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小提琴 >  (柴亮)小提琴演奏《牧羊曲》,随着迷人的曲调,眼前不断幻映出秀山青水,美轮美奂,让人陶醉其中。

(柴亮)小提琴演奏《牧羊曲》,随着迷人的曲调,眼前不断幻映出秀山青水,美轮美奂,让人陶醉其中。

发表时间:2019-11-07 03:2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柴亮)小提琴演奏《牧羊曲》


       《牧羊曲》是影片《少林寺》的插曲,是一首洋溢着似水柔情的女声独唱。被很多专家认为是中国流行乐坛的经典之作。

       《牧羊曲》曲调优美,透着一股灵性,深深沁入到人们的心脾。随着迷人的曲调,眼前不断幻映出秀山青水,美轮美奂,让人陶醉其中,为我们勾勒出人间的仙镜,为我们谱写下人世间的绝唱。岁月荏苒,春去秋来,但《牧羊曲》蕴涵的那份芬芳、那份诗意却一直驻留在我们心灵的深处、历久弥香。

牧羊曲

作者:郭毅   (源于作者博客)


      这歌声不是酒城里能感受得到的,它不需要装饰,甚至没有任何符号,它只是随意而起的音节,却抑扬顿挫,给人不一般的享受。我亲历的场景是在深蓝空旷的草地,周围是蠕动的牛羊和脆响的鞭声。一个脚蹬皮靴的藏族姑娘坐在马背对着满山遍地的牛羊,喊着号子,号子在天空律动,而牛羊却在号声里律动,那律动的集体铺天盖地以群雄压倒万物的阵势随号声的节律游走,既铿锵而又浩淼。
    尽管我已到了感知疲惫的年龄,但这歌声却使我深感生命的激越与旺盛。不要任何词语和形容,我都享受到生命赋予的充沛精力。我曾在一些零星的诗中不断提到歌声,而此刻我的亲历完全是另一种格局,它是不容我去表述我去深刻的,它的本身就是精到的。我端坐的形象,只是为了认真看清那牧羊的女儿口里呼出的符号。而她动人的嘴唇却在阳光照射下闪动。我听到的也仅是那闪动的一部分。
    一个人没有歌声是不幸的。而一块土地没有歌声却是荒凉的。若理论悲哀,我认为应基于这种观点。在一切世俗与物资充当人生最完美的基调的层面,谁还想到有这样一块净土有人歌唱呢?我是一个喜爱歌曲的人。我的肉体与别的男人女人一样,我不敢唾弃。尽管我已经30多岁的人了,但我仍然用我的整个身体去感触歌声,我品尝它们体会它们,听它们说话,那隐藏在音符里的词汇在我的眼前飘动,有时轻盈,有时激昂。而止于宏伟的山脉厚土呈现出的这歌声,实在是头一回听到。
    仅仅这么一次,我就想到自己的过去。过去所经历的世事,大都与歌声有关。我生在歌声里,长在歌声里,没有经历过炮火与鲜血,都得益于国家的和平。小时候,在学校听“样板戏”,恩惠来自于那场文化浩劫,那是被动的;长大后参了军,听别人唱歌,自己也唱,那是职业给予的机会;而现在呢?却在这自然的草地上倾听牧歌,却是得益于工作的赠与,却是我至今听到的最动人的声音。我忘记不了,我还年轻,以后的生活还长,也许还有比这更令人感动的声音。想到这里,伸出手去,我抚摸到一缕阳光。透过手指,看见阳光在掌心直射殷红的血液,呈现出迷人的光彩。
    牧羊的号声让我不能自拔,我在这偌大的原野背依雪山、草地,还有阳光,不仅仅是温暖,还有更为活跃的跳动和愉悦。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