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连占斗的诗|福建

【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连占斗的诗|福建

发表时间:2020-09-22 09:3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连占斗 1964年生,笔名占斗、南秋,福建省大田县人,福建省作协会员,大田县作协主席, 1990年以“福建三家巷”参加《诗歌报月刊》第二届全国现代诗歌群体大展,著有诗歌集《太阳的语言》《田野的钥匙》《光与影的阶梯》《天地之吻》《大地的心跳》《天象》《天空之物》等七部。作品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福建文学》《滇池》等发表,曾入选《2011年中国诗歌读本》《2010-2011福建优秀诗歌选》《2011-2012中国诗歌选》《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12卷》《爱情宣言—情诗精典》《中国好诗歌》《2014年中国诗歌选》《2015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诗人生日大典》《汉诗三百首》和2017、2018《中国新诗日历》《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2018年中国诗排行榜》等。曾获“诗的世界,诗的鼓浪屿”鼓浪屿诗歌节国际诗歌奖等。主张诗歌无技法只求自然,无流派瞻观古今,无厚薄独爱博大之作。

 



连占斗的诗|福建


安于一株草的容颜
 
世界很大
给所有的心一个无垠的空间
我只安于一株草的容颜
它曾打乱一山的缤纷
 
像大男人似的
还要把一棵大树拔高
像小女似的
把流水的温柔装进茎叶之中
弯曲是亘古之姿
每天给天地道安
 
世界很小
每一个角落都是独立的王国
做一个王子的高雅
招惹春风了
便把自己熏成翠绿
攀上云朵了
便保持一生去仰望
           
白发
 
当满山遍野地盛开着白花时
时光已经成熟了
所有的芬芳已经飘溢于天下
朋友,来吧
你一定看见了天下最纯粹的白
把时间浸染了一遍
你一定想象到了即将到来的满山的硕果
会把天空也压弯了腰
你的喜悦啊
渗透到了所有的土壤
           
请赐我一片江山吧
 
请赐我一片江山吧
我要过把统治的瘾
赐我一座山也行
我要做一回山寨王
赐我一片山坡也行
我会治理好我的领地
赐我几块山地之行
我一定是位出色的农场主
 
哦,如果只赐我几棵大树
我要在树下悟出一片光阴来
如果只赐我那一树的叶子
我要翻出个春夏秋冬来
如果只赐我树下斑驳的乱影
我要从中捉出一个女巫出来
如果只赐我树下的来风
我不会用它们去通风报信
不会用它去传播花信子
不会用它去纠缠树垭上的半轮月亮
而是用它缓缓地推开我的胸襟
大喝一声,这真是如沐春风啊
                     
你孤独地养一树的硕果
 
你养一树的龙眼
我养一天的星星
 
你用龙眼扑入我的怀里
我用星光钻进你的心
 
你用一树的繁茂来装饰
我用一天的豪爽来点缀
 
你透过叶子仰望了星星的迷醉
我透过叶子窥探了大树的痴情
 
你在树下数点着一地的斑驳
我在树上抚摸着满天的丰腴
 
你用一树的落叶雕琢断肠
我用一夜的寒光倾述天宇
 
此生,你孤独地养一树的硕果
此生,我寂寞地写一天的诗句
               
我们都是时光的密谋者
 
到了夜里
蝙蝠们倾巢出动
四处缉拿,疯狂出击
从阴暗到阴暗,从潮湿到潮湿
天下无处不是刀光剑影
见到它们身影的人都是密谋者
都罪不可赦
因为一起密谋了,一起念了咒语
一起把光阴推入深渊
 
而到了白天
它们隐藏了起来
我们是它们的替身
去登堂入室,走街串巷
把满街的纸币撒向尘埃
去喊出口号,朗诵经词
把光芒修饰为伟大的句子
献给太阳和它们的臣民们
              
河水的态度多么适合于人间
 
只要给个落差
河流一定叫出涛声来
无论落差多大
河水将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但跳下去决不是为了制造涛声
 
只要扔块石子进去
河水一定会跃出水花来
水花代表了河流内心的美
扔多少的石子就会滋生出多少的美
但水花不是为了石子而产生
而是为了河流本身
 
只要遇到礁石
河水必定绕石而过
沒有一股河水可以停止不前
甚至拐弯而回
礁石一再证明
河水的态度多么适合人间
 
舀水
 
我经常从桶里舀水到脸盆里
小心翼翼
力争做到滴水不漏
我父亲却从来大大咧咧
经常把溪水舀到田地里
或者把田地里的水舀到溪水中
从不计较遗漏的部分
几十年如一日
我的母亲则更大方
她站在天堂上经常把水舀到人间来
不仅我接收了
而且大地也给予悉数全收
 
那么,神是如何舀水的呢
母亲托梦给我说,那可大气呢
当她进入阴暗的地界之时
就是神舀下的水遮盖了光阴
当她进入天堂的瞬间看见金光闪闪时
就是神从更高的地方把水舀下来
那可不是光阴
那是神舀的水啊
比光芒更透彻
 
我落下的词汇大多是虚词
 
我落下的词汇大多是虚词
或许可有可无
它们丢失在我路过之地
像那些无认领的落叶
但我是无意的
它们大多数与我相依为命过
 
或许,但是,然而,即使,正如
这些词语已经被植入骨肉之中
或许我只是它们一个例外
但是我无法忘记它们
然而命运是无法抗拒的
即使我与它顽强交涉过
正如使用外交词令一样
 
哦,我不想例举更多的愁绪
我可能是一个忘情者
但不会遗弃这些虚幻的兄弟
我一直想把它们寻找回来
哪怕用下半生的时间
 
一条河流的左冲右突
 
一条河流带走每天的日子
夹杂着欢喜、愤怒、哀怨
一条河流不断地从大山与大山之间进行选择与决断
从它们的夹缝中越过
一条河流从一个村庄奔到另一个村庄
它们从不直线而行
有时沿着山脚,有时穿过中央
一条河流从礁石林立之处拐到肥沃的田野
这其中接受了多次的拐弯抹角
一条河流每年带走一些人
总是沿着曲线抵达远方或者天堂
一条河流每十多年淹没一代人
总是突然地从青草、大树里推出崭新的面孔
一条河流左冲右突就像一条迂回的情感之路
但无论怎样的纠结与断肠
总是先春再夏,经秋再历冬
一条河流的左冲右突总是出其不意
但又万变不离其宗
左冲右突的一条河流就是一条河流的左冲右突
自然而随缘,轻松而宛转
 

编辑团队

《半岛诗刊》编委会

(排名不分先后)

 

顾问:叶延滨 杨克  姜念光  汤养宗  车延高 
编委:秀实(香港)龙青(台湾) 枫昧(加拿大) 樵夫(内蒙古) 韩闽山(河北) 刘春潮(广东)王德光(河北)艾璞(浙江)王晓露(西班牙)黄晓华(上海)李国七(马来西亚)马振霖(福建)流泉(浙江)苏楷(河北)海湄(山东)西陆(山西)
    
主编:伊夫
常务副主编:赵之逵
编辑:林舜亮  郑成雨  杨运菊



敬告:本平台是2020年《海内外华语诗人自选诗》一书的选稿平台,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本平台所有稿件均已经作者授权发布,如需转载等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投稿邮箱:1259666407@qq.com          《半岛诗刊》编辑部


        长按图中二维码关注半岛诗刊公众平台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