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野望文存-文艺!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美术谈 >  弘一法师:把字写端正只需2年,写不正可能要20年!

弘一法师:把字写端正只需2年,写不正可能要20年!

发表时间:2019-08-30 22: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李叔同(1880—1942),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谱名文涛,幼名成蹊,学名广侯,字息霜,别号漱筒。
李叔同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把字写端正只需2年,

写不正可能要20年!



有人说书法不能速成,得学一辈子!这句话不全对,关键看你学书法学的是什么?


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说,“把书法写端正可能只需2年, 而写不端正却需要20年!”我觉得很有道理,因为写端正是为了实用,写不端正为了审美。


实用的话,只是解决整齐问题,亦或应付语文老师,学两三年就够了,要是刻苦点,每天练习一小时,说不定一年就够了。


但如果为了审美,想用点画表达心中的情感,用笔墨展露胸中的豪情,任性恣意地在黑白的世界收放自如,可能一辈子都嫌少。


在中国百年的文化史中,李叔同(1880—1942)是公认的通才和奇才,无论音乐、戏剧、书法、绘画、诗词皆是一流,是中国现代艺术的鼻祖,“二十文章惊海内”的艺术巨匠。


比如李叔同是中国话剧运动的先驱、中国话剧的奠基人,他是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的主要成员;


他也是中国油画之鼻祖,是最早在中国介绍西洋画知识的人,也是第一个聘用裸体模特教学的人,是中国现代版画艺术的最早创作者和倡导者;


他还是中国现代歌史的启蒙先驱,在接受了欧洲音乐文化,他把一些欧洲歌曲重新填词,比如我们熟悉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夕阳山外山”。


还有,篆刻上,他是西泠印社的早期成员,领风气之先;教育上,他桃李满天下,培养出丰子恺、潘天寿、刘质平等大批著名艺术家;


音乐上,他被誉为中国近现代音乐启蒙者,第一个用五线谱作曲的中国人,他更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在中国近代化历程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然而,这样一位艺术天才,却在书法上整整走了五十余年,李叔同的书法“朴拙圆满,浑若天成”,鲁迅、郭沫若等现代文化名人以得到大师的一幅字为荣耀。


那么,让我们看看这位艺术大师的书法是如何从从“端正”到“不端正”——



杨岘隶书四条屏(1899)

复归于婴儿(1900年前后)


李叔同早期篆书学邓石如,隶书学杨岘,楷书学魏碑,行书学习苏黄。上面三图是他二十岁左右的作品,从大众审美而言,这个书法很“正”。


除此之外,他还临摹过《石鼓文》《峄山刻石》《天发神谶碑》等一系列的碑版摩崖等石刻。



临张猛龙碑(早年)




临龙门二十品之魏灵藏造像(早年)


受整个时代的影响,李叔同其后专攻魏碑,在此期间,他广泛临摹北魏名品,这个时期斧凿刀刻有板有眼,也符合大众审美。


图一是他临写魏碑名品《张猛龙碑》,图二就是临的《龙门二十品之魏灵藏造像》的全图和局部对比图。


起初他力求形似,总体笔力遒劲、大方平正,看得出他在传统碑帖写过很深的功夫。



临姜母强太夫人墓志铭(1918)



临张猛龙碑(早年)


这个时期李叔同的字还是以魏碑为主,明显受到了钟繇、二王的影响,与之前的剑拔弩张相比,这个时期虽然还是临写《张猛龙碑》,用笔风格已经柔和多变。


1918年,38岁的李叔同落发为僧,关于出家原因众说纷纭,不过,从此世间少了一个多情的才子,多了一位力行的法师。


他的案头经常放着道藏,一箪食,一瓢饮,整个生活相当敛致,他要学道,便整整断食十七日。


之后他复兴了在中国断绝700年的南山律宗,佛门称他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一法万缘五言联(1919)


即今若觅七言联(1921)


佛号与莲池大師偈语(1922)


放下(1921年前后)


自从加入律宗,弘一法师过午不食,开始一步步磨掉了锋芒,洗净了铅华,他的书法逐渐开始思变求变。


这个时期他的字保留了魏碑的体势,但是已经没有了魏碑的凌厉,写于此时的“放下”在西泠印社2014秋拍,成交价471.5万元。


出家前后,弘一法师迎来了书法的彻底蜕变,不过这时候书法形态还十分传统。



佛号与慈照宗主法语


元妙叶禅师《十大碍行》(1927)


致某居士


致刘质平居士


1924—1927年这四年,弘一在印光的启发下,借鉴魏晋小楷,北碑风气终于被彻底打破,楷书新风格开始悄然形成:平静、沉稳而恬淡,在佛门敛去的艺术家气质。


按照大众审美,有人一定会感慨,“怎么字越写越乱了呢?”这么潦草的书信,还不及小学生的作文!



佛号(1930)


一即文随七言联(1931)


1928—1932这五年,弘一法师变法、探索,终于早期的“弘一体”成形了。面目虽已清晰,却还左右摇摆。有时刚性犹在,有时一味恬静。


大多数见到弘一法师基本上都是这样的面目,“歪歪扭扭,形如蝌蚪”,对于看惯了宋体字的普通人,这样的书法自然不是太懂,也不会喜欢。



如来普贤八言联(1933)


佛号(1934)


一心平等五言联(1939)


常获恒涂五言联(1942)


1933—1942年这十年,弘一书法成熟了,烟火气终于一点点消散,慢慢写出了佛系的自我。


一句“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正是弘一普度众生的偈语,古今成大事者莫不是有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即使还有世间尘染,也只是丰腴到疏瘦的渐变。



悲欣交集——绝笔(1942)


弘一法师于1942年10月13日晚圆寂,“悲欣交集”四字手书写于10月10日下午。


临终前的最后几天,弘一彻底放下了身心,看清了自己一生的“觉”与“空”,大彻大悟、返璞归真,于是天真烂漫、悲欣交集。


初看这四个字,潦草如斯,许多人肯定会觉得“弘一法师愧对大名!”但是对美和生活有了理解,重新再观这一页黄纸,怎能不泪流满面。


把字写“端正”,李叔同用了不到十年,可是把字“写不端正”,弘一法师用了足足有二十余年。


文章来源/羲之书童








爱国艺(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艺术 + 金融 + 传媒 + 文化”于一体的创新文化企业,在推动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同时,为个人和机构提供文化品牌升级、文化资产管理、艺术品收藏等具有国际视野的文化服务。

公司战略合作机构为中国画院、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中艺源艺术品评估鉴定中心、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中央美院艺术品评估中心、中央美院现当代艺术文献研究中心、中央美院艺术市场研究中心、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招商银行深圳分行。

爱国艺在艺术文化领域拥有完善的市场研究体系,专业的学术背景支持,严谨的评估鉴定流程,成熟的艺术品资管平台,多元化的艺术金融产品及全球最前沿的艺术品收藏渠道。经过近几年的不懈努力,公司在北京、深圳、杭州、南京、厦门等八个城市已拥有十六家分公司。

爱国艺一直秉承“艺术成就生活”的企业理念,在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持续丰富其文化金融的内容和形式,用心提升艺术产业链的价值创造力



艺鉴定 艺鉴定


往期精彩回顾



:当代中国画的困境与觉醒(一)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