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风雅诵 | 杜涯《春中》/ 董燕朗诵

风雅诵 | 杜涯《春中》/ 董燕朗诵

发表时间:2019-11-13 11:1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诗:杜涯《春中》

朗读者:董燕

作者简介


杜涯,1968年生,河南许昌人,曾在医院工作10年,后离开医院,在郑州、北京任图书编辑、杂志编辑等职。主要作品有诗集《风用它明亮的翅膀》《杜涯诗选》《落日与朝霞》。曾获“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称号、“刘丽安诗歌奖”、《诗探索》年度奖、扬子江诗学奖、鲁迅文学奖等。


选自《扬子江》诗刊2019年第5期

春中


流变中有沉定不移的守常

年年此时,风沿着新荫的道路吹来

草木的纯洁信心也被容许返还


南边的河堤上,柳树林带摇动,它们

绰约的、缥缈的、清扬的身影在风中飘摇

泠泠空气也在清凉的枝杈间游动


而在它们的摇动之上,是几千里的蔚蓝

日升又日落,四季、星空、黎明的转动里

是谁给了这恒常的诺言(如天空的终古不变):


在辽阔的蔚蓝之下,人世之春又一次汇聚

城中桃李盛放,城外碧草初生,蔓延

路边,紫叶李和杜梨在信赖中更替了芳华


城市的十字路口处,车水马龙,人声喧腾

春天中,万物都有一种向上的力量

万物之心的意志是向荣、生辉,是昂扬


我站立在春天之中,听见一种声音于风中回荡:

“这里的人、树、花草、牲畜,一切事物都会逝去,

但毋庸置疑,它们中的一些还会再来。”


而身边,风吹过的林中,一声鸟鸣正清亮地响起

悠远、空灵,像春之声,像宽广的白昼

飘扬在人世的赞同之上,相信之上


摄影 / 谷以成


朗读者:董燕

董燕,文学创作二级。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著有两部诗集《梦和梦见》《可能的海》。曾就读辽宁文学院,鲁迅文学院首届电力作家高研班。业余诗、书、画、唱、诵爱好者。

本期配图摄影:谷以成,作家,自由摄影师,出版《金陵小巷人物志》《请喝茶》《谷子影像笔记》等,获紫金山文学奖。图片版权归作者谷以成所有。

 全新升级 全民读诗“风雅诵”

每月推出 诗歌有你更动听

欢迎大家选读《扬子江诗刊》《江苏百年新诗选》作品。


《扬子江诗刊》《江苏百年新诗选》中选读1、2首诗歌,最好在30行左右,如果所选诗歌很长可以节选部分朗读。


请把您的朗诵音频,朗读者百字简介、照片发至

xinshibainian2017@163.com。


可选读作品

《扬子江诗刊》2019年第6期部分优秀作品推荐

夏末十四行·入秋 | 林莽


一场小雨就入秋了

突然想起故乡的井水

用柏木桶提来的清冽的井水

在葡萄架下微微地闪动


蝉停止了聒噪的长鸣

暑热正渐渐退去

月光下的庭院

微风摇曳着婆娑的树影


入秋了    曾经的若有所失的少年

绕过村边湖水潮湿的堤岸

依旧怀想着那些无法实现的夙愿


风吹过故乡的原野

舌尖轻舔着铅笔尖的微凉

心中鸣响起雁阵的诗行



落地窗 | 路也


午后,在一楼的落地窗前站立

园圃里的植物,隔着玻璃

几乎长到了脚背上

这是一方被水浇透

被风吹得轻盈的园子

初结的果实则加大着

这个下午的重量

天地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平衡

立在落地窗前发呆

夏天无比盛大

草木用各类方言在漫谈

一枚黄瓜叶子挡住了

两粒西红柿的仕途

茄子在翻起的领口后面、在斗笠下

憋紫了励志的脸

阳光爱瓢虫,瓢虫爱鹅绒藤

蚯蚓在把地球整改

被花粉蒙了心的蜜蜂

正从一朵栀子飞向一朵茉莉

在全城最清澈的房间

朋友郊外公寓的落地窗前

一架飞机出现在天上,它被梦想拽着

飞过之后,园圃就沉寂和幽暗下来

手机铃声忽然气壮河山

这些年,每当有人问:你在忙什么?

我几乎总是回答:发呆



雨天的鸟 | 庞培


听见下雨天的鸟在窗外叫

我就是那只雨天的鸟

顷刻间房屋四周

充满热烈的雨水


山茱萸和野蔷薇

洁白的花瓣沾满害羞好奇

当黄昏时窗户隐约

显露地平线尽头


我一路啁啾扑腾

挣脱了暴风雨般的生平

我就是那只雨天的鸟

天黑前飞往春天的怀抱



原理 | 毛子


岁月提供的东西,足够可以

总结这个世界。

但我还在等待未发生的事情

——鱼缸里的金鱼,何时能游过

那块透明的玻璃。

客厅里的桌椅,在我上班时

会不会离家出走……


我努力地去想,世界就越接近

测不准原理。


不想这些多好啊,我就变得轻松

像飞机把天空

留在了天空……



初春印象 | 李南


我看到阳光下的冬青,开始发绿

闲散的老人背着手走过

一阵风送来了

小女孩“咯咯”大笑声

地铁里一对情侣相依相偎

共用一副耳机。

新开盘的楼群流溢出华彩

电动车冲向未知的一天。

这凡俗生活的真实性

给我的声音镀上了一层柔光。

没有悲歌,也没有挽歌

彩云把忙碌的人群抬高一尺。

可是我们若要制造一粒粗盐

需要多少泪水和血滴。



天空 | 郑小琼


我已忘记北方庭院的天空与星辰的颜色

银河倾泻繁星、蛩音,不知名的流星穿过

旷野上的村庄,我曾凝视那些星座

它们真实的虚构的轶闻,凉寒的云层下

葡萄藤架的流水与红砖的屋舍、时光

熏黑的梁柱,萤虫在柑子林丛中闪烁

沉寂的凤仙花与鸡冠花,我记得的清香

蓝色的屋顶、雕刻的门廊、湿气的青草丛

长堤外的船只、夏夜幽冥中持续的蛙鸣

清晰而虔诚的天空,清辉里的童年流过

如今在混浊而疲惫的午夜,

街角的昏暗路灯、电线、轰鸣的机器声……

我抬头看窗外的天空、消失雾霾里的星星

那月亮,像孤独的怀乡者,在天空中经过



秋意 | 张巧慧


雨声乍响,甫有惊雷

我起身关窗,触到了秋天

虫鸣清瘦下来,叫一声

停一声;远山略瘦,枯树几枝

雨,沿着滴水断下来

我执念的,被遮蔽的古意,渐渐重现

书房的灯光,暗下来的屏保

还有我。几弦散音,有几声,无几声

有果子落下来,夹在雨声中

“嗒”一声;夏季曾发生的那些滚烫的事

将被一一宽恕、遗忘

惋惜的是:我写下的诗句

从未寄出;泛黄的信笺渐次拥有

某种古典之美,恰似秋的宽慰



夏日悼歌 | 颜梅玖


午后,阳光穿过浓密的树叶

落在灰瓦和老墙上

水塘发出懒洋洋的气味

在凝固的岑寂之上

一群擅长“空气动力学”的蜻蜓

时而快活地在空气中游泳,时而

悬在空中一动不动

连日来,玛利亚台风

把云吹成了一团一团棉絮

云团下,是几棵高大的泡桐树

泡桐花早已沉入无尽的长眠

我在这里停下

树枝上,鸟儿在歌唱

紫薇和杜英开得正盛

花椒果皮开裂,露出紫红色的果实

曼陀罗在默默酝酿它危险的种子

一切看似欣欣向荣

就在一个小时前

又一个朋友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把她交给了自己的命运

将一切,付于我们热爱的虚空

诸神啊,当我再次望向远方的山脉

落日已尽

光从我眼前彻底消失



苎麻地 | 陆辉艳


那些夜晚我喜欢随手翻开一本

黄色纸张的书

上面的黑字,扎在一片苎麻的

植物纤维里

有时它们脱离语义遮蔽

通往另一些故事时

途经我的手指


不止一次,我走进田野

月亮刚刚升起

我的邻居们也在那儿

收割,哼唱一首熟悉的歌

那些声音里没有出现苎麻

但是苎麻花落在他们的头发里

尚未有人意识到

空气中的特殊气味

与劳动的意义


我是那些日子的亲历者

衣服沾上褐色的植物浆液

形成永久的粗糙图案

我知道一切都将留下证据,以便

被保留。被再次提起

包括那些容易消逝的事物

总是让人想到

灯泡发出的昏暗光线,以及

一架老式织布机的咔哒声

人们永远找寻着接下来的这一天

世界有如巨大的苎麻叶饭团

青翠,蓬松

在热气中,将月亮填满



喜鹊 | 韩文戈


秋天的喜鹊站上快要落光叶子的白杨枝头

它用粗嗓门不停地对着我大声叫

就像从前,一群熟悉我的大喜鹊、小喜鹊

反复飞过村庄的屋顶

从这棵树到那棵树,它们追着我的脚步

正如我跟我的伙伴们,在秋天,在父母的土地上

所看到的那样

就像在海上,南十字星悬在南半球水手的头顶

北斗星悬在北半球水手的头顶

为地球上所有迷失的船只指引回家的方向



雨夜想起友人 | 江离


有时,我想到你

在咖啡馆,窗子推开了

早晨的清新涌到你阅读的书上

你写下落日的诗句

像一位农夫

用铁锹松动着泥土,那里一小片果园

摆动,接受风的巡阅

有时,我想到雨

马蹄般踏过西湖,泛起一片白雾

转而如婉转的燕语

你打伞走在白堤,听着寂静

从枯荷根处飘起,你是

寂静的知音

有时,我想到你就是雨

从远处的青山,溪流

带着细小的旋涡

又一次,冲走了多余的漂浮物

这里,也许有着正确生活的依据



花生 | 蟋蟀


对于地底之物,我们知之甚少。

尤其是,在黑暗中啃噬寂静

而无须打坐的先知,他早已摆脱

庭院的幽禁,

终身居于露珠,打磨

视觉的琥珀。


空气一天天变薄。植物

磨掉花瓣,开始用果实与动物交谈

原野一触即发,每一颗种子

都有一位年少的神明

阻挡秋天的唇齿。

而他先行一步

将心脏深埋,一分为二


一边是倾听,另一边依旧是。

两只紧闭的眼,光线被挤压得如此致密、饱满

以至有颤音溢出。

他将如何安置?如何

严格区分大地与躯体,甄别

那骄傲的、谦卑的边界?

两粒醒来的《金刚经》:

一粒未得到,一粒已失去。



溯源者 | 曾谙安


溯源者的前身已很难辨识

偶尔会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埋在湖底

旅行结束的时候才各奔东西

并不知情小溪流的不合群


无人经历过彩虹的悲观

春夏之交,蝴蝶或者蜥蜴会提示你

三隐潭看上去仅仅是个布景

水雾是面纱,人的影子不懂轻重缓急


水流比词语更柔滑

亭下湖的每道波浪都能讲出一段故事

鲶鱼岛上空的白鹭

准确地站在她的生命中


寻根之旅在这些场合中似有彩排

而文章是得体的见证

对于克服命运有着由衷的歉意

而灵感取决于你更愿意看到什么



梅雨期 | 朱夏楠


立交桥在高楼的平行处

穿行的人有着笃定的快感

在纷乱的重叠与扭曲中

误以为眼前的道路清晰可辨


湿漉漉的蛙声此起彼伏

月宫今晚降临此处

雨水不断落下来

一团水气很快被另一团吞噬

低头是最安全的路径


昏沉不明

将烛火拨亮

细小的飞虫们绕着光晕

乐此不疲地追逐着



安第斯山的雪 | 向迅


第二天清晨,我们才发现它的存在

白色的火焰,冷冻的火焰

燃烧在圣地亚哥城另一侧的山顶

我们站在时间的悬崖边

沉默如内心刚刚被搬运一空的岩石


自那一刻开始,它便成为我们

永恒的话题。在去葡萄园的途中

在去瓦尔帕莱索的途中

在去蓝色太平洋的途中

它不曾离开过我们隐秘的注视


当黄昏降临,我试图运用意念之力

把它连同那座象群般庞大的山脉

搬到我脑海里的另一片大陆

我才想到,我们曾在深夜翻越过它们

同时翻越的,还有星光

和无数人的梦境


据说它并非像拉丁美洲的历史那样坚固

它也会融化。但是在我这里

它已然和聂鲁达、帕拉

以及山脉另一边博尔赫斯的灵魂一样

闪烁着恒星不朽的光芒



鸽子 | 许天伦


她们从不知名的地方飞来了

就在那尖顶之上

她们体内,还存有洁白的干净的光

走在它们下方的一群人

刚刚被一场突袭的大雨淋过

雨伞还没来得及收起

潮湿的气息,带来一种悲凉

哦,从不知名的地方飞来的鸽子

信仰正在日渐陷入荒芜

教堂里的钟声,仍然一遍又一遍地响起

我在人群中,望向那鸽子飞来的方向

她们像是一群圣洁的少女

此时,我的心就宛若星辰

在一双飞翔的翅膀上

我会为沉寂的天空而悸动



敖鲁古雅 | 姜耕玉


走进大兴安岭深处

看见敖鲁古雅

我浮躁的耳目静了下来


天地静默

没有文字与路

鄂温克人居住的撮罗子

兽皮裸露。

树木往横里生长

洒脱自由了上千年

每一片枝叶仍挂着稚拙的微笑。

一声声鸟语

诉不尽朦胧的欣悦

那石溪的野菊花

弄着日月盘旋。

天空的蓝

落在女人的头巾上。

猎犬咬个不停

在它眼里山巅挺拔的林梢

擦着天空


静静的贝尔茨密林

河流雪亮

忽见漂来白桦舟

舟上无人。

我惊喜    举步却成了幻影。



在你的花木山房 | 胡亮


在你的花木山房,老朋友,且让我喝会儿

闲茶。窗外有山,有水,有白额的猛虎惊散了

白鹭。老朋友,白鹭是你的

坐骑,而猛虎是我的坐骑。

那又有什么关系?且让我们继续讨论

草书与新诗的枯涩之道。



采野菜 | 许红军


每一株玲珑的嫩芽都是树的儿女

每一株执着于初春返青的树都是光的信徒

当我用尽力量和技巧摘下最高的一枝

那粗壮的、茄子色的、哲学般的嫩芽

在春阳下闪动着迷幻的光泽

仿佛手中紧紧捏住的,是一部成长史

它们枝芽上嫩叶的气息

就是血液的气息,要跟着我回家

我馋嘴的女儿成为图腾路上磨牙的小兽

她将吃下一个崭新的轮回



你好,拉萨 | 任怀强


关于拉萨,我喜欢从冬天讲起

雪雕在风中几乎一动不动,为了

活着,眼睛盯着一只走上山坡的

动物。扶不起风的花草冰封了

苍茫中的欲望。散发着金色

光芒的山顶有它的骄傲!你好,

拉萨。像那些余脉里的山岗横陈于

大地上的沟壑、悬崖和暗河,有

荒原万里。喜欢攀爬或悬空的人

欲死欲生于风暴中。那些危吼与

长嗥,总是送给陌生人的。你好,

拉萨,我胸中藏有猛虎却为绝境

之爱。黑颈鹤、赤麻鸭、野鸭

时不时从河的一边飞到另一边

一群群到此过冬,发出阵阵嘶鸣,

空远而悠长。每当太阳升起,

拉萨河对岸的群山就变成金色

那金色的深渊里,总有希望的美!



蓝鸟 | 绿音


眨眼间

那只蓝鸟已从山月桂上

飞下来,趴在灌木丛间

赭红色的护根上

张开翅膀晒太阳


仿佛它卸下了它的翅膀

它的翅膀张开着

一动不动

仿佛已卸下千钧重力

又凝聚了所有静谧


天空很遥远

而泥土很近

阳光照在它蓝色的翅膀上

那是天空的蓝

上面有白色的云朵

它伏在干燥而温暖的护根上

沉睡

把两片小小的天空

暂时抛在地上



河水 | 成颖


薄雾上岸,我看见

羔羊弯腰把嘴唇,埋进河里

一个洗红芋的粗糙女人

也在弯腰提水


水边,有很多这样的事物

比如晚来的夕阳

早归的鸟鸣

这卑微的姿势,忧伤而安静


夜晚,河水白了

每一片波纹都有月光的幽深

它的明亮,来源于羔羊

女人和归鸟的面影


星星落了下来

河面上,就有了神的影子

我不知道去往何处

每个方向,都是洗过的福地



蜀葵 | 董国政


盛开的蜀葵,在楼前无与伦比地惊艳

现在,时间和空间都站在它们一边

仿佛,每朵花蕊都有

切入骨髓的千伏电击

和深不见底的悬崖


此时,如果去问一个禅师

何是蜀葵西来意

他很可能回答庭前柏子树

也可能会说

“待案山点头,即向汝道”


时间过去这么久,混迹劳侣这么久

谁人年年砍断青山媚?

但,不论你怎样猜测

蜀葵的此世性格已赫然在目

燃烧的火焰

已纵身锲入夏天的内部



空玻璃器皿 | 戈丹


我把它朝下放置

把它浑圆的弧线朝向光亮,倒立

在两个圆弧之间挤出

流水的细腰

在经历漫长的盛放之后

空寂的身体足够撑起

一首摇篮曲或远山的向往

深入它身体的视线,似乎回到原点

又似穿透了它

拥有它的曲线便似拥有它的全部

但当你靠近它

想抱紧,甚至想拥它入怀

浑圆的弧线

水一般从你力量里挣脱

在夜晚来临时消失

它的存在仿佛只是你的幻觉

但你又切切实实拥有过它

触摸到它

它的凉意使你安静下来

坐下来,透过它

回忆往事,描绘它身上隐现的远山

心头一曲旧时旋律无法下去



柿子灯笼 | 张平


结了一次果,天空多了一盏灯笼

这不是比喻

秋天也不浅显

灯笼晃过山冈

季节有一个角度被照亮

也照亮我,行进中的一个角度

也照亮他们

喊出的旋涡

大地悄悄馈赠

相遇的人

那是看上去孤单的柿子树

被内心的那么多灯火

宠爱

我取走了其中的一盏

他们也是

彼此站立的姿势,坚持了向往


《江苏百年新诗选》

(全二册)(平装本)

扫描左边二维码直接购买

配送方式:快递免邮

原价:160元   

微信订购价:128元

《江苏百年新诗选》

(全二册)(精装本)

扫描右边二维码直接购买

配送方式:快递免邮

原价:200元

微信订购价:160元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