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戏剧 >  吴小如:余叔岩半张唱片的来历

吴小如:余叔岩半张唱片的来历

发表时间:2020-09-21 08:2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余叔岩半张唱片的来历

 晓含


两月前,曾同一位青年京剧演员一起欣赏余叔岩的演唱录音。他告诉我,余叔岩能戏甚多,但留下的东西太少,仅有十张半唱片传世。对此,他深感宛惜。后来,经查阅有关资料,我了解到,余叔岩生前一共灌了21张唱片。除前面提到的十八张半之外,另有两张半,是余叔岩在以“小小余三胜”艺名演唱时所录的《空城计》《李陵碑》各一张和《打鱼杀家》一面。这两张半唱片质量欠佳,没有普遍发行,余叔岩成名后想要收回,已不可能,所以后来又重新灌制了这几出戏的唱片,以示区别。


现在流行的余叔岩的十八张半唱片,是1920年到1940年,由百代、高亭、长城等几家公司分别灌制的。那么,其中的半张唱片是怎么来的呢?


原来,余叔岩对灌唱片要求甚严,每次灌后必亲自审听,如不满意即令废去,百代公司所录的《八大锤》“说书”一段,即余氏不满意令公司废去的。但不知何故,没有销毁,蜡盘丢在库房里,后来被人无意中发现,听后觉得除因保存不善,声音略减外,并无其它不妥,因此留传下来。由于另外十八张唱片没有记录余氏的念白,而这半张却录有王佐和乳娘(罗福山扮演)的对白,因而更显得珍贵。


《北京戏剧报》1981-17




余叔岩


1981426日出版的第17期《北京戏剧报》,第三版上登载着《余叔岩半张唱片的来历》一文。其中有一些事实和提法值得更正和商榷。


余叔岩在“倒仓”前以“小小余三胜”艺名红遍京津(已经成了名),当时由倍克公司(后来的“蓓开”公司即袭用倍克旧名,惟译文不同)录制了两张半唱片,即《空城计》《李陵碑》各一张,《打渔杀家》半张。这是余氏以“童伶”身分来唱的,所唱的腔调属老余派(即余三胜一派),与谭派唱法迥异,《李陵碑》的唱段连唱词都与后来谭派所唱不同。


“小余三胜”唱片《碰碑》


这两张半唱片并非“没有普遍发行”,余叔岩也并未因“质量欠佳”而“成名后想要收回”。其所以流传不广,是由于这个唱片公司后来倒闭了。余氏晚年自己想物色这几张唱片都未能找到。这几张唱片还有个缺点,即把“小小余三胜”误写成“小余三胜”,但内容确为余氏十几岁时所唱。文化部戏曲研究所资料室有此数片,可以查证。

余叔岩《打渔杀家》 来自京剧道场 03:08

1931年长城唱片】 

朱家夔京胡、杭子和司鼓


[西皮原板]

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

     稼场鸡惊醒了梦里南柯。

     二贤弟在河下相劝与我,

     他叫我把打鱼事一旦丢却。

     我本当不打鱼关门闲坐,

     怎奈我家贫穷无计奈何。

     清早起开柴扉乌鸦叫过,

[西皮二六]

飞过来叫过去却是为何?

     将身儿来至在草堂内坐,

     桂英儿捧茶来为父解渴。


余叔岩因自己不满意而想废去不让发行的是1931年由长城公司录制的《打渔杀家》,至今这张唱片上面还有底片作废时被轧损的痕迹。但当时唱片因付出代价太大,便挽友情商,要求发行。最后公司又补给余叔岩一笔酬金,余氏オ允许这张唱片少量发行,并加价出售。当年的收藏家大抵知道这柱公案,而且争以藏有这张唱片为贵。我自己所藏的一张就是在30年代费了一番周折才买到的。

余叔岩《八大锤》 来自京剧道场 03:18

1925年百代唱片】

余叔岩饰王佐、罗福山饰乳娘

李佩卿京胡、杭子和司鼓


 王 佐:(白)走啊!

     [二黄摇板]

这几天到番营未有巧机,

         怎能够见他人细说端的。

     (白)来此已是陆文龙的营盘,待我偷觑偷觑。

 乳 娘:(白)哪里来的奸细?小番将他拿下了。

 王 佐:(白)啊,老太太不要高声呐,我不是奸细呀,我就是新近狼主收留下的一个残废人,取名“苦人儿”就是我呀。

 乳 娘:(白)哦!昨日殿下回来言道:南朝有一将官,名唤王佐,来在此地,改名“苦人儿”就是足下么?

 王 佐:(白)正是呀!

 乳 娘:(白)哎呀,你吃了苦了哇!

 王 佐:(白)听老太太讲话,不像此处人呐。

 乳 娘:(白)老身原本不是此地人氏。

 王 佐:(白)哪里人氏?

 乳 娘:(白)湖广潭州人氏。

 王 佐:(白)哦?老太太是湖广潭州人么?

 乳 娘:(白)湖广潭州人呐。

 王 佐:(白)诶嘿!我也是湖广潭州人呐。

 乳 娘:(白)你也是湖广潭州人?

 王 佐:(白)我也是湖广潭州人。

 乳 娘:(白)我们是乡亲了。

 王 佐:(白)我们是同乡了啊。

 乳 娘:(白)重见一礼。

 王 佐:(白)重见一礼。

 乳 娘:(白)久旱逢甘雨,

 王 佐:(白)他乡遇故知。啊,老太太因何至此啊?

 乳 娘:(白)禁声!请到里面讲话。

 王 佐:(白)是,是,是!

 乳 娘:(白)我与将军乃是同乡,说也无妨。老身薛氏,昔年在潞安州陆登老爷府中以为乳娘。不想狼主打破潞安州,老爷夫人尽忠尽节而死,撇下未满三月公子,被狼主掳抢北国,至今一十六载,不知此仇何日得报的了!

 王 佐:(白)唉,真是可怜呐!

 乳 娘:(白)本来的可怜呐。

 王 佐:(白)啊,老太太!但不知那陆老先生他的后人还有无有啊?

 乳 娘:(白)怎的无有后人?昨日在阵前,连挑数员宋将那就是陆公子。

 王 佐:(白)哦?那就是陆公子呀?

 乳 娘:(白)那就是陆公子。

 王 佐:(白)哎呀!我今日来的好机会呀!


至于余叔岩和罗福山在百代公司录制的半张《八大锤?说书》,余氏并未主张废弃,它与百代公司同时所录的其它六张余氏的唱片是一块儿公开发行的。《八大锤》的另一面是百代公司把当年谭鑫培所灌制的半张《洪羊洞》配上去了。余氏的这六张半最初是钻针唱片,后来百代公司把它们复制成钢针唱片,这半张未经复制,因此流传不广,60年代初,中国唱片社把余氏的十八张半唱片完全复制为密纹唱片,这半张是由钻针片复制的,所以质量稍差对于余氏这半张唱片的来历,我所知所闻如此。


张业才编《余叔岩、孟小冬暨余派艺术》

中国戏剧出版社

1998年11月出版


京剧道场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