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国画 >  江文湛:以儿童的心态作画时,我就获得了极大的自由

江文湛:以儿童的心态作画时,我就获得了极大的自由

发表时间:2019-02-10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20世纪80年代初,江文湛先生的花鸟画已在全国颇具影响,并逐步形成自己鲜明的个性面貌和绘画语言,在花鸟画坛独树一帜,其江氏画风深深影响了很多中青年画家。他是被业内人士认可的一位真正做学问的、才情性的画家。



多年来,江文湛先生不喜张扬,一直致力于钻研学问,尤其是他用十多年时间在终南山创建的艺术创作基地“红草园”,成为其潜心治学、精心研究花鸟画创作的重要艺术家园,在全国美术界产生广泛影响。



江文湛

1940年出生于山东郯城。擅长中国画。现为西安中国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有突出贡献的专家;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陕西文史馆馆员、中国花鸟画杂志编委等。作品《秋荷》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2012年,作品《烟花待裁剪》《荷花图》入选第二届全九城艺术联展。



《我的山居岁月》

文/江文湛



秦岭是我们理想的家园,也是当代人精神的清凉剂。


依照我对于自己的艺术定位,包括我的生活状态和精神思考,站在两千多年乃至原始彩陶时代至今的历史长河中,我试图从一大批诸如孔子、老子、庄子等先哲那里寻找上游美学思想,找到可供当代人获得自由的玄远的艺术精神。



中国山水画以“林泉高致”作为最高的美学境界。但如今这个高度工业化的时代,人们竞争加剧,物欲横流,精神自由丧失,生活变得枯燥而又单调。传统文化的缺失导致人们道德的缺失。更多人在金钱的诱惑下没有了信仰,迷失了方向。我们这些有志于恢复民族文化的文化人,急切地呼唤着民族灵魂的复苏、中华文化的复兴。



老子在《道德经》中说“能婴儿乎”,即主张天人合一,人能像婴儿一样同大自然融为一体,以天真自由的心灵来创造艺术。就我的笔墨实践体会,当我以儿童的心态作画时,我就获得了极大的自由,画亦在一切法度之外。



“让生活艺术化,让艺术生活化。”这是陕西著名学者肖云儒在我的画展座谈会上对我的生活和艺术的评论。的确,当我置身大秦岭,山居“红草园”时,我的灵魂已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这也是我山居秦岭二十年最贴切的人生感受。



这种爱是来自全身心的,与灵魂密切相关。红草园内的一弯曲水,一座木桥,桥下散落的鹅卵石,斜立的茅亭,飞鸟闪过或山花烂漫,或大雪纷飞,或木叶凋零,或寒蝉凄切,都使我的人生得到了极大的精神解放。这是终南赐予我的力量和自由,也是我向往和渴求的简朴山居生活带来的快乐。



去年在红草园举行的“守望大秦岭,问道终南山”的文化界人士座谈会上,我作为山居之人,把二十年来坚持以自然为道建造园林,把昔日荒野的山沟维护成秦岭生态保护的一个活标本,就是我们坚守传统文化,复活传统文化的一种人文理想和生存尝试。


藉此希望把秦岭和终南文化的价值在这个园林里得到一个较为集中的体现,它同时也是中国文人精神的一个理想符号。但这并不属于个人,而是属于我们民族和国家的美的音符。



我说,只有和大自然的融合,你才有了创作的动力,才有了不同凡响的、不同古人、不同他人、不同自己的好的作品。这也是我山居生活的一个初衷。在建造红草园的这些年中,我学会了水利、建筑、种植等各种知识,身体力行着一个艺术家为理想而做的努力。这也是我们知识分子回报社会、报效国家,热爱自然,保护秦岭可以做到的一点努力。


在历史的长河中,每个人不过是恒河沙数。在秦岭山居的岁月,只是我亲近自然,拥抱自然的一种生活方式和精神态度。为此所付出的一切,终将属于未来。


丨谢谢观看,欢迎点赞分享哟丨

文章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