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戏剧 >  清音周刊(2019年 第45期)

清音周刊(2019年 第45期)

发表时间:2019-10-20 11:2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杭州西湖京剧茶座·2019.10.19.


(2019年  第45期)

18年后再相见


这张图小编必须要自私一下,放在头条位置。并不是因为我与井存良先生的交情,而是想写一下京剧茶座与来来往往的朋友们之间的“情”。


井存良先生来杭州开会,本来周四会议结束就回程了,一开始和我说茶座去不了了。过了两天和我说,已经到杭州了,怎么着也得去一趟茶座,所以尽管单位也催他早点回去,家里还有三个孩子,他都暂时放下,一定要来茶座。我当时也挺感动,觉得这哥们仗义啊,说来看我还真是不含糊。昨天他从浣纱路打车到茶座,足足打了俩小时,到茶座都快4点接近尾声了。主持人张晓莺介绍完井存良,请他唱一段,他说,我先得说两句。他说了18年前我们在央视比赛的时候的一些我们之间的交往;特别说到的是五年前他来过一趟茶座,当时洪老师叶老师都还健在,而且他唱完了之后,洪老师指点过他一个字,说“那么唱可能更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我这才明白,井存良来杭州,惦记来茶座,不仅是因为我和他的交情,更重要的是他念记洪老师当年给他说的那一个字、那一番话。虽然洪老师仙去,不能再听他的唱,不能再给他指点,但是井存良记得!


这就是情!


茶座虽然很简单,聚则成云,散则成气,完全可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点云彩,但是这里的人与人也许会因为某种交集而留下深刻记忆。



2014年5月17日井存良先生在茶座演唱


上周苏州东吴票房来杭州访问,续写我们苏杭两地的京剧情缘。没想到我们在杭州联谊,却让一位武汉的老朋友落子先生心潮难平,勾起他对当年京剧茶座的回忆。


1997年是京剧茶座草创初期,当时在工人文化宫的歌舞厅有很大一批每次都来听戏的朋友。随着茶座搬迁、时间的推移,茶座的听友不断更替,很多人都慢慢离开这个圈子,落子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后来离开杭州了。在一个京剧的业余活动场所,不过是一周碰面一次,听上几段,而且不多一两年时间,满打满算也就100次左右的活动,却在人心里留下那么深刻的记忆,真不免让人感慨人世间有时候并不需要浓情蜜意、耳鬓厮磨,只需要清茶一杯,也能做到长长久久。


我把落子先生因为看到上一期《清音周刊》的内容而感慨的文字发表在本期周刊的后方,大家可以从他的字里行间感受到这种清澈明净的爱。


2012年9月28日落子先生在京剧茶座

2012年落子先生曾经回到杭州故地重游,特地来茶座为大家画漫画,可惜因为我上班走不出,错过见面机会,也错过让落子老师妙笔的机会。可是这次意外收获他特意“分配”给我的重要角色,我虽然不在演唱的行列里面,但是却因为落子老师对我的厚爱而成为戏胆。


要了解落子先生来杭州给茶座朋友们画漫画的信息,可以翻看“杭州京剧茶座新浪博客”当天的记录,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c4a57401018uj2.html


节目单

主持人:张晓莺


程派名票井存良在茶座演唱


郑绍耿《卖马》

茅向东《苏武牧羊》

潘谷萍《红灯记》

张友贵(安徽)《锁麟囊》

郑鑫磊(安徽)《锁麟囊》

赵子龙(安徽)《春闺梦》

姚唯一《珠帘寨》

苏立婕《西施》

魏晓梅《李逵探母》

陈平《三娘教子》

周鸣《太真外传》

高宝良《海瑞罢官》

邢瑞金《凤还巢》

汪琴烜《野猪林》

邢姗《红娘》

田程雨《洪羊洞》

邢裕键《洪羊洞》

井存良《锁麟囊》

陈平 邢瑞金《野猪林》

钟强 林治广《武家坡》

张晓莺《四郎探母》

演出视频

井存良《锁麟囊》

井存良、钟强《锁麟囊》

张友贵《锁麟囊》

郑鑫磊《锁麟囊》

赵子龙《春闺梦》

张晓莺《四郎探母》

陈平、邢瑞金《野猪林》


魏晓梅《李逵探母》

周鸣《太真外传》

陈平《三娘教子》

苏立婕《西施》

汪琴烜《野猪林》

张晓莺《穆桂英挂帅》

高宝良《海瑞罢官》

邢瑞金《凤还巢》

茅向东《苏武牧羊》


邢珊《红娘》

邢裕健《洪羊洞》

田程雨《洪羊洞》

潘谷萍《红灯记》

姚唯一《珠帘寨》

郑绍耿《卖马》

周鸣《太真外传》

钟强、林治广《武家坡》

感谢

姚唯一、吴俐勤、苏立婕、

提供视频

苏立婕、徐连经

提供图片

本期人物

三位程票

●如果说“周末去茶座唱戏”是杭州票友的念想,那么“周六能路过杭州就去杭州西湖京剧茶座唱戏”就是外地京剧爱好者的念想。这三位来自安徽的程派爱好者就是在这样的念想指导下,拖着行李来茶座唱戏,然后又赶紧去赶高铁回家的。当中的张友贵先生和右边的郑鑫磊先生以前都来过茶座,程派都很有根底,左边的赵子龙将军刚开始学,但也学得很有模样。拖着行李箱唱戏毕竟稍微辛苦了一点,如果以后我们和周边连锁酒店挂上钩,茶座可以安排外地朋友“周末唱戏两日游”,岂不美哉?

试试这把琴

●王辉老师周六有事不能来茶座,茶座特别约请潘道行老师来茶座操琴。潘老师是原浙江京剧团专业琴师,后来因故脱离专业十几年,他自己说,这么多年不拉、不听、不想,甚至非常讨厌拉胡琴。十多年后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使他重新拿起了胡琴,慢慢重新找回感觉。现在虽然已经70多了,拉胡琴已经不是一种压力,而成为一种享受,成为晚年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仿佛精气神都比以前更好了。

摄影新秀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茶座的视频摄影记者当中新近多了一个名字?这位摄影新秀大姐叫吴俐勤,她是省农科院的退休干部。吴大姐喜欢京剧,最近才找到“组织”,来过一次就喜欢上京剧茶座这个地方。她也是非常爽快热心的人,很主动地说,有什么需要她做的事情,她非常乐意一起做,于是就开始逐渐进入摄像记者的行列。拍了两次之后她还琢磨怎么改进,今天又加了自拍杆,下次她还说要学习剪辑。茶座公益队伍里像吴大姐这样的人越多越好。(这是她在给安徽的张友贵先生摄像,所以这次只拍到了她的背影,下次再正面介绍)

俩“老”哥们

●邢裕健和田程雨是大学同学。说他俩“老”肯定不对,这两位都是大学刚毕业,但他俩都喜欢老生,平时是好朋友,又经常一起来茶座,故此封他们“老哥们”。好多来茶座的外地朋友都很羡慕茶座还有年轻人,不光是老年人。其实喜欢京剧的年轻人还是不少的,只是他们这个阶段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不太可能固定每周都来参加活动,时间一长就疏远了。所以年轻人参加京剧活动需要组织者用心去“组织”,需要营造一种让年轻人可以接近、参与、融入的氛围。

两不耽误

●这位姐姐是一位京剧爱好者,在北方听了不少戏,来杭州之后找到京剧茶座之后就成了我们的听众,家里没什么事周六下午肯定来茶座听戏。您瞧她边听戏边织毛衣的画面,是不是特悠闲?把听京剧当做生活的一种滋味,一种享受,不用说这位姐姐的生活肯定是充满阳光和满足。

演出乐队

乐队



京胡:潘道行(原浙江京剧团琴师)

京胡:潘谷龙

京二胡:潘谷龙

月琴:马莲娣

三弦:马树华


鼓师:翟满洲

大锣:陈宝国

铙钹:汪定焓、张滨

小锣:李青云

来自武汉的茶座情


20年来不了情——落子

昨日寒潮袭来,只有窝在家里上网,忽看到最新一期《清音周刊》上登载的消息:苏州、杭州两地票友京剧演唱会,其中有一内容是两地八位票友登场清唱“坐宫”选段,便起心在风雨中画上一幅漫画玩玩。

    

考量考量后,与西湖京剧茶座的台柱子张晓莺联糸上,烦她发来一些照片原图,自已打量打量着,漫画了这一张类似“八五花洞”的场景。

  


  

我自1997年远飏至杭州寻生计,一待便是十一年;加上1989年起,远遁深圳的九年,20年的风雨飘零,回想起来,也就是余华笔下所说的“活着”二个小字,也是费翔口中所唱的“归来时空空的行囊”八个大字。

    

没想到一向老实本份的,中年以后竟把自已抛掷到他乡20年的困苦之中。求仁得仁,是予取予求,诸艺缠身便是让自已苦中求乐的不二法门。求生之余,仍是看书买书,写文画画,K歌跳舞,吹牛谈天,西湖边吟风,阮公堤处弄月。这少不了的是开始几年,每周六在岳王路工人文化宫里听晓莺、钟强、闻君他们唱戏。

    

杭城大拆大改造时,这票房搬来搬去了,我只是网络上关切着。

    

2012年到桐乡筹办个人画展时,专门去曲院风荷近处的茶座新址,给票房朋友们画过一场。

    

想起茶座中陆续作古的宋宝罗诸老先生,想起当年的宝贝疙瘩王东睿,这花花绿绿,这可亲可爱的新旧人物,看似此生中的过眼烟云,却想能回忆、能回味,这便成了自已生命轨迹的一部分了。

    

昨天,太太数落我:手上这多事不做,杭州那远地方没要你做,你就画了一下午。

    

哈哈,岂止是一下午!画了一份情谊,美滋滋的感受一直流连在脸上心头的。这不,累了,早早地睡了,半夜里醒来,又把此时的感受拉杂着写上几句,也是二十年来,及至一辈子对于戏剧与朋友们的未了情份。


落子,漫画家也。不知姓甚名谁。自称生长在江城武汉,浪迹云南丽江束河古镇。近年来忽然思乡,返回故土,以一支神奇之笔,为父老乡亲漫画肖像。武汉之画坛,尤其是民间,多了一顶微笑着的棒球帽。落子之大名,便春水般在江城漫延开来。

活动地点:杭州曙光路184号

西湖区文化馆

活动时间:每周六下午1:30-4:30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张晓莺本期茶座记事

欢迎将本期周刊分享您的朋友圈


《清音周刊》

京剧道场编辑


西湖区文化馆

西湖区戏剧家协会

杭州西湖京剧茶座

出品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