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戏剧 >  吴凤花幸福一家子,越剧和书法都是看家宝

吴凤花幸福一家子,越剧和书法都是看家宝

发表时间:2020-09-15 19:2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在绍兴文化艺术界,说起夫妻档,吴凤花与王旭初这一对伉俪肯定会被提及。虽然越剧与书法看似领域不同,但10多年来,夫妻俩相濡以沫,让这个跨界小家交汇出一种别样的和谐。书法与越剧温婉融合,犹如一杯醇厚的绍兴黄酒,在时光中慢慢酝酿出不一样的醇香。



吴凤花和王旭初陪伴儿子练习书法( 黄霄 摄)

  

谈婚姻  跨界联姻



 相扶相携共前行




  吴凤花与王旭初的家中,客厅两端各有一处安静的小天地,朝南阳台是儿子牛牛的小书桌,有时候吴凤花会坐在那里看看剧本,北面窗口位置是王旭初的创作区域,堆满了他的各类书法作品。两处天地各据一方,遥遥相望,看似毫无联系,转头却能看见对方。疫情宅家期间,夫妻俩都创作了抗疫作品,吴凤花的《满江红·战疫情》唱响央视戏曲频道,王旭初参与了抗疫主题书法作品“以艺战疫”的创作。


抗疫主题越歌《满江红·战疫吟》

演唱:吴凤花 


  “我以前也跟着王老师学习书法,后来越来越忙,书法就放下了。”吴凤花说,或许哪一天又会拿起毛笔。王旭初随后说,虽然两人所涉领域不同,但有时候也可以搭把手,比如吴凤花所扮角色手中折扇上的题字,有些就出自他手,“看到空白的扇面,我就帮着写上几个字,拿到舞台上也可以亮个相。”他说完就笑了。


  许多戏迷都知道吴凤花家的“小王子”牛牛,他可以说是在越剧后台长大的娃,“儿子两个多月就跟着我在后台,从小和我跑遍剧团和各个剧场,大家都知道他。”吴凤花说,后来演出越来越多,孩子也上了学,就完全交给了他爸爸。为了让妻子能毫无后顾之忧“冲锋”在越剧舞台上,王旭初在工作之余几乎包揽了照顾家人的所有责任。“孩子的事情几乎都是他在管,我太忙了,没有精力管太多家里的事情。”吴凤花乐意叫丈夫一声“王老师”,而王旭初则经常会蹦出一句“你们阿花老师”。


吴凤花和先生合作的《梁祝·十八相送》


  在许多人的记忆中,认识王旭初,是在2009年的绍兴春晚上,吴凤花带着王旭初在舞台上反串了一回《梁祝·十八相送》,那一次,大家才知晓,吴凤花的书法家丈夫竟然会唱越剧,而且唱得还不错。其实,吴凤花与王旭初的缘分就源自越剧,王旭初除了喜爱书法,还是个越剧迷,尤其喜欢传统戏。他与吴凤花因越剧相识,也因越剧相知。


  对吴凤花所扮演的角色,王旭初总是能够点评一番,一些经典的唱词他也会哼上一段,“我特别爱传统戏,我觉得传统越剧才能体现精髓。”王旭初的手机里保存着不少诸如《碧玉簪》《西厢记》等经典剧目,有时候空闲下来就会播放一段听一番。


  吴凤花说:“王老师就爱听经典的、有深厚群众基础的戏,写书法的时候,他手机里会放一些老戏听。有一次我听见他在哄孩子睡觉,嘴里哼唱的竟然是越剧!”对此,王旭初说,他本身就喜爱越剧,读大学时就参加了学校的戏曲协会,还上台表演过越剧。

 聊越剧 艺韵芬芳



 传承和弘扬是主调




角儿来了.吴凤花》唱段合集


  从1983年进入绍兴县戏曲艺术职业学校学戏,吴凤花与越剧已经相伴足足37年,这37年足以让一个青葱少女,成长为一位越剧名家,而在此期间越剧舞台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崇尚‘一桌二椅’,强调把更大的舞台空间留给演员本身,比如《盘妻》《碧玉簪》《梁祝》《西厢记》《祥林嫂》……而如今的越剧舞台讲究的是‘一戏一格’,如果再用传统的‘一桌二椅’演绎现代故事的话,很多人会觉得不够过瘾,所以对舞台综合艺术的要求就越来越高。”吴凤花说:“虽然观众对舞台综合艺术的配备有褒有贬,但这其实也是一种探索的过程,以前的舞台宽度只有14-16米,深度也只有9-12米,但现在的舞台扩大很多,如果还是过去‘一桌二椅’的模式,演员在舞台上就显得特别渺小。”


  作为越剧中生代的代表之一,吴凤花一直站在一线舞台。这几年,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在转型的过程中,坚持戏曲与地域文化、民族文化相融合,从《屈原》《青藤狂歌》到《王阳明》,吴凤花演绎了一个又一个与绍兴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息息相关的历史人物。她说:“我们对经典要敬畏、要传承,但从剧种的发展来说,也不得不去做一些具有一定风险的尝试。”传统经典老戏能够吸引妈妈、阿姨们的目光,而很多年轻观众却追求好听好看的原创剧目,原创剧目的诞生需要实践提升的过程,“我们有一句话叫‘十年磨一戏’,观众对一部新戏总有了解、认知、熟悉和接受的过程。”


  注释:

  一戏一格(每出戏有它特定的朝代、服饰、音乐及导演和主创想表达的舞台样式)

    一桌二椅(传统戏曲早期的舞台样式)


品书法 墨香四溢



书法不再曲高和寡




  王旭初读绍兴师专的时候,学的是数学专业,但因为习字期间逐渐喜欢上了书法,而慢慢“走歪”了路,在教书育人之余,还成为了一名寄情翰墨的书法家。说起这几十年书法艺术界的变革,王旭初更乐意贴合自己大学教师的身份来谈。他说,过去全国大学的书法专业是没有的,就连中国美院旗下的书法班,也是挂在其他专业之下,一个班就收个位数的学生,而现在,全国院校书法专业遍地开花,每年数以万计的书法专业学生进入高校深造,书法成了很多孩子拿得起的一项兴趣爱好,这是非常可喜的一个变化。


  “当代人学书法,对外交流的机会大大增多,各种专业性书法展览让人目不暇接,各个展馆还给书法家们免费提供场地开展,但在20多年前,绍兴的书法展寥寥可数,我的第一次展览是1996年与别人合办的,那时候就觉得自己达到了人生巅峰。”王旭初回忆说。


  他说,过去人们对书法家的定义是遥不可及、曲高和寡的,但当代的书法家却承载着很多社会责任,一方面要普及传统文化,另一方面还需要融入生活,用书法做公益,用书法去奉献自己的一份力。“建设文化小康中,书法家的身份在转变,社会责任在提升,这也是我们乐意看到的事情。”王旭初最后说。


视频鸣谢:绍兴小丹,仅供学习交流

吴凤花的三世同堂


小家名片

    吴凤花:绍兴市柯桥区小百花越剧艺术传习中心党支部书记,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范派传人。


  王旭初:绍兴文理学院人文学院党委副书记、兰亭书会会员、浙江教育书法家协会理事。


— END —

图文来源绍兴晚报社

特此鸣谢

本期编辑:东方笑


? 官方QQ群:208896494

? 投稿邮箱:iyueju@126.com

? 合作咨询:0571-56972306


您的分享,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