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诗人随笔||汪剑钊:诗人何为

诗人随笔||汪剑钊:诗人何为

发表时间:2019-03-26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诗人何为,或我的几点诗歌观

 汪剑钊


诗人何为?诗人所为就是在人间完成上帝未竟的事情,通过语言之水洗去尘世的污迹,让人逐步摆脱他(她)的动物性,走向完美的人性。在此意义上,诗歌就是衡量人性的一种终极性的尺度。换句话说,诗就是要让人“活得像个人样”。

 

时下甚嚣尘上的所谓“诗歌的困境”或“诗歌的危机”实际是一个假问题。诗歌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困境”,更没有什么“危机”。这个问题的真相是,持论者把自己的困难放大到整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的身上。所谓“困境”与“危机”只是个体的事情,存在的只是每个人自身的难题,他(她)在物质与精神的天平上作何种取舍,他(她)选择什么样的形式表达,他(她)的写作是否能为人们认可,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凡此种种,实际是每个进入诗歌(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的人所面临的一座座障碍。他(她)每克服一个障碍,就意味着身上的人性得到了某种丰富。

 

诗歌不能养家糊口,这是一个现实。但它同时也是一个历史,并且更还可能是未来。不过,这并不说明诗歌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恰恰是它的这种非功利性特征,保证了诗歌高贵的品质。如前所述,它是衡量人性的尺度,一旦丢弃,人或许将由高级动物向低级动物坠落,千万年的进化将变成一个笑话。当然,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人类存在,诗歌绝不会消失。而谁如果以为诗歌说丢弃就会被丢弃,它会在世界末日之前而消失,那就更是一个比天还大的笑话。

 

高尔泰先生认为,美是自由的象征。借用他的这个说法,我认为,诗歌是美最好的归宿。

 

从某种意义上讲,目前,中国新诗正处在一个“诗经”的时代。坦率地说,就诗歌艺术而言,《诗经》所收纳的305首作品,尽管曾经孔老夫子的甄别和删削,却绝非每篇俱是佳作。剔除《关雎》《静女》《蒹葭》《鹤鸣》《遵大路》等十余首,其余大多为历史价值大于艺术价值的作品。即便如此,《诗经》仍然是中国古典诗歌一个伟大的开始,而倘若没有这样的开始,期望出现唐诗那样的繁荣是不可想象的。中国新诗由文言转向白话文不过百年的历史,已经积累了不少堪舆评说的成果,同时也还存在着诸多的不成熟。但是,这种种的“不成熟”恰恰为这个同样伟大的开始从另一侧面作出了确凿的证明。因此,我要说,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天,中国新诗进抵繁荣的“唐诗”时代,它必须感谢今天从事新诗写作的每一位“诗经”作者。






汪剑钊诗五首

 

五龙河

 

河的两岸,峭立的巉岩

身着绿色的苔衣,直抵蔚蓝的穹顶,

一只孤独的布谷鸟在麒麟崖上

啼鸣,传播楚巫的文明。

瀑布飞窜,如同密实的珠帘

悬挂在天河的上空,

落地之前,水沫与水沫相互窃窃私语,

探讨天地间的迷惘与无常……

 

神雾岭险峻的倒影与十堰美人的背影

同时落向水面,激起

涟漪一个个清澈的诗梦,

于是,沉到河底的断木重获了另一种生命,

树的根须经历了河水的浸泡,

便拥有了柔媚的品性。

枝杈伸展并绽放,

纵情地摇曳大禹治水的传说……

 

安静的忘忧谷,昔日奉圣的

五龙骑士杳无踪影,

唯有娃娃鱼躲进石隙发出婴儿的啼哭。

来自城市的渔夫解开缆绳,

荡起一叶扁舟,透过玻璃似的

水面,探看鹬鸟与河蚌的殊死搏斗,

空中的云彩轻叹一声,

依循惯性,从这个山头飘向另一个峰巅……


2018.4.25

 

伊雷木湖

 

到了秋天,湖水已经很凉,

虽说尚有夏天的余温,

从车窗向外看去,一轮血红的夕阳

撞击着戈壁滩上的砾石,

不免为人生感慨,不免

恣意联想,想象伊雷木的内心多么寂寞,

堪比沙漠中的一棵绿玉树。

 

远眺,黛色的岬角阻挡了视线,

唯有白杨的羽毛在闪烁,

我听见簌簌的苇草在低语:

伊雷木,伊雷木实际是一个美的漩涡,

储存了一亿光年的眼泪,

可以把阿尔泰山冲刷成平原,

湖底的钻石将点燃一座隐性的火山。

 

一只野鸭在水面凫游,

划动双蹼,打捞星星碎片似的波光;

湖边的山羊发出咩咩的叫声。

伊雷木,来不及与你握手告别,

捡一块石头揣在怀中,

我相信,风带走的一切,

雨必定会还给它。


2018.10.5

 

和平村叙事

 

生活在酸子界的村民

内心总在向往永定与和平,

就像村口那一条狭长、涓细的水流,

渴望着大海的接纳,

为此他们不惜抹掉山样的棱角,

甚至愿意牺牲粗粝而憨淳的个性。

 

辽竹坪,一栋吊脚楼悬空而立,

耗尽一代又一代人的耐心与劳力;

门前,年迈的栎树半卧半立,

死亡与生命正在叶脉上秘密地拔河,

绿黄参半,绝不是作为风景,

而是一枚枚残片,承载童年遗留的记忆,

 

扶贫?我们有什么资格?

青山的纯朴,绿水的闲逸,

逐渐凝合成田野上根茬似的缄默。

不如以诗为名来相聚,劳作,歌唱,

扶持一下内心深处的贫困,

或许,也可以走到田垄抓起一把泥土,

填塞体内某处的空洞……


2018.12.18

 

己亥年初雪

 

北京迎来己亥年的初雪,

终于滋润了整个冬天积攒的想象之枯,

稀释了比石头更沉重的霾。

就这样告别冬天,但告别不了

倒春的蚀骨寒,

细薄的霜冻覆盖必经的京藏高速路,

 

立春的地铁依然滑行在去年的轨道上。

记忆总会出错,习惯找到同情的

替代物,处心积虑将盐粒认作小兄弟,

把月光当成楚楚可怜的尕妹妹。

站在天桥上,可以透过光秃的树枝

看到百望山上蠕动的小矮人。

 

但我不是在场的铁证人,

这并非因为我故意的缺席,

也纯然不是怀疑气象报道的精准性

和朋友圈兴奋的小推送。

偏僻的帝都自然也有贫瘠的西部和山区,

迟到的雪花手持失效的通行证,

 

飘不到向往的中心站。

初三不宜出门,老鼠护送女儿出嫁到远方;

但地坛的庙会照例人声鼎沸,

古典的琉璃蓝和近乎发紫的自来红

被后现代的革命扭结成荒诞的中国结,

如同皂沫飞舞的大神剧随意绾结无厘头的结局。

 

雪澡日,哪怕在地图上旅行,

也可能引发绝非虚拟的广场恐惧症……


2019.2.7

 

拜谒陈子昂读书台

 

我,从幽州台的基座下走来,

踩着你踩过的土地,

穿着你不曾穿过的一双骆驼牌男鞋

(不错,那是对美国香烟精明的借力与套改)。

伯玉的真颜自是无法得见,

但琅琅的吟诵仍在撞击一个又一个回音……

 

你是古老已久的古人,

我只是一个迟到千年的新来者,

既不太可能欣喜相逢,更遑论相谈甚欢,

唯有对着塑像和亭阁祭拜,

谦卑地读一首诗,与你的悲凉押韵。

 

月亮曾经与你同行,

为你和你的酒友指引未知的前程,

如今,它又在戚戚地照耀我,

濯洗黑铁似的一颗心脏,

仿佛涪江清冽的源头就藏匿在朦胧的天空。

 

子夜习惯性地伸出千万根手指,

抚摩大地,包括读书台与灵虚阁互换之后的交界,

那是眼泪坠落的隐秘所在,

如今,丛生的绿植早已覆盖来路。

不见行人,唯有无边的草木摇曳生姿。

 

感遇,一声悠悠的叹息裂石穿云,

远比愤然摔琴的声音更为响亮,也更为持久,

哦是的,陪伴你的山水还是旧容颜,

世道与人心却已改变:

“圣人去已久,公道缅良难”[1]。


2019.3.6

 


[1] 本句为陈子昂《感遇·十六》中的诗句。





作者简介

汪剑钊

汪剑钊(1963-),浙江湖州人。曾就读于杭州大学和武汉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出版有:专著《中俄文字之交》《阿赫玛托娃传》《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诗歌的乌鸦时代》(诗文自选集)《比永远多一秒》(诗集)等;译著《俄罗斯黄金时代诗选》《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曼杰什坦姆诗全集》《茨维塔耶娃诗集》《二十世纪俄罗斯流亡诗选》《俄罗斯的命运》等数十种。









-长按关注-










星星诗刊

微信搜索:xxsk1957

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星星》诗刊

主编:龚学敏

副主编:李自国

副主编:干海兵

应用市场搜索“星星诗刊”

或长按二维码

下载星星诗刊电子书

《星星》诗刊微信公众号

执行主编:李自国  

统筹:李斌 

编辑:马林


【投稿邮箱】

 

上旬《星星·诗歌原创》

xxsk_yuanchuang@126.com

 

中旬《星星·诗歌理论》

xxsk_lilun@126.com

 

下旬《星星·散文诗》

xxsk_sanwenshi@126.com

 

《星星·诗词》(古体诗)

xxsk_sc1957nian@126.com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