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戏剧 >  孙焕斌:谈“群戏”

孙焕斌:谈“群戏”

发表时间:2020-09-16 09:56: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谭富英、叶盛兰、马连良《群英会》

我自幼酷爱京剧, 记得1947——1951 年间, 在十里洋场的上海滩学徒, 就与京剧结下不解之缘。当时的京剧正处于鼎盛时期。上海滩戏院众多, 名角荟萃, 你来我往,戏迷云集。我从看武戏入门,逐渐就迷恋上角色纷纭、行当齐全、热闹火爆的“ 群戏” 了。


一出戏内有两名并重主角的称为“ 对子戏” , 如《武家坡》、《梅龙镇》、《三岔口》、《小放牛》、《两将军》等等; 有三名以上并重主角的称为“ 群戏” , 如《二进宫》、《法门寺》、《群英会》、《龙凤呈祥》、《大名府》、《战宛城》等等。一般在喜庆堂会、名角荟萃或义演捐款等情况下, 均排演一、两场“ 群戏” , 以烘托热闹火炽的场面气氛或满足众多名角有机会演出的需要。


一般戏迷对“ 群戏” 的反映主要有三点: 一、“ 群戏” 故事情节完整, 有头有尾, 富于知识性和趣味性; 二、花同样的票价或稍高的票价, 一次就能看到众多的名角; 三、每位演员演出一丝不苟、互相竞争、特别卖力, 效果也精彩纷呈, 妙不可言。


《二进宫》( 包括大保国、探皇陵), 可说是最小型的“ 群戏”了, 生、旦、净三角, 各展金喉,如“ 鹤鸣九皋, 声闻于天” 。三角既有个人独唱, 又有精彩的对唱。如其中一角稍差, 全剧就会黯然失色。纵观《二进宫》一剧, 首推建国前的梅兰芳、言菊朋、金少山为最。梅腔柔润甜美、言腔清醇委婉、金腔雄浑宽厚, 严然配合得体。建国后的北京京剧团谭富英、张君秋、裘盛戎又是一组理想搭配, 谭味激越奔放、张味秀丽典雅、裘味韵厚凝重, 给人以美的享受。对唱那段二簧原板, 简直是一句一好。



杨宝森、张君秋、王泉奎《二进宫》


与《二进宫》相比, 《法门寺》就更显热烈火爆了。该剧唱、念、做并重, 生、旦、净、丑各行当齐全, 表演各有侧重。我平生看过的《法门寺》, 最值得回味的是1950年于天蟾舞台由谭富英、裘盛戎、梁小鸾、马富禄等人主演。裘的刘瑾, 平生极少露演, 看起来真象外表稳重刚正, 内则昏庸贪婪, 把个九千岁的色厉内荏性格演得活灵活现。马的贾桂, 读状吐字清楚、抑扬顿挫有致, 大审时敲诈勒索的高招更是一绝, 把个媚上欺下的奴才演活了。


《群英会》是一出传统群戏的精品, 京剧史上最好的一场, 莫过于电影《群英会、借东风》。与其说剧名叫《群英会》, 不如说是一次京剧艺术家的“ 群英会” 。其中“ 活孔明” 马连良潇洒飘逸, 真是足智多谋、神机妙算的仙风道骨; “ 活周瑜” 叶盛兰, 充分表现出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青年统帅形象; “ 活曹操” 袁世海, 活象一位奸诈老练、才高自负的政治家。再加上萧老的蒋干, 昏庸可笑; 谭富英的鲁肃, 憨厚老诚; 裘盛戎的黄盖, 忠贞刚毅; 孙毓坤的赵云, 武艺超群。真是珠联璧合、天衣无缝, 使人百看不厌。

马连良《甘露寺》

《龙凤呈祥》是一出戏剧性强、情节动人、行当齐全、阵容坚强的大戏。一般在喜庆佳节或堂会演出最多。笔者有幸, 欣赏过1947 年为杜月笙祝寿演出的《龙凤呈祥》。


当时演出两场: 第一天全部《龙凤呈祥》。第二天全部《四郎探母》。《龙凤呈祥》的阵容是: ( 以出场先后为序) 李少春的赵云、谭富英的刘备、马连良的乔玄、萧长华的乔福、李多奎的吴国太、裘盛戎的孙权、程砚秋的前孙尚香、叶盛兰的周瑜、周信芳的鲁肃、梅兰芳的后孙尚香、袁世海的张飞。《四郎探母》一剧基本上也由原班人马演出。这两场大戏, 几乎囊括了当时的菊坛名宿, 到目前为止, 可说是空前绝后的了。当戏报一发表, 两场门票, 前三天就抢购一空。为了目睹这次京剧盛会, 我紧衣缩食, 设法“ 钻营” , 通过一位内部人员, 总算以高价买到一张三楼票。可惜第二天的《四郎探母》不能如愿以偿, 可说是“ 万幸中的不幸了” 。表演《龙凤呈祥》的艺术家们, 人人卖力, 不敢有一丝懈怠。全场二千多观众秩序井然,时而鸦雀无声, 时而暴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高峰迭起, 观众始终沉浸在一片柔美、欢乐的海洋之中。其中印象最深的要算是几位艺术大师了。梅大师的《回荆州》, 不失其雍容华贵的风度, 光彩夺目, 美不胜收; 程师的《洞房》, 唱腔委婉低回、余音缭绕;马先生的《甘露寺》, 在潇洒中透出几分稳健, 唱腔动听, 白口悦耳; “ 麒老牌”( 周信芳) 的《闯帐》, 念白苍劲大方, 落地有金石之声。这场戏是我平生最高层次的艺术享受, 至今记忆犹新, 谈起来仍能滔滔不绝。


盖叫天、周信芳《溪皇庄》


1951年我还观赏过一场由“ 南派” 京剧艺术家荟萃, 为“ 抗美援朝” 而演出的大型“ 武群戏” 《大名府、一箭仇》, 其阵容也是空前的: 其中周信芳的卢俊义、曹慧麟的贾氏、刘斌昆的李固、张翼鹏的燕青、张二鹏的石秀、李如春的索超、李瑞来的时迁、童芷苓的张妈、盖叫天的史文恭、小盖叫天的武松。他们深知这场戏意义重大, 目的明确, 因此演出质量是上乘的。每位“ 梁山好汉” 卸装时汗流夹背, 浑身湿透。特别是周信芳的表演凝重沉稳, 一举一动有红生的气魄; 盖叫天当时已是60 多岁的老艺术家了, 但仍然武功超群、开打勇猛利落、甩发纹丝不乱, 令人叫绝。


至于熔唱念做打于一炉、汇生旦净丑于一台、文武兼备的《战宛城》, 更是一出独领风骚的“ 群戏”。


我曾看过李少春( 张秀)、筱翠花( 邹氏)、叶盛章(胡车儿)、袁世海( 曹操) 以及特约高盛麟( 饰典韦, 高当时不在李少春剧团演出) 等众名家汇演的《大战宛城》。阵容之坚强是第一流的, 演出质量也是高水平的。李少春文武兼备、唱念做打俱佳; 筱翠花的刺杀旦是菊坛独秀, 跷工矫健, 眼神一漂, 满场光彩; 叶盛章身轻如燕、矬步敏捷、跌扑无声, 堪称绝伦; 袁与高都有精湛表演。这次堪称我的第三次高层次的艺术享受了。


侯喜瑞《战宛城》


此外, 传统戏《野猪林》、《铡美案》、《玐蜡庙》、《溪皇庄》、《巴骆和》以及新编历史剧《江汉渔歌》、《三打祝家庄》、《杨门女将》、《赵氏孤儿》、《画龙点睛》等戏, 也未尝不可称之为“ 大型群戏” 。这些名剧, 曾博得全国广大观众的喜爱, 载入了京剧史册。


光阴荏苒, 历史的车轮前进了40多年了, 至今回忆, 仍历历在目, 可见京剧魅力之大, 是无可比拟的。


当今京剧仍处于低谷, 为了弘扬民族文化, 振兴国粹, 我们既要发扬“ 传统戏” 、“ 新编历史剧” 、“ 现代戏” 三并举的方针, 在形式上又要提倡“ 折子戏” 、“ 对子戏” 、“ 连台本戏” 一齐上的方法; 更要多演观众喜闻乐见的“ 群戏” 。为把我国振兴京剧事业推向一个繁荣昌盛的新高峰。


中国京剧 1994-09


京剧道场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