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小提琴 >  我的小提琴之梦

我的小提琴之梦

发表时间:2020-07-28 20:24: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我对小提琴的痴迷,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难得看到小提琴,更难听到正宗的小提琴演奏了。一次我在收音机里偶尔听到潘寅林、唐韵演奏的《千年的铁树开了花》《苗岭的早晨》《金色的炉台》《阳光照耀塔什库尔干》《打虎上山》等小提琴曲,小提琴的声音激越委婉,莺啼鹂鸣,这些乐曲如一泓甘泉,竟深深印在我的心底了。


  我16岁那年当知青,到一个边远的山乡。那时我对声音特别敏感,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有音乐的感受。风声、雨声、雷声、小鸟的叫声、小溪的流水声,均能让我着迷。我特别爱听晚风中牧归牛羊颈上铃铛声和那夜晚田野的虫鸣蛙叫声。我觉得这些声音都是大自然的天籁,是最美妙的乐曲。我常常一个人坐在知青门前的老树下,静听这大自然千变万化的声响,时时把自己坐成了一棵树。


  一天,我哭了。那是因为村里来了宣传队,有一个节目,是一青年演奏小提琴。对这种“纯音乐”,农民们很不在意,因为他们更喜欢歌和小品。我却被小提琴美妙的声音吸引了,心灵有一种莫名的震颤。那个青年娴熟的演奏,变幻出我从未听过的声音。这声音把我带得很远很远,我仿佛在童话般的世界中漫步,到处是阳光灿烂,到处是鸟语花香,笑脸代替了愁容,光明驱尽了黑暗……

  当琴声戛然而止时,我仍然沉浸在音乐美妙的意境之中,无法回到现实。眼前老是浮现那把小提琴,和那双拉小提琴的灵动的手。我想如果我能有把小提琴该多好啊,我一定也能奏出世界上最美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我找到了拉琴的青年,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这青年很高兴,说他遇到了知音,并对我说实在喜欢琴的话,他可以让出来,折价卖给我,只收40元钱。他告诉我,这把琴是一位著名音乐教授送给他父亲的礼品,他父亲要为教授筹钱治病,不然他是不会让给我的。

  40元钱,在今天看来,简直算不了什么,但在那时,却是天文数字。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才几元钱,我父亲关牛棚每月工资仅发15元。我下乡快一年了,家中没寄一分钱给我,连我交信的8分钱都靠同学。想到这些,我只好绝望地回到了我的知青小屋。那晚我失眠了,泪水湿透了我的枕巾。

  那把小提琴,和我的音乐梦,却永远被埋在那个难忘的年代里了。

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