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十年前她给乞丐一碗粥,5年后她大婚当天,门口来了百辆豪车!

十年前她给乞丐一碗粥,5年后她大婚当天,门口来了百辆豪车!

发表时间:2020-10-28 21:4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十年期满!”
“师父,我对你的承诺完成了。今天是方家成为宜都首富的第一天,也是我在方家的最后一天。”
“方家所有人必须披麻戴孝,到我妈坟前磕头,付出应有的代价!”
秦羽冷笑,原本有些木然的眼神,陡然间变得闪亮。
十年前,师父方黑虎为救他一命身受重伤,临死前,把华国最强神秘机构“龙牙”传给他,恩重如山!
每一代龙牙的首领迫于规矩,都不能给予至亲任何帮助和特权。
所以,秦羽答应了师父临死前的恳求,隐瞒身份入赘方家,帮师父补偿方家。
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他最少要在方家待够十年。
这十年,方家在他的暗中安排下,从一文不名的穷困户,顺顺利利,风雨无碍的赚到百万,千万,上亿,上百亿!
然而方家越富有,就越是欺负他这个上门女婿,否则只要秦羽稍微上心一点点,方家早就家财千亿。
方家家主方凌青,居然还背地里自作主张,害死秦羽的母亲。
直到今天,秦羽都还记得,母亲临死之前给自己打的最后一个电话。
“孩子,亲家公居然设计陷害我,让我欠了银行十几个亿。你在方家已经够难熬了,人死债消,妈不能再给你添麻烦。”
那是母亲石玉华跳楼之前的最后一句话。
挂了电话,石玉华就从二十多层楼上一跃而下,当场死亡。
方凌青为了自家天利集团上市成功,欺骗石玉华当一个破产公司的法人,把天利集团的十几亿欠债,全部转移到了石玉华头上。
为了钱,残忍到害死亲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在方家人眼里,秦羽只是个没用的废物,他和他妈石玉华都是可怜虫,随时可以用来牺牲。
方家人永远不知道,方家能赚到百亿财富都是因为秦羽在背后安排一切。
方凌青永远不知道,天利集团的十几亿债务,秦羽早就安排好了一笔勾销。
方家大小姐方媛媛永远不知道,秦羽贵为龙牙的首领,有着绝世医术和滔天战力,被尊为“天医战神”!
回忆和仇恨如同潮汐涌来,秦羽的眼睛湿|润了。
“妈,对不起!”
“害你的人,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方家所有人,都要为你披麻戴孝,我保证!”
十年期满,师恩已报!
如今,报仇的时候到了!
秦羽的目光扫过桌上的全家福摆件,照片上娇俏漂亮的方媛媛抱着一个小男孩,还有站在旁边的秦羽。
明明应该是一家人,然而方媛媛脸上却带着鄙夷不屑的笑,嫌弃的离开秦羽远远的。
方媛媛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两人没有同过房,儿子不姓秦,也不是他的种。
“啪嗒!”
摆件被秦羽随手扫落地上,一脚踏上去,踩了个粉碎。
打开门,秦羽面无表情的朝别墅大厅走去。
此时,富丽奢华的方家别墅,一片灯火通明。
因为方家天利集团上市成功,今晚是举办庆功宴的好日子。
十年前,方家还只是宜都市的贫困户,没想到方家走了鸿运,短短的十年,就像坐上了火箭,一飞冲天。
今天天利集团上市就暴涨,方家身家立马上百亿,成为宜都市首富。
宜都市一众名流,上层人士纷纷赶来,向方家家主方凌青献上豪礼祝贺。
“方董事长,听说您喜欢玉,这块老坑里出来的羊脂玉价值百万,恭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方董,这是礼金一百八十八万,祝贺上市大吉!”
方凌青收礼收到手软,开怀大笑。
这边男的都在巴结方凌青,而另外一边,那些富商权贵的太太们都围着方凌青的女儿方媛媛转。
“方大小姐,这是送给你的爱马仕最新款。”
“小少爷真可爱,来来,金项链,金手镯带上!”
方媛媛抱着儿子微笑着,一脸的傲然。
曾几何时,面前这些女人都是她仰望的対像,现在却一个个舔着脸,谄媚的笑着,主动奉上礼物。
她眉梢眼角间都是快意,唯一最不满的就是找了个窝囊废老公,幸亏打发他今天去外面看大门值班,不然又要丢人现眼了。
周围的方家人,不管是她的叔叔伯伯婶婶,还是兄弟姐妹,一片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这时,穿着一身保安制服的秦羽,出现在了大厅。
他笑道:“还真是热闹,鸡犬升天呀!”
清悦好听的声音充满了冷意,如同暮鼓晨钟,在喧哗热闹的大厅里格外刺耳。
大厅里一片死寂,是谁敢在方家大喜的日子里,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秦羽。
原来是这个在方家当保安的上门女婿,他是发高烧烧昏了头?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大喜的日子,这个废物非但不出来祝贺,竟然还敢出言嘲讽!
所有方家人和来宾都懵逼了,不知道这个卑微的上门女婿到底是要干嘛。
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十年,我忍了十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
秦羽深吸一口气,压抑住激动的心情。
这十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堂堂龙牙首领,天医战神,只能在方家当一个保安,吃饭不能上桌,戴着绿帽子,没有人格尊严,过着连狗都不如的生活。
甚至连杀母之仇都不能报,只能活生生压抑在心底。
一切噩梦在今天终结!
“秦羽,你这个废物......”
方凌青气得浑身发抖。
“哐当!”
他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上摔了个粉碎,怒骂道:“秦羽,你这个废物不去守门,跑进来干什么?”
方媛媛也急忙上前,指着秦羽喝斥:“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守门!不是安排了你今天值班吗?身为一个保安,就要尽保安的责任,不然扣你一个月工资。”
“呵呵。”
秦羽笑了,方家人对他一直都是这副丑恶嘴脸。
这时,站在方媛媛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第2章
他冷笑着说:“秦羽,你乖乖的滚出去。这种高档场面,不是你这种身份低微的人能参加的。尽给方家丢人现眼,还有脸出来!”
这个男人,就是方媛媛的奸夫李俊,李家也是宜都市的大家族。
“原来这就是方家那个窝囊废女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还真是丢人现眼,听说他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能力就够当个保安!”
所有人都在无情的嘲讽秦羽。
“他不是我爸爸!他是个窝囊废。”
就连方媛媛手中小小的孩子,都轻蔑的叫起来,引起哄堂大笑。
秦羽眼睛一眯,如果不念在师父的恩情上,这些人全部都要血洒当场。
想到师父从小对自己的殷勤教导,救他一命,还将“龙牙”传给他。
罢了!
秦羽心中的怒火慢慢平息下来,古井不波。
“方媛媛,我今天来是和你离婚的!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给你。”
说完,秦羽掏出离婚协议书轻轻一甩。
“呲啦!”
离婚协议书急速旋转着,飞向方媛媛,啪的一声狠狠拍在她的脸颊上,就像狠狠给了她一耳光。
方媛媛哎呦一声,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惊呼:“你,你敢打我?”
大厅里一片死寂,方家的窝囊女婿居然主动离婚,还打了方媛媛。
今天是方家大喜的日子,秦羽这是要骑在方家头上拉屎拉尿呀!
“打你又如何?以前我只是不想脏了我的手,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方家再无瓜葛。”
秦羽傲然,不屑的眼神扫视。
“小子,你敢打人?”
李俊冲过来,撸起袖子,一副凶狠的样子要打秦羽:“你现在忽然离婚,到底有什么阴谋?”
“你不配和我说话,滚开!”
秦羽就像在赶蚊子般,轻巧一挥手。
一耳光把李俊狠狠打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趴在地上的李俊,目光轻蔑:“现在你明白了,到底谁才是废物?”
大家目瞪口呆,这个上门女婿也太嚣张了。
方凌青脸色铁青,狠狠一巴掌拍在桌上,吼道:“秦羽,你反了天了!”
“方凌青,你害死我妈,这笔账我会找你算。”秦羽转头怒视方凌青。
“你!你胡说八道。”
方凌青眼神闪烁,当然不会承认。  
他冷笑道:“我算是看懂了,秦羽,你今天又是要离婚,又是诬蔑我害死你妈。不就是看我们方家有钱,所以想要敲我们方家一笔钱嘛。”
“听说你妈骨灰盒都是最便宜的,几十块一个那种,那种盒子很容易裂。要不这样,我答应给你几千块去换个骨灰盒,好不好呀?”
“哈哈哈!”
方家人哄堂大笑,一个个都没把秦羽放在眼里,笑得很开心,前仰后合。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原本应该暴跳如雷的秦羽,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古井不波。
“果然还是个废物。”
方凌青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但还是看不起秦羽。
秦羽冷厉的目光一扫,不怒而威,所有人立刻心中莫名一寒,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巴,惊异的看着他。
“我只说一次!方凌青,念在故人的份上,我不杀你。一个月之后是我妈的忌日,你带着方家所有人,披麻戴孝去我妈坟前跪三天三夜。然后你自废手脚,永远做个废人,我和方家的恩怨就算两清了。”
听了秦羽的话,所有人愣了,然后面面相觑,表情各异。  
“这个秦羽是不是疯了?发什么神经。”
“要我们披麻戴孝,跪三天三夜?”
方家人冷笑连连。
方凌青眼角抽搐着:“要我自废手脚?呵呵,我看到底是谁废掉谁的手脚!”
“记住,一个月之后的今天,不按我说的做,就不要怪我辣手无情。”
秦羽最后一次警告他们。
气得七窍生烟的方凌青吼道:“给我把这个混蛋抓起来!”
“小子,你挺会装,一定要你好看!”
李俊也用怨毒的目光盯着秦羽,恶狠狠的咒骂着。
“抓住他!”
一群保镖这时候才醒悟过来,他们满眼惊恐,刚才自己是怎么了,只是看着那个秦羽,就感觉全身仿佛被冻僵了,动都不能动。
他们一窝蜂的朝秦羽围了上去。
秦羽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微笑,这些人给他塞牙缝都不够。
“住手!”
忽然,一声怒吼传来。
谁?
方家人都吓了一大跳,转身回头,只见一个发色花白,梳着大背头的老者,一身迷彩战斗服,脚上一双黑色军靴,快步而来,气势逼人。
老者战斗服的左胸口,有一个威武狰狞的龙形徽章,十分醒目和骇人。
而且老者不是孤身一人,外面的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人。
一个个全都是身穿战斗服的平头大汉,不知道有多少。
一阵阵冰冷,凌厉的煞气,扑面而来!
“你......你们是龙牙......龙牙的人......你们找谁?”
看到那个传说中的龙形徽章,方凌青有些慌了神,难道他们是来抓人的。
所有人都知道龙牙的恐怖,方家虽然上市成功,资产暴涨到百亿以上,但是和龙牙在宜都市的分公司比起来,都远远不如。
况且,龙牙最可怕的,不是拥有数不尽的财富,而是高高在上的特殊权利。
管你什么百亿富豪,龙牙要你三更死,绝对活不到五更!
大厅里落针可闻,方家人和那些贵宾,吓得瑟瑟发抖。
“我找秦羽!”
老者说话干脆利落,身体微不可查的颤抖着,脸上的表情十分激动。
闻言,方凌青和方媛媛他们的脸色都是一变。
难道,秦羽闯祸了?
方家人哪里敢阻拦,看向秦羽的眼神充满了仇恨。
就算方家现在是宜都市首富,但是哪里敢和龙牙的人作对。
这个秦羽自己找死,为什么要连累大家!
扫把星!
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方凌青铁青着脸,结结巴巴的说:“秦......秦羽,已经不是......不是我们方家的人了!”未完待续....
(声明:本文8小时后删除,请您收藏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