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编读往来||​周根红:多娇的江山、记忆的乡村和温馨的词语

编读往来||​周根红:多娇的江山、记忆的乡村和温馨的词语

发表时间:2020-01-18 00: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多娇的江山、记忆的乡村和温馨的词语

——读第12期《星星·散文诗》


周根红




《星星·散文诗》2019年第12期总体呈现出三个特征:一是地理意识的强化。无论是“江山多娇”,还是“黄金时代”,都有着浓厚的地理文化自觉;二是着重对自我的反省和个体存在的思考;三是乡村写作角度多样,情真意切。


“江山多娇”这一栏目里,刊发的是一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诗作。这些作品,都是对祖国大好河山的深情歌唱,对民族文化的多角度建构,是历史和现实的交响、文化和地理的交融。宫白云的《大沙田之诗》,写的是沙田的前史,着重写的是一群叫做疍家人/疍民的群体。他们是沙田开荒拓土的先民。查阅资料得知,自古以来,珠江辽阔的水域和纵横的河网里,存在着一个水上的广州。有一群人生于江海,居于舟船,捕鱼为生,过着与陆地上的人截然不同生活。他们被称为“疍民”。诗人对疍家文化、疍民的开拓精神进行了深入的、文化打捞式的诗意挖掘。何源胜的《中国工匠》写的是瓦匠、石匠、木匠等民间工匠、底层的工匠这些曾经的乡村建设的主力。诗人不仅写的是这些工匠,更是从这些工匠中体悟到人生的感悟,如“石头,由整体到局部,由无形到有形。这不仅仅是石头的变化,这属于乡村秩序的重组和规范。”“准绳。但我更觉得这是一粒种子到一棵树到一种生活形态的路。”庞娟的《疗养记》写出了大自然对人内心的净化,“山水抚平暗伤,虫鸣疗养自卑。”而“我”,最终也成为“水的一部分”。《刺猬记》也是写人与自然、人与环境的“疗养”关系。唐德亮的《瑶寨恋,壮家情》着眼于瑶家的历史文化,读瑶家《过山榜》,诗人叙述了先民的历史足迹;《排瑶长鼓舞》《瑶排》等都是对瑶族艺术的书写。扎西尼玛对藏地/青藏的写作,有着自成一体的诗歌风格。他的这篇《祁连山的回响(二章)》,把对藏地的纯净、圣洁写得安静、阔大。


“名家有约”栏目,是著名散文诗人耿林莽先生的作品。耿林莽是散文诗界德高望重的一面旗帜。他仍然坚守着散文诗艺术的探索,让人感动、钦佩和深受鼓舞。他的这组《哑箫(四章)》又一次表现出诗人的探索精神。诗人用诗意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古战场上的传奇,也是一场战争之后,留给战士的心理创伤。老将军解甲归田后的某一天,想吹一曲“将军令”,然而却吹不响了——“他手中握的,是沙场阵亡士兵的一节,冰冷的瘦骨。”叙事性的强化是耿林莽近年来探索较多的写作维度。《黑衣人》《幽暗进行曲》等也都突出了叙事性的重要特征。


“新生代”栏目,刊发了田凌云、敬笃、朱旭东、孙诗尧、梁晔等诗人的散文诗作。田凌云的《被选择的一生》是一组关于对自我存在的反省之作。“巨大而被众生羡慕的财富”的“任性”是彰显自我个性的重要特征;对于我的周遭,诗人写道:“我的周遭,如同我自己,不断塌陷而入本相的身体。”这都表现出强烈的自我意识,“我带着体内仅存的火山,将灵魂扶到安全的彼岸。”或是对我们“被选择的一生”进行的思考,表现出自我独立性的难以摆脱的困扰,“我们始终是婴儿”,无法逃脱,无法避免。这也是我们的生存状况。敬笃的《时间的错觉(外一章)》是两章关于时间的作品。其中,《时间的错觉》是通过地理空间、火车的对比,写出一种移位/异位的拼接场景;《枯萎之书》写的是时间对自然无情的风吹雨打枯萎衰落。诗人从这些错位的场景和时间的痕迹中,引发出对“心理防御”和“自我欺骗”的思考。朱旭东的《在与影子的世界》是一组关于“影子”的作品。诗人写出了“我”和“影子”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可以依靠相互支撑,好让各自的生活四平八稳。”“影子站了起来”让我看到一个生活在镜子中的“我”。一些玻璃打碎后的碎片,也让诗人感到“植入了人的意识形态”。诗人所要表达的,其实正是一种通过影子所呈现出的对镜像自我的哲学思考。孙诗尧的《万物只是一个经历》正如他的诗题一样,万物只是一个经历,一切的爱恨情仇、生老病死,都只是一个过程。满天繁星、秋风落叶,也都是一个过程。这表现出诗人对世界、对万物的淡然、泰然。梁晔的《人间书》中的《黑白》是对爷爷、奶奶的描写。写到了爷爷去世时的样子,我与爷爷的最后一次对话竟然是争辩,爷爷的黑白照片留给我的记忆,以及我们接奶奶去城里住,她在陪嫁的柜子里拿出的竟是她的黑白照片。诗人感慨,“总会老的,总会走的”。在一个看似平常的“进城”的场景中,诗人注入了大量的思考,和对生命的感慨;《再见于云端》是对友谊、梦想的一次回望。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初的仗剑走天涯的梦想都已经消失,少年时的把酒夜话也变得奢侈,但是,心里的那些情愫却挥却不去,只愿那些岁月“惊艳我们的时光”。


“黄金时代”栏目刊发的是实力派诗人的作品。瘦西鸿的《食虫》中的《胃里有虫》不仅写得意味盎然、颇为幽默,也以赋的形式对散文诗写作进行了探索。《清蒸翡翠》《凤凰神汤》《伤心凉粉》这些写美食的作品,既体现了饮食制作的细节之美,也将食物的诗歌语言写得诗意横生,既从中追寻了饮食的历史文化意蕴,也显得饮食的现实关怀;陈波来的《旅人图》是一组关于旅行的作品。诗人抒发了一种旅途的情绪,如少年时对灯光的迷恋/追求的一种安全感,到人过中年后“走过一些山水”后的“放下”,如异乡旅途来来去去的匆忙、趔趄的人生旅程和漂泊的日常状态。达尔罕夫的《驼峰岭天池引》对驼峰岭天池之水的神性书写,展现了天池之水的澄澈,也在写骆驼岭的荒凉中渗透出的圣洁。它们在现实的映照下“凄美、壮观、诱人”。其中,《石头忍痛》一章,角度新颖。溪水中的一块石头,大多数诗人都写过,但是从“忍痛”的角度来写,感受颇为独特。黎光的《洒落一身的阳光》的想象也颇为奇特、开阔。诗人看似写麦田,其实内容超过了麦田,写的是生长、收获、家族、苦难、卑微、勤勉和执着。万宁的《山海经》中写的是山海的形成终究是时间累积的力量,“挺拔硬度的时空,终将又被时空弯曲”。《天籁》是对声音的追寻,从耳朵到眼睛到心脏,感受大自然中山川河流的天籁之音——自然之音。靖培生的《时间在前》写得轻盈飘逸,对自然、时间进行了多方位的观照,抒发出内心柔软的情怀,书写出自然对“我”的滋养,和生活的感悟。郑万明的《内蒙诗简》是对内蒙古历史文化的书写,写得苍劲有力,体现出历史的悠远和重量,也发出了沧海桑田后“俱往矣”的感叹。成吉思汗的弓箭、成吉思汗陵、王昭君墓等历史的遗迹,诗人生发出了“不知深埋其下的是爱还是恨”。《希拉穆仁的黄昏》《骆驼》等对辽阔草原枯寂无边的感叹,既有风吹草低的“呼吸”,也有草原“无边的渴望”。李茂鸣的《稻垛及其他》写的是乡村。这组作品正如诗人一贯的抒情方式,娓娓道来,回味深厚。他笔下的“稻垛”是故乡的亲人,是童年的依靠;“井”是故乡的眼睛,“永远等待我们回来,注视着我们的行走”等独特的观察和感悟,让人内心为之一动。杨东的《我在钢丝上练习舞步》是一组有着“词”的风格的作品。它们像一阙阙词,有着词的语言,词的意境和词的表达方式。“草色入帘,青的是旧痕”“古道上……羊群,高一步低一步,重一声轻一声”等,勾勒出的意境如画,又意义丰富。《不如归》里对僧人与俗人、寺院与世俗、庸常与圣洁的比照,都反观出诗人的“禅定”,无怪乎这些诗写得空灵、有境界。


“女诗人五家”栏目刊发了五位女诗人的作品,这些作品或写自然,或写地理,或写乡村,都有着不同的风格。若颜的《距离的组织》是对自我成长和个体处境的书写。诗人通过葡萄、柿子树这些植物,写出了内心的沉默、坚守、简约和幸福,具有强烈的女性生存体验。苏黎的《临泽而居》写的是自己所居住的故乡——临泽。题解中的“七彩丹霞”“流沙河(黑河)”“红枣之乡”等的介绍便让人生出了阅读的兴趣。不过,诗人没有过多去写故乡的历史,而是侧重于现实生活、风土人情和人与环境的和谐共生,突出的是“居”——居住的生活之美、之惬意、之幸福。霍楠楠的《子夜》一如这组作品题目,侧重的是夜晚寂静的生长。《锦绣》里在夜色里编织的内心感悟,《或者》里“小心翼翼培育芽种”,都是在暗处的寂寞生长,暗自妖娆。清荷诗语的《在乡下》是一组关于乡村的素描,有着如诗如画的感觉。在简洁的画面、畅快的语言中,以三言两语感受到乡村的工笔画色彩。《抽烟的女人》点亮的夜色,《壁画里的女人》手捧陶罐的光洁和神圣,让我“身体里的繁华、落寞、不满与抱怨,也都被这安静之夜,一一掏空。”梅一梵的《挖洋芋》流淌出生活的味道。无论是她的《挖洋芋》里对“挖洋芋”这一动作的反复书写,还是《一条小溪从童年游过》里对美好童年的回忆,都弥漫着生活的气息。


“记住乡愁”栏目是一系列关于“乡愁”的散文诗。黄鹤权的《姥姥》《不老的,不止流水》等散文诗,写八十三岁的老人/姥姥,情真意切,又让人心情沉重;蒋戈天的《逝去的乡村》中,“一生低头走路”的父亲、“把心掏给了家”的母亲、田间劳作的父亲,走出村庄的人们,都成为诗人的牵挂,注入了浓浓的乡情;陈德根的《黑白照片年代》以一种怀旧的方式写乡村的记忆,其中都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的熟悉的日常生活,能深深引发我们这一代人的共鸣;雪鹰的《那霜,什么也不能隐藏》发出的“我们只是陪着夜一起厚重”足以让这组散文诗也“厚重”起来;杨俊富的《摘柚子的女人》既写身世苦难的摘柚子女人,也写“闻到春的讯息”的期盼和希望;何敬君的《伫立阳台》从钟声和雪花绵延出对亲人、自我的思索;郑开辟的《一路音符》采用音符的形式结构每一段的内容,让这组作品在内容的真切之外,也增添了音乐的旋律;宋碧波的《故乡:六瓣雪》对雪进行了多角度的写作,赋予了雪多重的意义;许文舟的《古生帖》写的是乡村工艺和历史,表现出了诗人细致的刻画力;谭岩的《春天的意境》犹如一幅水墨画,写出了乡村的美和意境;老猛的《北京散章》也写出了北京雪冬和春天的季节之美;程鹏的《黑铁之光》写得沉郁和隐忍,写出了命运的抗争和努力;如农的《戏台》和《老石墙》没有过多纠缠于历史,而是重在写游子对乡村的依恋。








周根红,安徽望江人。曾入选首批南京市青年文化人才、江苏省作家协会第七届签约作家、江苏省高校青蓝工程中青年学术带头人等。主持有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子课题1项、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2项等二十余项课题;曾获江苏文学评论奖、江苏省紫金文艺评论奖、第五届飞天电视剧优秀评论奖等。 












• 星星诗刊 •

//////////////////////////////////////////


天上有三颗星星,一颗是青春,

一颗是爱情,一颗就是诗歌!



微信搜索:xxsk1957

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

《星星》诗刊

主   编:龚学敏

副主编:干海兵



应用市场搜索“星星诗刊”

或长按二维码

下载星星诗刊电子书

////////////////////

《星星》诗刊公众号

执行主编:干  海  兵

统筹:李斌    编辑:马林

/////////////////////////////////////////////////////////////////////////////////////////////////////


投稿邮箱


《星星·诗歌原创》:xxsk_yuanchuang@126.com

   《星星·诗歌理论》:xxsk_lilun@126.com              

 《星 星·散 文 诗》:xxsk_sanwenshi@126.com   


邮局订阅


 《星星·诗歌原创》邮发代号:62-97   

《星星·诗歌理论》邮发代号:62-157

《星星·散  文 诗》邮发代号:62-202


汇款地址: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收  款  人:星星诗刊编辑部               

   账    号:4402259009008802963  

开户行:成都市工行红星中路支行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