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文学谈 >  新刊|《文学评论》2020年第5期编后记

新刊|《文学评论》2020年第5期编后记

发表时间:2020-09-15 07:3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编后记


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是本刊常年开设的专栏。在这个栏目里,既有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理论原典的研读,又有对马克思主义文论后世发展的追踪,更有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新发展的关注。本期刊发单小曦的文章,对马克思主义文论从媒介维度进行发掘和阐释,认为马克思已看到媒介工具不同形态之间相互交融、互动制约的媒介属性及其发挥出的媒介化生产效应,文艺生产媒介理论是贯穿于马克思主义文论、美学的思想红线。文章引人兴趣的在于勾勒出马恩媒介思想在20世纪的发展之后,提出“在人类文化从书写——印刷范式向电子——数字范式转换这一千年巨变的当今时代,也许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文艺生产的媒介理论研究”,很有现实意义。周景雷的文章论述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文论的三个历史时期文学建构的主要原则和规范,由此呈现了中国近80年文学发展的基本面貌。

 

背负一份厚重的文化遗产,面对变局中的当代世界,中国的文学该如何推陈出新?这个问题其实是一直伴随着中国文学发展史的,即便不是全部,至少最近的数百年间都是如此。从这个意义上看,蒋寅对清诗创作题材的归纳和思考,就不仅仅是有清一代,也不仅仅是诗歌这一个领域的问题了。面对传统,我们是不是总不免陷入“凡可信为成功的写作,都只是重复古人;而那些逸出古人轨辙的探索和实验,却是古人原本就不屑于尝试的”写作困境?蒋寅认为创新之径有三:一是更新写作素材,二是改变写作方式,三是提高写作难度。自古以来一直有人尝试,其共同追求用“生”和“新”来概括。蒋寅认为清代诗人着力点在于“生”,这个努力,“闪耀出古典艺术创造力最后的余辉”。

 

当最后的余辉退去,新文化运动以彻底的“新”为标志,闪亮登场了。百年后的今天回过头去看,新文化运动的经典著作之所以成为经典,无一不是深厚的蕴积涵育的结果。李冬木教授近年来先后对明治时代“食人”言说和“狂人”言说作了细究,通过鲁迅《狂人日记》“吃人”意象和“狂人”的形象生成,初步构拟了鲁迅早期思想生成的脉络。这一次,他深入到“狂人”概念艺术价值本身的研究,细致解读了狂人文学所涉及的文本,向我们展示了狂人作为一个美学现象,从果戈里到高尔基、安特莱夫这一脉俄国文学中的“狂人”叙述给鲁迅持续而深刻的影响。李冬木的这一系列研究事实上是对鲁迅《狂人日记》诞生做出“精神史”性质的考察,文章令人信服地论证了1918年的鲁迅写出《狂人日记》的必然性。

 

本刊2015年第6期曾刊登过一组关于“社会史视野下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笔谈。5年后重续这一话题,除了本刊是这一话题的“始作俑者”,有责任继续推进这一话题的深入讨论之外,还在于经过几年的典型个案研究的积累,这一视野或方法的问题阈或“边界”已逐渐显现,具备了重新讨论的条件。参与这组笔谈的讨论者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中生代学者,与第一组笔谈立足于提出问题,谨慎地探讨“社会史视野”的“适用性”及其包含的内容不同,这组笔谈问题意识更加明确,主体、实践、总体性、情感(结构)、文学性、文本、语境这些概念,在“社会史视野”下得到了讨论者的不同强调和深入展开,讨论范围也主要从20世纪40-50年代的革命文学实践扩展到了不同地域、不同取向的文学实践。这是一组对话性较强的笔谈,不仅与上一组笔谈有对话,本组各篇之间也互有对话;不仅与“社会史视野”有对话,与现当代文学研究中日益强劲的“历史化”进路也有对话。

 

本期刊载了老学者杜书瀛与诗人邵燕祥关于新诗的通信。一校样排出来的时候,却传来邵先生不幸去世的消息,这篇文章,也就寄托了编者与作者对诗人共同的悼念。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