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陶发美:雪的六边形(更新版)

陶发美:雪的六边形(更新版)

发表时间:2019-10-09 09:17: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者简介陶发美,诗人、独立批评家。笔名小园、缶玉乾坤。现居广东深圳。人生信条:与伟大的诗在一起。主要作品:萤魂系列长诗五部(被称为“本世纪最后的抒情”)、新寓言体长诗《上邪!上邪!》等,出版有诗集《萤魂》《狩猎者》,庄子专论《庄子随笔》,主编有《中国诗歌民间读本》。





雪的六边形(更新版)


陶发美

 

第一边  白蝴蝶之死生

 

在雪的第一边

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

已经死了的白蝴蝶

却在冥冥之中

进行一场豪赌

危险万分,她已处在伟大日出的边缘

哦,她赢了

幸运之雪落在了她的翅膀上

仿佛化鲲为鹏了

她再次飞了起来

她九万里、九万里地飞

九重霄、九重霄地飞

她算不上一只胸怀大志的白蝴蝶

然而,只要她飞了起来

天空啊,也就甘愿俯下身子

——扮演它的影子


 

 

第二边  乌鸦祭

 

这黑色幽灵

已举过多少次火把了

也不知烧毁过多少个白日了

它一次次故伎重演

从未失手

可是这一回

它坠亡在雪的第二边

那是一片雪芒刺眼的土地

它的一瞬

确实闪耀了一下

但是,它的火把已经散落

那些崔嵬的事物

以及那些纵深的思想

拒绝了它的召唤

我看见,有多事的人类将它提了起来

然后扔了出去

像是扔出一小袋子

不朽的

——灰烬 



第三边  雪花如血

 

有人说,梦见落雪不吉利

我信一半

也不信一半

反正一梦见落雪

我就能飞

一个高坎一个高坎地飞

一个山岳一个山岳地飞

不用担心

每一次,我都信心十足

只要一个跺脚

一个纵身

就飞了起来

一旦动力不足

落到地上

就又一个跺脚

又一个纵身

就又能飞

我飞,也偶尔腾出一点点目光

看看远方

看看雪的第三边

那里飘飘洒洒

——雪花如血

 


第四边  虚无的脚印

 

在雪的第四边

伟大的雪神一笔勾画出了

无数的脚印

比如,人类的脚印

(包括我的父亲用草绳紧紧扎着的

破胶底鞋留下的脚印)

还有兽类的脚印

(包括那只被山民们

堵在石洞里打死的金钱豹

的大梅朵脚印)

还有鸟类的脚印

(包括那几只在雪树间

跳上跳下的小麻雀的脚印)

还有太阳的脚印

(很遗憾,就是缺少了

那些谦卑而优雅的小虫们的脚印)

哦,一览无余的脚印们

全都连在了一起

全都带着圣洁的光芒

——奔向了虚无

 


第五边  槐花词

 

一个山乡少年

伸出手掌

接住了一树飘零的槐花

他把槐花反复搓揉了一番

再堆到一起

堆成了一个金色小人样

少年再用两块小小的栗木炭

给那金色小人样安上了眼睛

可是,那眼睛

一忽儿就掉在了地上

少年不肯罢休

再把眼睛安了上去

可还是掉在了地上

少年气馁了

他一阵奔跑

攀上了雪的第五边

竟然看到了那么多金色小人样

和一整个儿冬天的阳光

也全都

——掉在了地上

 

第六边  耳环

 

雪的第六边

有些幽远

那里坐着一个抽烟女孩

她整个儿瑟缩着

下巴儿压着右边膝盖

闷着头吸一口

吐出烟圈儿

再吸一口

猛然抬头

吐出苍茫

为什么要弹掉烟灰呢?

就像这个老迈的宇宙

命数里自有燃烧、自有膨胀

也自有破败和掉落

她起身走了

她带着一股子气浪走了

她吐出的最后一个烟圈儿

在空中停留了许久

就像她故意扯掉的一只

——耳环 

 

 

2019.3.7 

2019.10.8修改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