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高野 | 我也有过劈柴喂马的日子

高野 | 我也有过劈柴喂马的日子

发表时间:2020-06-27 20:5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枣马】

??

?一匹枣红马
高大,沉默。它结实的脖子
把我高高抬起
像极了亲人,把爱举过头顶。
 
它舒缓的脊梁
顶着一座家园,和全部的欢喜。
它走过的路我也走。
它喝过的水我也喝。
它吃过的草,  我也品尝过其中的甘美。
在葱绿的林间,我骑它上山。
在宽阔的草地,我骑它过河。

我骑它
躲过尘世的泥泞和蒺藜。
多少慵懒的下午
它安静地守在睡梦的周围。

当我起身
它目光蕴含期待。仿佛时间过于漫长
它的耳朵竖起。
它的鼻孔张开。它静静地等我
用任意的小称谓喊它回家。

毛发温顺

带着轻快的回应,嘴角流淌出

甜蜜的光线。



我有过劈柴喂马的生活。那是在年少和乡下。远方就是一座山又一座山的尽头。远方就是天边我有一匹好马,如一朵红色的火焰,照亮我,抚慰我。那些由无数欢乐和孤独组成的日子,那些逝去的蓝天和流水,都镌刻着它温暖的眼神。我也有过周游世界英雄救美的梦想。只是山高,水深,需耗尽我的一生。

——高野



五月


五月,生出青烟
和蔚蓝的想象。草木生出好闻的味道。 
蝴蝶飞过小院
和蔷薇。
母牛在分娩。
在麦地波浪形的语言中。田野上散落着
白色的头巾
和紫色的地丁花。
羊群在河底。
像滚动的石头。如云朵
在山顶游走。我们在
明晃晃的小路被一朵好看的花
压弯腰身。有时是两只大蚂蚁,为一群小蚂蚁
编造幸福的往事。
而我们的路越来越窄。
你看草木深深,舔着我们的脸。
水流潺潺
已听不见喜鹊的叫声。 
坐下来,我们是两株挨得最近的草。
摇摆的风
把世界深埋其中。我们如此迷恋
这片刻的恍惚。
不要哭泣。
不要伸出苦难的手掌。母亲已为我们备好晚餐。
她用漆黑的灯盏
把家园照亮如同一座辉煌的宫殿。


长水


晨光追赶着小巴士的尾巴。
在郑卢高速
玩猫捉老鼠。为了却一场春梦。
他们在车厢中继续沉睡。
她们是亲姐妹咬着彼此的耳朵。
五月的手腕,细腻,素净
如陶瓷。被银饰和玉器轻吻着。环佩叮当
恍如春光照临。葱绿的林子和草棵
点缀在更为开阔的庄稼地。
整齐,低首,善良的
庄稼,使我们为祖国感到安心。
一座座小土坟在地头被五月的草木怀抱。
被四月的花环。
被三月的种子。
而长水在第一声鸟鸣中,为我们
缓缓打开。从洛河的浪尖,到龙头山的朝霞。
从炊烟到镰刀。


龙头山


我们踩着五月的泥泞和鸟鸣
去龙头山。
在有生之年领受九龙朝圣。
中途。我们为一只受困的蜗牛搭建桥梁。
祖国在九条龙的背上
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辽阔。
我们放缓脚步。用构树做龙头拐杖。
穿过一片稠密的柏树林
来到山顶。
洛河突然变得像一条柔软的丝带
在阳光下闪耀。
它汹涌的水流和尖利的石头被禹王庙压着。
一只乌龟从洛水里缓缓浮出。
大禹不在这里。
仓颉也不在。而我们故作镇定,在祖国的山顶
重划天下为九州。
 
永生


我是陡峭的。
常常陷入自己的深渊。而你是一团光晕
生出七种颜色。那么重。
又那么空 。从高处向我垂落。压住日光
和梦的眼睑。在故乡的河面。
在寂静的房间。
在羞怯的余光与想象的交替中。我始终没有勇气
把目光投向盛开的事物。
直到你面容模糊,音讯全无。
而时光一直在那里,反复拆散和组合。
在空空的座椅上,无数个你,站立起来,融入我的
生与死。


暮年


他坐在石头上。拐杖仍握在手里。
八月和尘土向他堆积。
他无动于衷。
仿佛沉浸在年轻时一次意外的欢愉。
他把剩余的时光全部留给往事和回忆。
那耀眼的金黄,是唯一的财富。而未来
是灰烬。曾经的痛苦比曾经的幸福
更使他感到无限荣耀。
老年斑啃着他的脸,像一枚树叶正在腐烂。
而远处的喧闹声是一群苍蝇,在舔舐
他的黄金。他试着清理一下嗓子。
一口痰堵住了体内的老虎。
他不知道那老虎跟他一样衰老。
同样的痰也堵在它喉咙里,喑哑得
如同他坐的那块石头。


礼物


黄昏,落在母亲的手指上。
穿过麦田
和一些空巢。我们来到小时代。轮胎做的
轮船,在水中荡漾。我们的目光
使它更加轻快。
我们喊。声带上含着锈。他模糊的脸
有简短的回应。在荒无人烟的风中
沉默只保留一刻。我们在岸上
奔跑。拍摄。把荒凉推向更远。
远山蹲在河边。
干瘦,稀疏。像他的晚年。艾草用来祭奠白骨。
薄地和果园用来赡养我们
遗弃的江山。
他终于驶向我们。载着潮湿的水气
和昏暗的光线。
我们围着鱼篓,像围着他空洞的一生。
而愚昧并不知道
那将是为我们归来而准备的礼物。


时光书
?
顺着语言柔软的手指摸到你
消瘦的筋骨。潮湿的内心使一段时光
泛起波澜。有人困在那里。
有人鱼一样,游向远方。
而你发髻轻挽
走向炊烟和日子堆起的森林。浅浅的酒窝
泉水叮咚,灌溉沧桑的人世。
?我们曾在同一条河里
沐浴晨曦。在许多黄昏,把落日埋在山岗
把月亮挂在檐角。
?脚下除了通向远方的路
没有一块荒废的土地。
没有一棵庄稼是孤独的。它们被抚摸
每一片叶子,油光闪亮。
?头顶没有一片闲置的天空。
阳光一览无余照耀大地。云朵
恰到好处。河水清凉,吐出光滑的石头。
它有悠远的故事和一副好脾气。
它白色的肚皮是一片细软的沙丘。
我们用透亮的脚趾,踢它,踩它。
用波光潋滟的年华享尽它的美。
?院墙低矮,炊烟笔直。
喜欢的花草年年散落在篱笆间。
仿佛我们的秘密在那里生根,发芽。
羊群冲上山坡。只要轻轻一跃
就会插上蓝色的翅膀。
那年我翻越群山。像一朵流浪的云。
你站在故乡的小路上
被风沙迷住双眼。
突然的疼痛,像一根火柴在黑夜里划亮
又转瞬即逝。


安慰


我有过轻松欢愉的开端。
和你一样,一支笔犹如神在抒写。
仿佛画卷无限打开,佳人
立于河岸。用词语的舟楫划向
那光明,水声清冽,传递人世之美。
和你一样,我也有过
无比沮丧的时刻。比如诗写到一半
被干瘪的词语卡住。在想象力的沙漠
反复摔打和逼问。
同样,我也品尝过糟糕的果实。
一首诗常常因为没有好的结尾
而夭折。和你一样,在深夜坐卧不安
怀疑未来和人生。?
 


高野,生于1982年。洛阳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曾发表在《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散文诗》《诗林》《中国诗歌》《绿风》等。主编《野》诗刊。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