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西洋画 >  艺术家专题 《十诫》——郭亚冠

艺术家专题 《十诫》——郭亚冠

发表时间:2019-11-08 12: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1990年生

201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油画系第四工作室,获学士学位

2016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油画系,攻读硕士学位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作品主要涉及:绘画,行为,装置,影像,剧场。

作品的主要核心:是“场域”及“仪式”的重构

近期主要展览

2019

北京:

中华世纪坛 “ 第八届“昌新艺术奖学金获奖者作品联展” 

北京时代美术馆 “墙势力”

农业展览馆 “艺术北京”

大都会艺术中心 “播下种子,玩的开心”

侨福芳草地画廊 “勘探者的引言”

金鸡湖美术馆 “绘画的逻辑线”

成当代艺术中心 “阿公阿婆带大”

悦美术馆 “昼短夜长”  

2018 

北京: 

郭亚冠个人项目“我的春天藏 在衣袖里” 郭亚冠时子媛双个展

原料空间 “左耳失明”郭亚冠肢体项目

今格艺术中心 “长满青苔的房间”

三里屯太古里下沉广场 “阿耶赖识”郭亚冠肢体项目

不同艺见艺术中心 “罗马湖橱窗艺术实验计划/郭亚冠”

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年轻的潮”郭亚冠个案展

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 “没展”

福建漳州博物馆 “漳州国际当代艺术展”


艺术家专题

将带来策展人段少锋和艺术家的深度访谈,更全方位地了解艺术家和“玩笑”背后的故事。


郭亚冠:这组《十诫》本身就是一个玩笑


段:现在798的展览去看的多吗?你觉得798这两年有没有什么你感觉到的比较大的变化?在我的角度来看越来越缺乏有年轻人活力的艺术项目了,我自己的视觉记忆很多反倒是和798以前的青年艺术家的活动有关,现在这样的活动基本上很少了。


郭:很少主动去看展览,一般都是有事情,也可能是朋友的或自己的开幕过去瞅一眼,比较大的变化就是吃饭越来越方便了,很多原来的小画廊现在变成饭店商铺或者设计公司,近几年大家手里没钱了,很多事情也可以说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没有多少人再去冒险来支持,现在整个环境都很现实,冷静。很多条框越来越清晰,那些疯狂与锋芒都是在混沌之中成长的。水清则无鱼。


段:现在年轻艺术家的展览其实也不少,但是很大程度上没有了之前自我组织实践的气势,好像这种事情2014和15年之后越来越少了,我倒是喜欢那种其实不是很大但是有趣的展览或者艺术项目,你之前做的M的房间项目,我没去过,但是觉得很有意思。但是这样的事情不多了,可能大家都面对现在的背景都挺困窘的,你觉得好的青年艺术家做的展览项目应该是什么样的面貌?你觉得对你有刺激的艺术项目过去这半年有哪些?


郭:首先我们说:去看展览”,并不是听展览,摸展览,所以我先以视觉谈谈。我目前认为一个好的项目一定是:简单,直接,(粗暴),有效。这其实更多是一种视觉层面的评判,也可能会成为一种景观效果。我还是基于对平面视觉的个人理解,在这几个简单的词汇里,还是需要你对整个作品产生的视觉因素包括色彩,造型,密度,层次等等的品质进行精致的处理。有了视网膜的震颤接下来才有心理的震慑。现在很多项目是更倾向于文本的,这个文本其实也并没有什么颠覆性和实验性,基本上是在玩一种逻辑魔术。但是在当代艺术的语境里显得十分合理,也成为了一种不可见的标准和尺度。有些作品呢也只是简单,直接,粗暴了,也会有一些实际效果,但是水准,品质不够,作品的框架零散经不住推敲。凡是留在美术史里的作品也都是找到了可以架构自身的体系。对于这半年有没有看到好的项目,我并不关心当代艺术,我更感兴趣的是一件作品是如何吸引我的。


段:讲讲你的作品吧,你的作品也有若干的序列了,除了《黄泉路上》这个还在做,其他的最近还有哪些探索?


郭:黄泉路上这个系列从15年一直延续到现在主要是因为表现的内容过于庞大,素材至今已经有60余人,而且每年都有三到五人的递增,我现在一共创作了13幅,画每一张都消耗太大,需要查阅大量资料,一方面是关于死者自身的,另一方面是死者所延伸出来的其他的内容包括历史的,神话的,风俗的,生物的,地理的。个系列,我觉得只是当时七张作品还不够,还需要在反复中去呈现它的变化。这个系列可能再过五年或者七年再重新在画一下这些人,可能他们自身所选择的属性也会因为时间和经历的变化而改变,这种不确定和无常也是作品的重要含义。最近探索的东西还挺多的,其实准确的说不叫探索了,这些探索在几年前叫探索,在现在就不是了,很多都是几年前挖过的一个坑,现在又接着去挖,比如说我现在在做的喷洒系列的,这是我13年做的一些东西,当时只是想把这些效果具象化,但没有多远就搁浅了,但16年开始把它们放在画面里作为一种效果或层次出现时,它在画面种映射出的含义就不止这些了,它也暗含了一切事物的易逝性。这种灵感也源自石窟里的那些佛像,像尘埃或原子在时间的作用下对每一件事物负责。现在的这个系列已经把它独立出来了,没有形象,没有笔触,没有线条,你能控制的非常有限,更多是它自然而然生成,它不需要任何含义的绑架,它就是一片空无。


段:以往你的作品其实不太讲幽默感,虽然你自己本人还是有幽默感的,你表现的多是沉重的主题,包括你的行为表演,关于这些我们之前聊过了,这次798这个展览我设定的是一个跟玩笑相关的内容,我觉得现在大家有时候聚在一起玩笑化是一个常态,往往是对于严肃的东西的消解,本身娱乐化和调侃化以及玩笑是一个现在的主要的常态,尤其是社会新闻和媒体上传播的信息也会这样,你怎么看这种玩笑性质的内容?


郭:我表现的这些沉重主题在别人看来无非就是死亡,疾病,欲望,恐惧,心理等等,是最大众化的问题,并且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的,但它一点也不主流不大众,很多人是排斥的。即使也有很多人表现过类似的主题也都是以一种幽默或者轻松的方式,或者其他尽可能含蓄的手法,当然也有一些比较猛的像蒙克,培根,大同大张这样的,蒙克和培根主要是制造了一种氛围,这种“氛围”是“死亡”的宏观概念,这种氛围应该包裹着一个“核儿”,就好比我们去一个房间里找苹果,苹果在哪个角落里我们不知道,但我们闻到了它味道,知道它就在那。如果具体说就是我从这种氛围中感受到的情感被其中躁动和发泄所干扰,不知那个“核儿”在哪。大同大张的深度够了,但他是需要被后人来发掘和系统化的。  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决不能含糊,模棱两可,越是人们不愿接受的你就越不能绕着弯的给他,绕完一圈给到他手里的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东西了。况且大家都在做这样的事。  这个展览主题跟玩笑有关,我准备这组作品《十诫》,这本身就是一个玩笑了。


段:这组《十诫》具体是表现什么内容,如何体现这种“玩笑”属性?


郭:十诫原文所对应的基督教的主题,按照《圣经》“出埃及记”的记载,《十诫》是十条上帝对人类的戒律。我的《十诫》由一系列相互作用的十张画面构成,    选出十个2019年在我们的生活里比较有趣的事情,可以是很搞笑的,很荒诞的,也可以是很让人费解的,但都是真实发生的,并且在大众传播中影响比较广泛的。所选取的这十个故事基于十诫原文里每一诫的基督主题映射在中国现代社会里的有关道德人性、宗教伦理、科学理性等诸多人类精神世界的问题。对于画面来说,我现在很难判断它。不过,我不会以一种对故事图解的方式来呈现。我希望它针对我们现在自身的状况来重新解释、改造“十诫”的原始意思,让它们变得很有趣味性且意义深长,让更多的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年轻、新潮、各种职业,没有宗教信仰、缺乏宗教观念的观众群也能从中得到相应的乐趣以及一些其他的感受。一个当代版的十诫。它的“玩笑”属性,第一,《十诫》就是咱俩开玩笑时聊出来的,第二,所选取的故事基本是以搞笑为主。第三,以一种玩笑的方式在说一些不太玩笑的事情。


段:这种创作方式和之前的我们做的《七宗罪》好像有点延续,一方面很当下,一方面确实是挑战,对于你的体力和精力,你觉得这两个项目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刚好你也可以介绍下之前的《七宗罪》,本身有点命题的意思。


郭:《七宗罪》项目七天里每天邀请一人讲述自己的“罪行”。影像、绘画、文字、故事交织在一起所产生的种种关系与可能性来映射我周围人群对自我和当下环境的反思。《七宗罪》我是想通过对话来一层层剖开心底的锁,非常坦诚面对并找到自己要坦白那个属性,但也可以有所避讳,或者有所隐瞒,主要在于这个过程里你如何面对你自己。它是一种从内向外自省的方式。而《十诫》是基于很多外部故事或现象所延伸的多种社会问题与自己所产生的联系,它是由外向内的。这两个系列也算是对当下人心理状态双重的认识,所以也算是延续。


段:这次《十诫》有没有类似之前《七宗罪》之类的互动的结果的规则,还有《十诫》这件作品有没有开始有个计划,内容构成上怎么设定的?还有如何布展?你有没有什么初步的想法?


郭:这个问题好难啊,生活里我很难有一个计划,突如其来的很多事情都会让原本的计划废掉,在做作品时那就更不用说了,太多偶然和不确定,我看还是先按大的框架走,到时再因具体情况去定需不需有互动,内容构成现在还在完善,布展也要看看最后效果,当然展示的效果毫无疑问是挨个平铺的最好最直观。接下来要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又要如何去控制,我现在没有任何的预知。


段:哈哈哈,我觉得还算是简单的,可能太具体了,我觉得我们合作的展览项目我是在给你出难题对角色,事实上这样的挑战我觉得是有好处的,你觉得呢?


郭:对啊,哈哈哈,先不说脑力上的挑战,体力上那绝对是高强度负荷,把七个大框子搬上五楼,七天画完,这中间又是找人又是拍视频的,没黑没白的弄,画完再搬下来,把我累的够呛,不过确实是过瘾哈哈哈,其实也是这样,人在越有限的时间里越会把效率最大化。人在瞬间组织起来的想法和做出的判断会准确。


段:我希望这次是一个更大的挑战,显然你也很热衷这样的挑战,这次其实还有内容上的挑战,比如玩笑本身的体现我觉得是很有难度的,不过我觉得你也是段子手,从生活里可以看出来,你最近整理材料中有没有发现这样一点,民间的幽默和荒诞其实很有力量的!


郭:那种力量都是星火燎原之势,太凶猛了!比如说,一些民间拍的短视频,内容平淡,画面拙劣,但你总是翻来覆去看好多遍,如果里面有些低俗的东西可能我们更愿意去看了。我仔细分析过这样的心理,在一个平坦的社会环境里大众关注的点有时是很畸形的,在我们看到一个被广泛关注的事件和人物多数是源于有一种爱看别人出丑的心理,现在很多网红其实也是利用了这一点来营销自己。



  十诫 爱 死亡 娃娃,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百家姓,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恶之花,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荷尔蒙,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没忍住,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三女神的命运,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肾上腺,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我要它也没啥用,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现形记,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十诫 洗礼,布面丙烯,综合媒介,214*147cm,2019




     ▼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重彩油画公众号是一个纯公益分享的平台。欢迎有兴趣的朋友投稿!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