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小提琴 >  (陈蓉晖)小提琴演奏《北风吹 白毛女随想曲》,再跳“北风那个吹”......

(陈蓉晖)小提琴演奏《北风吹 白毛女随想曲》,再跳“北风那个吹”......

发表时间:2019-02-04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陈蓉晖)小提琴演奏《北风吹 白毛女随想曲》


       《北风吹》为喜儿伴唱的朱逢博在《白毛女》中那一曲《北风吹》,其亮、脆、甜、美,堪称经典,令观众印象太深刻,影响了几代人。

       北风那个吹
  雪花那个飘
  雪花那个飘飘
  年来到

       风卷那个雪花在门那个外,我盼爹爹快回家
  欢欢喜喜过个年
  欢欢喜喜过个年

再跳“北风那个吹”

作者:白云书屋


       我出生在美丽的春城昆明,正当幸福地过着童年时光,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的小学生活被中断,我所生活的军营也乱了。文攻武卫成了家常便饭,高音喇叭整天喊的是“造反”、“批判”……。我们以前唱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只大肥猪》、《让我们荡起双桨》等等一些儿童歌曲被停止唱;军营里的《日落西山红霞飞》等军人歌曲再也听不到了。我们当起了红小兵,整天跟着红卫兵到处乱跑乱窜。一天,我们几个十几岁的孩子跑到了云南民族学院的大院里玩耍,忽然听到了一阵悠扬的歌声,我们循声而去,来到了练歌厅。原来,这里还有一方净土,几个叔叔阿姨在钢琴旁练唱,她们唱歌剧《白毛女》的选段,唱苏联歌曲《喀秋莎》……。除此,她们还练习舞蹈,跳孔雀舞,跳藏族舞,跳芭蕾舞……。我被这里深深吸引。后来,我们经常来这里跟那些大人们学跳舞。那时,跳舞成了我的最爱!我们经常在军营里跳,那些每天必跳“忠字舞”的军人们很是羡慕我们这些孩子,他们连“忠字舞”都跳不好。后来,军营组织了文艺宣传队,要排舞蹈,真的,他们不会就让我们教。十几岁的孩子教了解放军十几天后,我们一起演了几场文艺节目,那是何等的惬意!

  后来,我来到了北方的农村,开始下乡劳动。落后封闭的农村就更没有什么文艺了,只有几部轮回放的样板戏电影,其中,我最爱看的是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我爱剧中人物的舞蹈动作,他们用优美的肢体语言诠释着人物的命运与剧情。我本来就喜欢跳舞,“北风那个吹”就是我的专利,因为那时,再没有其他人会跳。有时,在劳动的间歇,我会在心里唱起“北风那个吹”,晚上几个人在一起闲聊的时候,有人说:“小昆,来跳一段舞”,我就会跳上一段“北风那个吹”。那个时候,北方的农村只喜欢唱地方戏,什么大平调,二家弦,坠子等等,对这些,我不感兴趣,我就喜欢跳舞!跳舞让我愉悦身心,跳舞让我享受人间之最美!

  电视剧《北风那个吹》引起我对那个时期的回忆是无尽的。那时,生活很苦,劳动很苦,看书学习更艰苦。可是,那时,我们那一代人是激情满怀,干着近乎原始的田间劳动,唱着自娱自乐的地方戏,我呢,跳着自己喜欢的舞蹈,看着从朋友那里拿来的书,心里还充满了理想。我多么希望有人和我同舞,但那个时候,那个地方只有我独舞,免不了有些黯然……。

  这些年,文艺真正是“百花齐放”了,舞蹈也普及了民众,城市,农村,男男女女,老老小小想跳什么就能跳什么。人们舞出了精神风采,社会风采!

  正如电视剧《北风那个吹》中的人物那样,经过了风风雨雨,时代变迁,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精神生活丰富了,文化生活也丰富了。

   今年,曾经跳舞的爱好又燃起了我的热情。同事打来电话邀我去跳舞,到了本地最大的体育广场,我马上融入了广场舞的队伍,更有兴趣的跳起了国标。然而,在各种舞中,我最爱听的乐曲就是“再唱北风吹”。这是一首男女二重唱,完全是在已有的“北风吹”基础上的再创新!从听觉到舞蹈动作都给人一种延续、更高享受的美!

   曾经美好的回忆,让人忘不了;现实生活的热情,使人停不下。我愿在音乐和舞美的熏陶下青春的生活着,这是我一生永远的追求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