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摄影 >  来这里听公益讲座,你想要的干货都有!

来这里听公益讲座,你想要的干货都有!

发表时间:2019-12-27 21:28: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12月26日,晚上7点-8点半,周晓刚老师在金华摄协理论提升公益群里为大家奉献了一堂《如何做摄影专题》公益讲座,干货满满。

说起周晓刚老师,摄友们一定不会陌生。2016“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横漂在路上》,2017年“从现实的维度出发” ——浙江纪实摄影大展《寻亭记》,2018年底完成,27届国展《黄包车》,2019浙江纪实摄影大展《老照片》。这一组组响亮的摄影专题,让人深深感受到了纪实摄影中浓重的影像力量。


当晚,金华市摄影家协会理论与策展委员会组织下,由周晓刚老师带来的这场“如何做摄影专题”头脑风暴在理论提升公益学习群中激荡,听课的学员们纷纷表示受益匪浅。

《晓刚,照片,你懂的》

作者:叶钟

        2016年周晓刚《横漂在路上》进入“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为此为你写了《也谈晓刚》评论,那年拍的电影的小刚很红火,我写的是拍照的你周晓刚。如今拍的电影的小刚已是消声匿迹,而拍照的晓刚“高歌猛进”,好作品不断,最近2019浙江纪实摄影大展你的摄影手工书《老照片》又在徐肖冰的故乡展出,真是为你感到高兴。

作为金华的业余作者,我比较关注你,不只是我曾经给你写过评论,而是你一年接一年出作品的韧劲。2016“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横漂在路上》,2017年“从现实的维度出发”——浙江纪实摄影大展《寻亭记》,2018年底完成,27届国展《黄包车》,2019浙江纪实摄影大展《老照片》。我记得重庆摄影家王远凌说过:我觉得拍照片的人太多了,懂摄影的人还太少。都说摄影是一门语言,既然是语言,不光用来表达,更应该用来阅读。我想照片作为摄影的最终产品,我会说“现在拍照片的人太多,懂照片的人太少”。

说起这个专题《老照片》,周晓刚有一大堆话要说:一张张老照片勾起儿时的回忆,触动我的内心,这些几十年前的影像以其不可替代的视角带我们回到过去。它的珍贵吸引着我开始收藏老底片和老照片,目前已经积累了六大箱子几万张的老照片,于是我将它们按不同题材进行了分类:童车、玩具枪、红领巾、大辫子、攀爬留念、居家老场景、老布景、文革、文献、结婚照大合影等。每一张照片都有着独特的故事,每当我给周边的朋友看这些老照片,都会打动他们的思绪、引起内心深处的共鸣,吸引着他们将童年的趣事和回忆娓娓道来。翻开这本《老照片》,正如打开尘封的记忆匣子。虽然我永远都没法去拍摄几十年前的影像了,但我依旧可以拯救、挖掘那些被人遗落的影像资料,这也是我对影像创作的一个新的探索。

晓刚,留存一张照片,以证明他们的存在,保留一本《老照片》,串起一个历史阶段。历史发展是所有人关注的内容,因为作为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人离不开历史,但是关注的角度和叙事方式来看,古往今来是我们历史视觉研究的最好方法,老照片原来给我们提供另外一种观看方式。

我和你聊了是什么原因让你做这个项目的?每个段落的文字手写者的身份与照片的关联意义是什么时。你不假思索告诉我:从风光转到纪实摄影再喜欢上文献摄影,我很后悔没有尽早的改变摄影的思路,没有记录到早期的社会形态,每当看到那些充满历史感的老照片就会感慨万分,我开始在古董市场,网上寻找收藏老照片。手写老照片相关故事的有身边影友同学亲戚朋友。每当我给他们看老照片都会给他们带来满满的回忆,那些都是一个时代特有的事物,大家聊起那些趣事都会记忆犹新,童心萌发,仿佛回到了过去。

晓刚,照片,你懂的。再现这些老照片,又让它们回到人们的视野,但这并不能成为大众的话题,但你选择了特定的观众,也许你一开始就是针对这个群体,与你相近,同样经历的,这些老照片用他人的影像,用旁人的手迹来描写自己,回味青春。

照片在纸上勾勒出这个时代关于民间生活的朴素记忆,这些是我们留给历史最好的回忆。老照片中童年、枪、服装、红领巾、大辫子、家、包、录音机、自行车、棒冰、军人、大红花、结婚和关于照像与当时生活的关系。这些照片既是你认为的一段过去、是中国的一个侧面,也是世界对中国的解读的一个标本,融在这些平凡地记录日常生活的影像刻在历史的功德薄上。

照片中的人们,从作为背景和道具的物件里升华出社会意义,你已经不是一个作为旁观者,而真正成为一份子,以你的视角,这时枪、红领巾、大辫子、录音机、棒冰、大红花就成了你观察这些中国影像的落脚点,你充当指挥去演绎不同的乐章。从另一角度看这些照片又像是在做一个关于上世纪中国七、八十年代的演讲,讲述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讲述中国人既简单又重要的生活经历。

说起老照片,我们不会忘记苏文和雷磊,苏文这位长期在中国的法国艺术家上个世纪末就一头钻进北京郊外有一个专门用废弃底片提炼硝酸银的垃圾回收厂,苏文会在那个堆满废弃物的大仓库里一袋袋翻找他要的收藏品——底片。在很多人看来,那不过是些普通人的生活照,没什么特别;但对苏文,那是中国的一段历史,意义重大。他不愿意将自己对中国的好奇心仅仅放在功夫、茶或者环境问题等有限的领域。苏文收集的底片里,既有婴儿诞生、海中潜水这样难得的画面,也有坐在公园台阶上的小女孩、海中游泳的男人、和家里的冰箱彩电合影的女人等再普通不过的人物和场景。在苏文眼中,这些场景是讲述中国发展和中国人生活的最可靠的历史。自2006年起,苏文的收藏数量越发庞大,底片总数已经多达50万张,30多个装底片的纸板箱足足占了苏文工作室的一个房间。对于堆成小丘状的底片,苏文用了个极为生动贴切的名词“银矿”来形容。他带着他的老照片重新组合,印放策划为“北京银矿”的项目,在世界各地举办展览。“北京银矿”是改革开放后的北京及其居民生活的独特影像记录,涵盖了约从1985年到2005年整整20年的时间。这20年,是从胶片相机在中国开始被广泛运用,再到数码摄影开始流行的时期,也是中国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等剧烈变革的时代。

雷磊是国内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和苏文有同样的爱好,从《照片回收》到《照片手工上色》,雷磊迷上了老照片。雷磊的作品不是单一的平面视觉,而是通过对现成影像、档案资料的再创作,模糊了摄影与图像的边界,游走于图片本身和观看方式之间,不断寻找和确认着历史、家庭与个人身份。在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看过雷磊的《庐山恋影院》项目,雷磊创作了一个融合了个人记忆和集体记忆的拼贴画影像。艺术家的怀旧是对历史、家庭和个人身份进行追求的起点。邀请我们一起对图像和作者的身份进行思考。

当下的人越来越依赖照片作为生活的记录,毕竟掏出手机拍个照片是人的本能,可影像的随意性和海量的复制品已经让我们忘记这个作为照片价值的存在。但毕竟作为摄影人要有这个责任,晓刚好像也看到这点,你认认真真地告诉了我你的期盼:让我们更好的用影像去记录这个快速发展的社会吧。

                              2019年12月23日写于金华中村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