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新诗潮》第78期:张海沙、赵友苓、扬子作品选登

《新诗潮》第78期:张海沙、赵友苓、扬子作品选登

发表时间:2019-12-02 10:07: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张海沙诗歌选登




海沙,暨南大學文學院教授,湖南益陽人。曾下放桃江當三年知青,湖南師大七七級中文系本科畢業。於湘潭大學中文系師從羊春秋先生獲得中國古代韻文學碩士學位,於陝西師大文學研究所師從霍松林先生獲得中國古代文學博士學位。出版著作《初盛唐佛教禪學與詩學》《曹溪禪學與詩學》《佛教五經與唐宋詩學》,擔任並完成國家社科課題《唐宋詩學範疇之佛經溯源》。任廣東省禪文化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文章學會常務理事。

漢宮春·澳門回歸二十年步陶原珂先生韻奉和


夙未分離,澳氹群峰立,激浪騰情。

江灣南北,海平鏡照旗亭。

香山根脈,黑沙灘,物阜民寧。

飛槳葉,東西競渡,風潮哪記虛盈?

 

暫借強居已往。愛洋山小大,媽閣清瑩。

興教通商俱旺,運盛皇明。

乘桴載酒,望三巴,不羨蓬瀛。

清風勁,怡神洗雪,新歌舊曲參聽。 

鷓鴣天·詠三巴牌坊


劫火頻經氣韻佳,龍筋畫骨對天涯。

無言聖跡迷離意,有待棲巢來去鴉。

 

神保祿,大三巴,中西聲教彙幽遐。

登臨欲問義心義,回首濠門家復家。 

滿江紅·觀兵馬俑


睅目虛心,經多少、朝興朝滅。

烽火暗,地埋山海,雄兵長列。

合縱謀難吞六國,連橫計就延雙葉。

嘆始皇、鐵騎卷塵沙,輕拋血!

 

秦天闊,恨離別;

刀劍蝕,泥猶熱!

縱千年、激越鼓聲嗚咽。

沛澤湖邊歌猛士,凌煙殿上思英烈。

聖賢意:近悅遠民來。真豪傑!

滿江紅(一名念良游)·游馬來西亞


半島蜿蜒,向深海、雲遮霧繞。

居衝要、兵家纏鬥、道流宣教。

印泰諸神高玉宇,荷英屢戰遺槍炮。

建聯邦、聚合眾蘇丹,開新貌。

 

山無險,雙塔峭;

田無麥,栟棕茂。

馬華印庶族、同心勝寶。

祭祖猶傳閩粵曲,歸家但指煙霞道。

問新津,海峽築皇京,中國造!

鷓鴣天·從化桃花小鎮

此鎮乃從化十九特色小鎮之一


沅水桃源路徑賒,流溪垂釣伴煙霞。

時呼黑犬聞新客,常汲青溪煮舊茶。

 

居白屋,種桃花。荔枝龍眼蓋桑麻。

杯中歲月林中意,醉在村中第幾家?

滿江紅·斯裡蘭卡紀行


遠眺南洋,雲斷處、古獅子國。

傳異說,僧伽公主,嫁獅遺惑。

三下佛陀留足跡,十年玄奘記西域。

又飄風、海浪打空城,驚行客。

 

金椰熟,滿阡陌;

錫蘭笑,動心魄。

慢行車、環島穿行屋迫。

絲路重開期海晏,藍蓮一唱成禪默。

執長竿、拋釣向虛空,收奇獲

沁園春·游羅浮山


客里逢秋,輕車逸駕,福地羅浮。

自浮來海上,雙峰並峭;

佐扶衡岳,百嶺無儔。

陸賈紀行,安期得道,御氣仙人曾盛游。

修丹灶,煉朱砂黃白,可勝虛舟?

 

青蒿遍野芳柔。發弘願,人間百疾瘳。

有良醫肘後,千方備急;靈泉智藥,一飲忘憂。

鐵杖破崖,芒鞋削壁,志在人間歲月遒!

終遂意,得精華萃聚,澤被遠洲!

定風波

(冬至日,少功同學來穗新書發布有感)


四十年前岳麓青,松風勁拔讀書聲。

暮楚朝秦文與質,追日,長廊數盞小油燈。

 

嶺外花開新舊歲,沉醉。依稀往事墨痕輕。

唯有初心深似海,難改,半生清業半生情。

沁園春·醉翁亭記


環滁皆山,蔚然深秀,林壑西南。

若雲歸芳發,四時異景;峰回路轉,民眾歡喧。

石出水清,泉香酒洌,醉倒詩翁山水間。

游人散,獨廬陵遷客,大筆如椽!

 

文章千古斑斕。溪竹立,似參一字關。

自文忠去後,亭仍飛翼;賓徒遠近,醉貌渥丹。

岸上魚肥,水邊童戲,惟覓滁州太守難!

遙寄語:有江山若此,天縱才賢! 

沁園春

(訪西班牙格林納達及龍達小鎮)


萬丈懸崖、無邊清景,宛若天涯。

訪摩爾遺跡,空中堡壘;清真宸殿,石榴瓊瑰。

剪樹成牆,指天為信,畫手城門免禍災。

無言水,浸古今星月,蕩滌塵埃。

 

川原橄欖誰栽?連天碧、人間甘脂來。

況人可鬥牛,船能航海,地生俊傑,天縱英才。

統合諸宗,分兵百國,直把遐州當御街。

長矛在,約風車再戰,樂莫如哉! 

鷓鴣天

(訪嘉峪關,關城現存將軍府、古戲台等。戲台之上,秦腔戲班正演繹明朝之事。)

 

萬里西來遠興催,雄關野菊兩璀巍。

掘泉九眼將軍駐,擊石三聲燕子回。

 

爭勝敗,蔔祥災。賢愚依舊戲高台。

蒼茫婉曲天邊盡,碧瓦黃牆漸化埃。 

沁園春·竹

(余曾下放竹鄉桃江三載,斷竹扛竹、破竹編竹,著力頗多,用功頗勤。後負笈求學,登台執教,多得此君相伴,因緣深矣!)

 

翠海蒼茫,連根疊葉,夢裡桃江。

憶冬屐探筍,春歌斷竹;崎嶇山路,詰屈山腔。

逐浪衝排,磨刀破篾,細織腰籃粗織筐。

深秋夜,聽蕭蕭瑟瑟,伴讀軒窗。

 

殷勤假我文章。空虛性,凌霜勁節彰。

愛迎風矗立,枝枝似箭;破土橫出,杆杆如槍。

詩酒七賢,松梅三友,一日此君何可忘。

開心竅,得真書滿紙,清韻繞梁!

 

 

趙友苓詩二首



趙友苓

北京人,畢業於北京大學生物系

現旅居加拿大,為天行騎士國際管理公司(加拿大)董事長,馬術騎手

加中馬術、賽馬及馬球協會聯合創始人兼會長

加中華商總會副會長

鑲黃旗後裔

詩作發表於《詩刊》

《解放軍報》等專業詩歌雜志及多媒體

入選文藝精品創造工程

近期作品有《我看到了你》,《龍馬人》,《翻山越嶺回草原》

《燈火》,《用心去感受》,《我的世界》,《那道光》等

科普文章刊登於《生命世界》封面故事等


翻山越嶺回草原

——有感於一匹被送離家鄉的蒙古馬歷經數月的長途跋涉回草原故鄉的傳說

 

繁星點點月光清澈 一聲低吟

頭暈沉睜開密密睫毛的眼

甩甩長長的白鬃毛

 

四肢和軀干沒能動彈

狂潮般的疼痛將全身吞沒

昏睡去在這不知名的山崖邊

 

是哪日翻滾下了坡

傷口還有血在流

新傷舊傷

滑亮的皮毛上刻下道道痕

何足惜

 

最痛莫過思念的痛

痛徹心扉總是揮不去

那藍天那綠草

那風那雪 還有一起奔騰的你

 

不知道

為什麼身不由己落他鄉

卻明了

一息尚存就如疾風上歸途

 

再見晨曦灑大地

淚眼四顧迎風立

 

北風陣陣牽引著我

風餐露宿夏秋冬

峭壁險灘阻不斷 

一往無前逞英豪

 

縱身躍

翻山越嶺回草原

飆風迅雷

讓淚水在風中飛

 

山影樹影 一幕幕過

一溜兒的飛塵遮望眼

輕嗅北風吹來的花草香

耳邊似有你的長吁聲

 

不變的步伐清脆的響

踏在祖先的足跡上

 

砂石中揚塵裡

可憐夢斷他鄉的遺骨啊

別長嘯莫哀鳴

承襲在我湧動的血液裡

 

春風吹綠大地前

同歸魂牽夢繞的大草原

 

那一日天晴地闊霞光飛

余暉勾勒閃金邊

遠遠望沒有錯

影綽的是不曾改變的我

 

或太久你已忘

傳說裡去如閃電的白色飛箭簇

或許你已認不出

滿是灰塵滄桑的臉

 

時光飛度天地改

你在我心底我回到這裡

 

一聲嘶鳴徹雲霄

千千萬並肩齊奔騰

 

終回溫暖的懷抱裡

錫林郭勒

我的家 

追夢

層林盡染中的明鏡

倒映著海市蜃樓

是故鄉的古城

影綽著兒時院落的爬山虎。

 

一潭秋水,落葉漂流

茂密的楓樹林,是那扎根的大樹

微風送來似是槐花香

還有那春來的丁香味道

 

在水一方的伊人啊

思緒已在遠方

起身向那曠野

疾步,奔跑,穿越時空

 

回眸看那來時路

蹉跎歲月不言愁

豪情,夢想一直在心中

 

 

揚子詩歌一組



楊景龍

筆名揚子、西魯,河南魯山人。二級教授,河南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優秀學者、年度人物,創新團隊首席專家,中國詞學研究會理事,國家社科基金項目通訊評審、成果鑒定專家。在《文學評論》《文學遺產》等刊發表論文100余篇,出版《中國古典詩學與新詩名家》《花間集校注》等專著10余部,論著獲評中華書局年度十大好書、中原傳媒好書,多次獲河南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河南省高校人文社科優秀成果獎暨河南省第四屆文學藝術優秀成果獎、夏承燾詞學獎、全國優秀古籍圖書獎等獎項。


與經典互文(組詩)



天才

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怎麼說就怎麼好。天才就是這樣

任性的天才,勝過金口玉言的帝王

 

你說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回響千年的喟嘆

在飛機上。在高鐵上

 

你說燕山雪花大如席。醉意熏熏的鵝毛雪花

撲朔迷離,酮體無限膨脹

 

你說黃河捧土尚可塞。天上來的黃河之水

瘦如絲線。不再一味豪放

 

你說白發三千丈。你是個身不滿七尺的小個子

你的萬古愁,淹沒俗世的喜洋洋

 

天才就是立法者。你為詩歌立法。唇齒間的瓊花

長開不敗。天條和聖旨,被時間遺忘

詩王——杜甫的心理獨白

我是剛出道的詩歌小弟。你是李大哥,你是詩王

如日中天,你是詩國的太陽

 

天寶三年春天的洛陽。一次致命的遭遇

一次最切近的,打量和仰望

 

一次最親密的接觸。我是不能自明的月亮

那個時候,正需要向太陽借光

 

詩是吾家事。我是深懷使命的,我的詩歌潛質

需要你的光芒,徹底敞亮

 

當你落筆,驚聳風雨。不僅讓鬼神感泣

我也止不住哭了,感到絕望

 

我是杜二,你是李十二。你的浪漫想像力

是我的六倍。差距難以計量

 

你寫過詩之後,我還怎樣寫詩?這是個嚴峻的問題

必須面對。關乎生死存亡

 

我是你最忠實的發燒友。高燒一生不退

你曾夜夜入夢,當我難抑渴想

 

終於想清楚了。激情都已經被你抒完

敘事,才是我的求生路向

 

天無絕人之路。那一場安史之亂,就是為我准備的

苦難都在喊我,寫實的詩行 

圖譜

盛世讀圖。一個時代的面目。地在大唐長安

時在天寶年間的春暮

 

權力一哥李隆基。美貌一姐楊玉環。簇擁才華一哥李白

曠世的演出,盛大開幕

 

那是詩歌的高光時刻。詩國最詩意的年代

天才詩人占據中心。萬眾矚目

 

瓷器玉石的光芒。霓裳羽衣歌舞。華麗的襯托

王孟田園做背景。高岑邊塞在遠處

 

一朵姚黃。一朵魏紫。外加一個人是必須的

一直以來,喜歡愁眉苦臉的杜甫

 

意猶未盡的看客,還可以繼續圍觀。韓干畫馬

道子人物。虢國夫人游春圖  

高音

一開頭。發唱驚挺,先聲奪人的頂點抒情

史上最強的,高音歌手

 

張口就是高八度。在高音區,越飆越高

持續地走高,到詩篇最後

 

沒有一個歌手,可以像你這樣唱歌

純金的聲音,不懈不休

 

沒有一個詩人,可以像你這樣寫詩

他們都在規矩裡成就

 

他們淤泥種荷。只有你清水出芙蓉。你的絕句

脫口即成絕唱。史上最好的脫口秀

 

只有你的歌詩,大起大落,大開大合

反復跳轉,如天馬馳驟

 

只有你,酣暢淋漓一個時代。熱血沸騰了

不無頹廢的,一曲將進酒

 

只有你,擺去一切拘束。無掛無礙的自由

徹底顛覆,求穩的篇章結構

重光

天才擱筆之後。最有創意的抒情詩章

太白堂裡,築起一座杜甫堂

 

兩個最好的朋友,再不分離。再也用不著

朝思暮想,動如參商

 

夜夜醉眠共被,天天攜手同行。尊酒論文

驚倒鄰牆,推倒胡床

 

一部詩歌史,兩個中心意像。心心相印

太陽和月亮。日月重光

詩眼

大地之上的播遷。魔指的撥弄

還是,造化的驅遣

 

從成紀到西涼。從中土到胡天

從碎葉城,到江油縣

 

青蓮搭蓋的隴西院。浪子辭親遠游

酒壺裡,感受鄉情的溫暖

 

不斷把異鄉變成故鄉。醉鄉變成原鄉

月亮,變成鄉愁詩眼

     

針線

不要大鵬的垂天之翼。不要扶搖直上九萬里

不要連降詔書。仰天大笑出門去

 

只想找到磨針的阿婆。只要那一根磨成的繡針

花瓣飄落。詩歌的節操,碎裂一地

 

需要一根治愈系的針線。親手把它們,一一縫起  

還鄉

追你到下游。在采石磯,你醉酒之後

江心撈月。來不及拽住你的衣袖

 

眼看著你,騎鯨升天而去。他猜想

一定是回家了,回到源頭

 

他於是溯江而上。昌隆縣的青蓮鄉

還在錦繡大唐的綿州

 

有酒醉你的地方,都是故鄉。隴西院的老宅

可比青山的懷抱清幽

 

阿婆的鐵杵,磨成繡花針。戴天山道士

等你三擬文選,等得太久

 

一生漫游不歸。靜夜思裡的霜花,鋪展九州

匡山想你,白了少年頭

 

今夜的月色真美啊!他只好替你還鄉

抬頭看看月亮,慰藉鄉愁 

扶搖

劍閣崢嶸的絕壁前。一群止步的岩羊

咩地一聲驚嘆

 

他聽懂另類語言。岩羊們都在感慨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青蓮鄉的故居前。一個晚生的詩人

長途跋涉,一千二百年

 

終於抵達。風起時,他抻了抻衣袖

一只大鵬,重上九天 

蜀道

鐵穿過隧道時,你還跋涉在

高危的青泥嶺路段

 

頹然跌坐。聽得到你那一連聲

以手撫膺的長嘆

 

你用腳力膂力攀緣。我們借助

現代交通工具過山

 

一萬條流水線,正在批量生產

高仿真的先鋒詩歌

 

卻再也寫不出來一首,狂客驚呼

謫仙人的蜀道難 

戲填履歷

 我是喝酒泉水長大的孩子

在我一部長長的喝酒史上

微醉的記錄只有過一次

那是為杜康的第一壇佳釀

舉行的盛大品嘗鑒定會上

嫦娥出席酒會且舉酒與我碰杯

記得當時我頭微暈我心微調

後來常覺苦悶因而更加嗜酒

但喝遍天下卻再也不見對手

直到遇上大翻青白眼的阮籍

才一見如故,結為酒友

有一回哥兒們喝得痛快

他醉了六十天我都沒事兒

他醉了沒有人一塊兒喝酒

我才去找大肆歌頌酒德的劉伶

沒想到那廝正在跳脫衣舞

我只好拐到唐朝拜訪李白

二人攜壺花間,一杯又一杯

一杯,山花樂滋滋地綻開笑臉

又一杯,月亮從酒壺中蹦到天上

月光下太白醉了乘著酒興

筆不停揮一口氣把他的醉意

酣暢淋漓地寫入盛唐詩史

我沒醉所以一句詩也沒有寫出

從此太白成了大名鼎鼎的詩仙

我還是做我喝不醉的酒徒

把五千年篩入一壺細細斟酌  

李渡

鳥兒不需要它們。魚兒也不需要它們

鰭翅都不需要,艄公渡船

 

可是你卻需要它們。一個出川的意氣少年

滿船原創詩歌,裝點大唐江山

 

後來渡口姓李,你成詩仙。詩歌來往水面

日夜渡江,一千三百年

 

從此岸到彼岸。田疇鋪展,山嶺漫衍

佳句如黃花,盛產東川

奉節

一段歷史。還在這裡殷勤托孤

測試君臣的信任度

 

一塊石頭。還在這裡日夜望夫

測試愛情的忠誠度

 

一首七絕。在這裡乘上輕舟

測試名篇的傳播速度

 

一組七律。在這裡爐火純青

測試詩歌的表現高度

 

如果巫山不起雲雨。宋玉沒有寫出

高唐賦和神女賦

 

人性與藝術。在中上游,是否已經

逼近完美的程度 

夔州

太白生平路過兩次。子美曾經住過兩年

詩人節,來此小留兩天

 

追慕詩仙。放舟千里江陵,猿聲已聽不見

轉學詩聖。沒有趕上,搖落的秋天

 

宋玉的悲感,無從體驗。北鬥高掛城角

高過峽江,略無闕處的兩岸連山

 

這是夏天。盤桓的時間太短。來不及錘煉

秋興和登高,俯瞰眾作的經典

 

朝辭白帝無詩。唱竹枝詞,東邊日出西邊雨

陰晴不定的天氣,疑似那年 

詩佛

把邊庭和功名,把漢塞和胡天,把陽關和故人

把大漠孤煙和長河落日。全都拒之門外

就像當年千里轉戰。手中一劍,曾擋住百萬大軍

 

閉關的居士。壯歲不娶,焚香誦禪。不再坐看雲起

不再臨眺漢江。也不再俯瞰,眾壑陰晴的南山

 

甚至不再留意,台省還是別業,吳宮還是越溪,辛夷塢還是竹裡館

鳥鳴或人語,花開或花落,松間或石上,泉聲或琴弦。一切隨緣

 

服罷瘖藥,就不再關心窮通之理。不再過度信賴語言

只垂青空靈的五字絕句。疏離歌行的鋪排,律體的精嚴

 

開始喜歡獨處。享受孤寂中的快樂。甚至不再欣羨,閑逸的田園

山水膏肓之疾,竟然不治而愈。從此不誤歸期,豈止為林下的偶遇笑談

 

柳色在渭城,紅豆在南國。茱萸在山中,寒梅在窗前。如今一無掛礙

都讓給,無雨濕人的空翠,欲上衣襟的苔癬

 

最靜的心最燥動,最冷的血最熾熱。最老成的禪師,最慷慨的少年

一腔肝膽,一身俠骨,一生不變。到死香透,盛唐壯麗的詩卷

 

薄暮之前。新豐美酒和細柳營寨。最後一次深情回看

鷂鷹倏然從雲頭墜下。那一眼。仍是一枝,射雕的翎箭

  

杜甫故里

 

1

天地蘊蓄億萬斯年的

一滴悲憫之淚

灑向盛極而衰的人世

 

2

沉香亭北的牡丹花

零落滿地姚黃魏紫

麗人走過的長安水邊

荒蕪了一池細柳新蒲

 

3

瓷器絲綢音樂與歌詩

構築的世界完好如初

詩意棲居的人們醉意醺醺

倉猝之間跌進歷史的深谷

 

4

浪漫的抒情頓時大驚失色

盛唐氣像被漁陽鼙鼓轟然顛覆

從此,無窮無盡的辛酸苦難

像窯洞外漂卷劫灰的伊洛河水

滾滾流入寫實敘事的詩行

尋求慰藉,渴盼救贖

 

5

筆架山裸露著龐大的肢體

承受歲月風雨的無情剝蝕

嶙峋瘦骨聳峙破碎的裂隙

恍如天寶末載的乾坤一隅

難民和傷兵,遍身瘡痍

平復的日子與還鄉的消息

悵望千秋,仍遙遙無期

 

6

滿臉皺褶的黃土台地

攤開一卷千家注解的詩集

攤開一卷國族的命運之書

蒼涼如斯,閱盡終古

 

7

惺惺的天心假誰之手

鑿開暗夜般混沌的地腑

鑿出那一孔玲瓏的洞室

為三千年詩國,安頓一顆良心

養育一個最仁厚的長子

 

8

倒挽天河也難洗罪孽的塵寰

病苦已久的眾生正等待療治

一首憂傷溫情的詩,如一劑良藥

愈合了兵燹之後多少重創的心事

 

9

萬里橫行的青春壯懷

轉成暮年漂泊的憑軒涕泗

致君堯舜的平生夙願

難敵風破茅屋的悲慘現實

五陵衣馬自輕肥

儒冠古來多餓死

 

10

那就趁著填入溝壑之前

為失業徒和遠戍卒們的生計

再發出一聲憂心如焚的嘆息

那就放縱最後的想像力

幻化出千萬間廣廈

大庇落魄的寒士

 

11

窮亦兼濟天下

決不獨善其身

展讀沉郁頓挫的詩史

卷帙上赫然書寫兩行

拗破平仄格律的

光焰萬丈的句子

 

12

筆架山後

嵩岳峻極天中

丈量詩歌的高度

定格詩人的位置     

我就是岑參

笳聲吹動連營

晨起揭帳大驚

一場夜雪突如其來

天地之間一片晶瑩

 

仿佛走進童話世界

八月秋色一夜入冬

 

莫非是家鄉三月的山野

千萬樹梨花染白了綠風

時空轉換,畫面疊印

就在一瞬間成像顯影

 

初見的錯愕,剎那變為驚喜

這一刻,迅速愛上西域邊城

輪戍新兵的驚叫聲裡

最明麗的一句唐詩

梨雪一色,脫口吟成

 

我不是浮光掠影的觀光客

詩人出塞,格外與眾不同

我就是岑參,天生好奇

為寫這句詩,萬里西行

 

接著看見那面凍死的旗

凝固在吹斷勁草的風中

碰上斗大的沙礫石塊

亂飛在輪台九月的夜空

發現熱海滾沸的水裡

一群鯉魚在歡快地游泳

 

那年冬天,我親歷了

唐詩裡最寒冷的夜晚

氈帳中起草檄文

墨水凝凍成黑冰

 

懷著好奇心欣賞陌生

總有出人預料的遭逢

荒寒的邊塞惠我已多

不負大丈夫匹馬從戎

 

岑氏家族,不缺宰相功名

在崇尚詩歌的年代裡

還缺個叫得響的詩人

家族榮譽,用我的詩鐫銘

 

我就是岑參。太白是我師輩

子美是我弟兄。我知道

就憑這幾行新奇的詩句

驚艷一代代讀者的眼睛

詩歌史,定會牢記我的姓名 

江雪

仰不見飛鳥。俯不見人蹤。這個冬天患雪盲症

失明的山路上,只剩一個人。走過,踏雪無痕

 

踽踽走向江邊。一種怎樣的孤傲強悍,才有魄力

把存在歸零。才敢於把自己,擺放在世界的對面

 

被操守堅持的漫長一生。當操守一天天

執著成嗜欲。嗜欲深者,天機會否變淺

 

是那個持竿的人,是釣竿。是裊裊的釣絲,是魚鉤

是鉤上的餌,是水裡的魚。是魚的嘴饞和人的嘴饞

 

林林總總的大千,移居到一葉小船。天地一釣翁

蓑衣箬笠,是必備的行裝。是最後的庇護和溫暖

 

一根細瘦的竹竿,一根更細更瘦的絲線

水下欲罷不能的牽扯,岸上在握的飽滿手感

繃緊的張力,撐起詩的宇宙,不曾塌陷

 

像放生魚兒,他把郁結,清高,逸興,孤寒

一條一條,都投放到江水裡。然後起竿

把上鉤的自己穩穩地釣起來,一竿甩出水面

 

一場渴望已久的大雪,隨著他掄圓的弧光

像無數飛翔的銀魚,紛紛揚揚,灑滿江天

金句

多少年了。適合攀登的高度,不在城裡

灰霾的頭頂,看不見天藍,沒有茱萸

 

我的家山,我的兄弟,我的酩酊佳節

一直以來,都在唐詩課堂上

 

知道孩子們又走神了。在忙著玩一款

二月十四,或七月初七的青春游戲

 

且不管他們。只享受這一年一度的酣暢淋漓

滿頭插戴的菊花,正用板書的節奏誦讀

塵世難逢開口笑的金句


■ Over ■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