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声乐 >  阎维文:坚持每天轻声练,想着嗓子要松开,这就是我的歌唱秘诀

阎维文:坚持每天轻声练,想着嗓子要松开,这就是我的歌唱秘诀

发表时间:2020-11-02 16:0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世界是美好的

唱歌是必须的

长按二维码识别

关注歌唱家声乐


歌唱家声乐,学唱歌的首选专业课堂

说起阎维文,人们耳畔就会回响起他那高亢、嘹亮的歌声,由他首唱的《小白杨》、《说句心里话》、《一二三四歌》、《想家的时候》、《祖国万岁》等歌曲早已在大江南北广为传唱。
小白杨 阎维文 - 阎维文演唱歌曲精选
13岁进入省歌舞团、15岁参军入伍,阎维文那纯正透亮的音色、宽广如海的音域、流畅如泉的声音、淳朴真挚的情感,征服了许许多多观众。
然而,最初9年艺术生涯在舞蹈中度过,之后又做过5年合唱队员的他,究竟怎样一路攀登上当今中国民歌界男高音“一哥”宝座的?

练声要有科学方法
问:您曾跟随金铁霖和程志学习声乐,他们一个是学院派、一个是实战派,您分别向他们学到了什么,他们对您技术上的影响又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阎维文:我先后拜过几个老师,他们在不同时期都对我有很大帮助。其中,我在总政歌舞团的老师1985年调去了深圳,我那年冬天和金老师在哈尔滨同台演出时聊天说想跟他学习,他一口答应,回北京后我就跟团里申请,以单科走读的形式,每周到金老师那上两节课。当时因为演出相对比较少,所以那一年多按部就班的学习让我把基本功打得比较扎实。因为当时我的声音相对比较“捏”、比较紧的问题,所以金老师主要教我怎样把声音松开,令我有了很大进步。
1986年在青歌赛获奖后,演出活动多了,上课时间也就不固定了。但因为我和程志是战友,下部队常住一间房,所以我就请他做我的老师。程志本身是男高音,他将自己的方法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我。
程志的方法是下了台就不放声唱,而用弱声、小声去练,在唱的同时想着声音的位置、气息的运用和嗓子打开的程度,以形成良好的发声习惯,练到一定程度,上台也会自然而然地科学发声了。不过,这种方法必须静下心来,而我当时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练习。
今年,我52岁还能有这样年轻的声音和这么好的嗓音状态,和程志教我的这个方法以及我自己天天坚持练习有很大关系。其实,帕瓦罗蒂能唱到70岁,靠的也是坚持训练。
问:把“捏”着的嗓子松开有没有什么秘诀?
阎维文:就是尽量让声音放松、打开。不过,声乐是辨证的,需要根据不同情况进行调整。年轻的时候让声音松弛,听起来会雄壮一点、成熟一点,但如今,我会把声音相对收拢一些,让音色显得更年轻。

飙高音也是“走钢丝”
问:您被称为“中国民歌界第一男高音”,如果让您总结自己的“杀手锏”,那会是什么呢?
阎维文:首先,说实话,是爹妈给了一副好嗓子,如果没有这个先天条件,后天再努力、付出再多恐怕也达不到目标。
其次,是后天训练和个人追求。做歌唱演员很苦,因为你是靠嗓子工作,而一个人的嗓音不可能天天都在最佳状态。加上我们是专业的,几乎天天都有演唱任务,要保持状态必须付出很多。除了生活要规律,不抽烟、几乎不喝酒、不喝冰水等,还要保护和训练嗓子。这其中,扎实的基本功最重要,当身体不舒服时,就必须靠方法来支撑。
我这几十年来,从没停止过基本功的训练,每天只要有一点时间都会抓紧。不一定是每天起大早吊嗓子,忙起来时是随时随地地练声。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不论大小演出,上台前一定要进行“热身”,以保证声音的状态。这么多年下来,我感觉这是一个好方法,就像运动员没活动开没法上场比赛一样,不“开声”就上台唱歌,对嗓子的破坏也很大。
问:男高音听说是几个声部中最有危险的,您的“热身”包括哪些内容?
阎维文:男高音的确有危险性,因为女高音到高音区是用混声,而男高音,不论降B,还是HIGHC,都是用真声,所以被很多人称男高音是“走钢丝的行业”,即便帕瓦罗蒂和多明戈,他们在唱到一些极限音时也会紧张。
正因为危险、难度大,所以更要注重平时的保护和训练,而“热身”很简单,就是练音阶,并不断重复某个自己感觉不好的地方。
唱歌其实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每次我在台上唱一首歌,台下已经不知唱了多少遍。我最好的老师就是录音机,我每次录完音都会带回家反反复复地听,第一天很陶醉,第二天开始出汗,第三天可能就要回棚里重新录了。而即便《小白杨》这样唱了多年的歌曲,我现在仍然在不断地琢磨、调整。

 唱歌也有“一字之师”
《小白杨》——这是我自己的第一首歌,这首歌和我的成长经历很吻合,每次唱起就像讲述自己的故事一样,所以感情很深。最初唱这首歌,我还是个年轻的战士,声音很漂亮、调很高,听起来朝气蓬勃;之后,我带着这首歌走过了老山前线、1998年抗洪大堤、非典小汤山医院、汶川大地震灾区以及许许多多的哨所,积累了越来越深的情感,越唱越亲切。现在,虽然我没有20多年前那么高亢的声音、那么漂亮的音色,但这首歌的内涵却越来越深了。
《想亲亲》——这首歌很诙谐、俏皮,从小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音乐一响,我想都不用想就很自然地唱起来,包括那些高音、那些“弯”,也都是从心里流出来的。如果我唱所有歌曲都能有这种感觉,歌艺肯定还能再上一层楼。
《小拜年》——刚进棚录这首歌时,我开始是按照谱子和正常发音来唱的,结果一个要跟我学唱歌的东北小朋友说“不对”,因为东北民歌对口齿很讲究,如“小拜年”的“年”字有儿化音,而“大年初一头一天”的“大”字按东北发音,连调都得变,但东北味却出来了。

好看和分享,对我是鼓励。

关注加收藏,找我不费劲。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立即加入学习群,名师直播课免费看!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