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推荐 | 双木、林澜 × 雾的线索将引领我们上升

推荐 | 双木、林澜 × 雾的线索将引领我们上升

发表时间:2019-10-16 14:4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长按关注扬子江诗刊

持续经典,呈现当代



双木的诗

双木1991年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杭州。作品见于《诗歌月刊》《草堂》《诗潮》等刊物,与友人编有《野火诗丛》《新湖畔诗选》。

向东是大海


1


海水的蓝,是无数个迷醉的替身。

可以是有雨的云,停靠的午间巴士


以及愉悦的水之撞击。亦或是你——

我们亲爱的表妹,从新的语境中来。


2


在陆地的腰身,少年乘船出海,

季风吹来的咸日子,即将在周身


显现,衰老,败退。每一次潮水

的涨落,都将成为他们记忆的回旋。


3


我们的疆域,因大海而扩张。

愉悦没有边界,痛苦变得轻盈。


当大海成为此刻的一切,

雾的线索将引领我们上升。


4


季风提雨而来,观海的人如云团逐渐消退。

而他独坐石阶,望见雨水落在海上,那些


密集的缥缈的波点制造风暴

将他隐身的软肋,逐个击破。


5


海鸟排成阵列穿云而过,我们的音讯

通向自然邮局,远走江海与重山。


那些我们痴迷的飞翔瞬间,也将成为

我们之间许久无法平静的甜蜜风波。



雪中短歌


今夜风雪不止,我们将拥有许多的云。

在草地,在屋顶,我们乘云而上。


云间的所有秘密将要掩入雪中,他们好像

站在新漆的白墙内,等待押韵的雪域在此隐现。



少女

 ——为北鱼和他的Z少女而作


我们围坐圆桌,交换语言的迷雾,亲切的少女

正以鱼的形状游入城中,摇一树桃红。当以夏天


最轻盈的部分,忆起永远的少女与一九八三。

她那年轻的鳞片,就已在我们之间闪闪发光。



信号


吃迷人的浆果,摆设夏季晚餐,我在持续的

形容之中成为我。我独对郊区夜景,看今晚


月朗星稀的垂幕,并计算此刻与一九九一

隔着几颗星星。闪烁,不断闪烁。往事的少年啊


那天使的闪烁,可是我们的对话?可是你将

修改自己的信号,从逐渐降温的侧窗突然吹入?



白雪的白


北风驮雪,峰谷唱戏。雪线向南偏移

人间从寂静到寂静。雪的无限区间内


我们历经的劫数终将化为乌有。

所有的绝句,凝结为白的飞悬。



在淮河以南


离雨声更近些,每个窗子的纹理

都有水的故事。连树叶都流水般

运动,在不平静的气候下,像是

一场涌动的游行。我的邻居——

桂花香还坠在脆枝上,抱着一座

悬崖造梦,让买菜而返的妇人,

感觉从八月回来,带着她的理想,

挪进大自然的范畴。而铁秋千上

无人,如我般念想一条圆周弧线

在纬度的密发里,摇晃出清晰的

音质。此时,不再管砖墙内外,

母语的嗅觉正在逐一流放。对我

而言,比起说话,我更热衷于听。

但我又不允许我被水的声音困住,

我深知,这里存在的有或者无,

都是暂时与我有染。不久,我又

将在北方睡觉,在不知名的街上

闲走。直到我成了一只害怕走失

的宠物,不止一次由自己认领。


摄影 / 谷以成


推荐人

卢山1987年生于安徽宿州,文学硕士,浙江省作协全委会委员。现居杭州。近年来在《青年作家》《北京文学》《诗歌月刊》《星星》《滇池》等发表作品若干,部分作品入选各类诗歌选本等。

推荐语

和大多数标榜先锋的90后诗人不同,双木的诗歌已经形成自己绮丽、轻盈、精致的抒情风格。来到景色宜人的杭州之后,他诗歌的触丝缠绕江南的脊背生长,从这一片自然山水里取景,轻盈、跳跃的意象如湖面烟雨,漫不经心地组合成一幅优美的江南图景。

双木的写作显得冷静、克制,又精巧、迷人。在词语的撞击下,他所“眷恋的湖山”开始复活,从雨水里一一浮现,彰显出晚霞般的光彩。他写那些“无法平静的甜蜜风波”,仿佛从江南的枝干上漫溢和延伸出的花瓣,在绵密的词语中不断涌现“我们亲爱的表妹,从新的语境中来”,抵达人类潜在的隐秘情绪和永恒体验。瓷器、雨水、波浪、湖山,这些江南的器物都在双木的笔下呈现出崭新的品质和面貌,几乎复活了一代外省青年绮丽的江南之梦。 

林澜的诗

林澜1997年生,辽宁人,现就读于中北大学。曾获第十四届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活动征文大赛二等奖、第五届全国文学作品大赛“南边文艺杯”二等奖等奖项。

钥匙


钥匙似乎是一种实体物品

因此人类的看法显得很实用

它习以为常,在清澈的转动声中

读出仔细思量后的满足

定情观望而不自觉表露出愉悦感

执拗,连绵不断地引向熟知领域

密不透风,归途中裂缝被凝结

计划的答案无法动摇

它躬身,落掉并未察觉的力量




风在疲乏的边缘认出了你。在晴朗的

日子里,你总是自顾自地燃起光

在明亮的街道上准确无误地辨别出

结成音符的碎片,凝视路人闪烁的话语

将散乱的事物束起绳子,将沉重

视作安稳。完美无缺的侵入——

于是风从安宁的溪流中经过,从

混乱的旧貌中用换下的浑浊来顶替

你的嘴唇在短暂的缭乱中无法发声

在放逐的境地里,微笑逐渐恢复如初

而镇定自若的你,如何净除

天空中流动的褶皱



海湾的夜


浪花拍打着海岸的裂缝

规律的声响把月光的范围扩大

潮湿的空气披上褶皱的外套


海鸟的剪影逐渐变得朦胧

他的鞋带把海湾分割

沙子赤着脚在岸边数数


风加快了呼吸速度

他今夜可以躲进悠闲的渔船

围着火炉读几首诗


船具在夜里乱作一团

他在梦里俯下身子,与浪花交谈

船上仍然有一盏昏黄的火烛



路的尽头


柔情的火焰飘落枯枝

疯狂的毁灭在夜的风暴里辗转反侧

野鸟掠过黑风中的枝头

蓝色的果实坠落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路,沉睡

摇摆不定的旋律渐渐止息

路的尽头是另一个归途

昏黄的路灯灯光坠入黑色的浓稠天空

褐色的枯树茕茕孑立

路上零星几个昏暗的身影

夜里,梦游的人曾在风暴里写下诗篇

从悲哀的怒吼中醒来,惊悸

野鸟依旧在歌唱



对岸


我在岸边行走

失散的乌云

永恒地围困在傍晚


我再次失离

轻盈地沉入天空

泛起一道

蓝光。奇特地隔离了生存与死亡


我在对岸搭起梯子

奔腾。我对着长河说

用夜晚拥抱记忆的碎片


长河。将光明引入,

漫过枯萎的花园

明夜,起风时

我要走到对岸



相较于语序和词语的使用,诗歌中更重要的应该是其承载的诗人的思想。诗歌可以展现出诗人的艺术个性、思维体系和心境情感。诗歌的高度取决于诗人的心境和境界。掠过的风声,肩上的蝴蝶,轻盈的呼吸,隐秘的微光……总会有人懂得这世间所有的暗喻。诗歌带领我们抵达一个不知名的无尽头的归宿。

本期配图摄影:谷以成,作家,自由摄影师,出版《金陵小巷人物志》《请喝茶》《谷子影像笔记》等,获紫金山文学奖。图片版权归作者谷以成所有。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