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文学谈 >  新荷人才|张逸旻:写作能给我带来加冕之感

新荷人才|张逸旻:写作能给我带来加冕之感

发表时间:2019-09-10 10:1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张逸旻

1986年12月生。文学博士,浙江工业大学中文系讲师。研究美国现当代诗歌。学术之余翻译、写诗、写评论,最近的译作为安妮·塞克斯顿诗选《所有我亲爱的人》,于2018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曾是美国密歇根大学访问学者。


写作能给我带来加冕之感


|刘婕


 张逸旻长着一张很“国际化”的脸,她的微信头像中,她坐在异国他乡的街头享受着片刻的宁静,“追求精致”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果不其然,她告诉我:“在生活中我对审美的要求特别高,不管是室内的环境还是衣帽穿着。”顿了几秒,张逸旻还自我调侃:“甚至有时候是为艺术而艺术。


  这种对“美”的追求同样也渗透到了张逸旻的文字中,“她不由得想,如果上帝正在看她,会看见什么呢?——一片由游船点染的河道裁开的印花哔叽布上,一个细小的圆点所拉开的一条线?不管怎么说,她为此投下好奇的那一瞥,对她来说是那样的庄重。”在张逸旻发表的第一篇作品《南方,南方》中,这样的小说文风还遭到过“太像诗歌”的质疑,谁料,它却受到了“新荷”的关注。


  于是,这篇诞生在一次旅行后的旧作,就这样在她的创作生涯中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提起开始创作的契机,张逸旻想起了她研究过的美国自白派诗人安妮·塞克斯顿,“她是个赫赫有名的抑郁症患者,写作是由于心理医生的建议,又在电视上看到了I.A.瑞恰慈在教怎么写十四行诗,就想着不妨一试,结果写成了气候。”张逸旻似乎想说明,她的作品受到关注也算是巧合。她用“我本不是一个戏剧化的人”来形容自己,是的,她没有那些疯狂的写作故事,也没有一定要达成的目标。


  她有的只是“住满我背后整个墙面的书柜的‘大师。’”在她看来,写作就是在大师的后花园里,借着他撒下的种子,锁住双膝一点一点耕种。“写得满意的话,你可以敲敲他的玻璃窗,给他一个飞吻。不满意的时候,心想幸亏他在伏案疾写,好让我溜之大吉。


  当然,这些所谓的巧合其实早在生活的点滴中被“安排妥当”,就像张逸旻从大学开始写札记直到现在,就像她对于艺术总是充满好奇,从欧洲到澳洲再到北美,每到一处都必定先去美术馆参观,再去书店打卡。“之前我了解到芝加哥美术馆馆藏特别惊人,我就‘抛下’老公孩子,去那里泡一天。”张逸旻回忆起来,有一种再次置身与艺术殿堂的满足感,她又笑着强调:“当然一天是远远不够的。


  这些,都早已变成她创作的灵感来源,藏在她作品的角角落落里。如今的张逸旻感到很满足,她成为了那个能将工作与兴趣结合的幸运儿,带着学生探索那些他们曾经相对陌生的领域,同时还享受着与私我的交流时间——创作。“这是一种记录人格和历史的方式,因为它能帮助摆平自我,带来抚慰的同时还能让我感受到‘加冕’的感觉。


本文来源:《青年时报》




本期责编:王瑾



关注我们:搜索“浙江作家”或“zhejiangwriters”

新浪微博:@浙江作家杂志  @浙江作家网

联系我们:1、直接回复本帐号消息。

2、电邮: zjzjnet@126.com


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
浙江省文学内刊联盟
浙江作家网
╔浙江作家╝杂志
联合制作
浙江作家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