿里郎》,此外,《阿里郎》还超越了地区与时代的限制,被广泛传唱。”她还说:“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阿里郎》被不断地重新创造,它对当今韩国人特性的形成,以及韩民族(朝鲜民族)的团结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一点让审查附属机构做出了准予列入的决定。” 春史罗云奎制作的电影《阿里郎》的海报。1926年10月1日上映的电影《阿里郎》是一部黑白无声电影,反映了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痛失国家的同胞们的独立运动精神。韩国专家表示,韩国共有60种《阿里郎》,它们以3600种形式存在。韩国文化财厅文化财委员会副委员长林敦熙(音)表示:“韩民族都会唱《阿里郎》,它可以被看作是韩民族的特征与非官方的国歌。几乎没有其他国家拥有这样的民谣。以这次准予列入为契机,我们应当加快《阿里郎》的世界化进程,让其感动全世界。”
歌曲故事
阿里郎是高丽时期就流传下来的一个爱情故事。
大概情节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生活清苦,丈夫想让妻子过上好日子,就想外出打工挣钱,但妻子不让,说只要两人守在一起她就满足,但丈夫不那么想,有一天夜里就悄悄走了。妻子很漂亮,十里八村的都有名,丈夫走了以后,村里的地痞就来骚扰,让她改嫁,她拒绝了,但那地痞总来骚扰。一年后丈夫挣了钱回来了,夫妻俩正高兴,地痞又来了,村里也传着有关妻子和地痞的闲话。丈夫起了疑心,以为妻子不贞,就又要走,妻子怎么解释也拦不住,丈夫就走了,妻子在后面追,追不上了就唱。唱的内容大概就是对丈夫怎么关心思念怎么委屈了什么的。妻子唱的这段就是“我的郎君”,也就是阿里郎,最终她的诚恳融化了夫君冰冷的心,夫妻二人恩爱如初,二人一起离开了故乡去了京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后来阿里郎这个故事和歌曲就流传开来,成为朝鲜民族具有代表性的经典曲牌,不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只要有朝鲜人就有阿里郎,一唱阿里郎就知道是朝鲜族。
日本统治时期,朝鲜人以阿里郎为号发动起义,日本人发现了,谁唱阿里郎就杀头。可是杀了一个十个人唱,杀了十个一百人唱,杀了一百个一千人再唱,越唱越多,日本人只好作罢。
由来考证
阿里郎曲由来,有说为新罗始祖朴赫居世之妻阏英另名“阿里郎”,所创乡曲得之。或说为朝鲜乐笛奏出之长前打音,再被模仿而成的阿里郎曲。其中较为据实可信的还是慈悲岭传说。
慈悲岭(今名盍耄岭,在朝鲜半岛黄海北道黄州)存在于今之朝鲜半岛地图上。中国汉武帝时在朝鲜半岛上设置汉四郡后,大陆北方民族或出于压迫,开始了越江大迁移。这些离乡背井的移民辗转哀号于北通路关之慈岭间,老弱妇孺多病死途中。在这流离之中,阿里郎曲便流传开来,抒发移民内心的苦痛翻山越岭后,便将阿里郎曲传到了朝鲜半岛的中部。史学家相信这些被汉人视为东夷的化外民族就是古朝鲜民族,而阿里郎便是朝鲜古语“乐浪”之拟声语。
还有一说流传也很广,即“阿里郎”是“我耳聋”之意,说19世纪,兴宣大院君当政,大兴土木,重建景福宫。朝廷为了重建这个豪华的宫殿,向人民巧取豪夺,征收“愿纳钱”等苛捐杂税,又强制徭役,整个朝鲜民不聊生。人们气愤地说:“不如耳聋,听不见为静!”于是,被拉去服役的民夫便编出了《我耳聋》的歌谣,表达心中的悲苦之情,后来演变为“阿里郎”。也有一说也是以大院君执政、重修景福宫为背景,但不同的是认为阿里郎源于“我离娘”,是被拉去重修景福宫的民夫们思念母亲之歌谣。
阿里郎流传有很多个版本,《阿里郎》曲在朝鲜半岛依地方不同而歌词内容略有差异。但在朝鲜语中,阿里郎并非人名,而是一个地名,有人认为是一座山的名字,只是无法证实其于何处。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