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小提琴 >  小提琴演奏《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年时。

小提琴演奏《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年时。

发表时间:2019-02-02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小提琴演奏《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过年的回忆

作者:佚名  (源于瑞文网)

      

       每当新年来临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小时候过年的情景。那时候家里穷,过年是改善生活的唯一途径。那时候盼年的心情说起来现在的孩子都不相信,常常新年刚过,就在盼望着另一个新年的来临,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每天都过年该多好啊。那当然是小孩子幼稚的念头,年总是那么慢那么慢的来临。总是在孩子们热切的盼望里,慢慢地来到。

  小时候盼望过年,是因为能够吃到好吃的,能够有新衣服穿,不用干活,还有压岁钱。三十多年前的农村的生活是很苦的,一年到头不见一点肉星,更不用说鸡,鸭,鱼肉了。平时来客能吃上炒鸡蛋就不错了。过年就不同了,过年总能吃上肉,吃上白面饺子。吃了一年的玉米地瓜面饼子,能够吃上白面饽饽那真是无上的享受啊。

  往往刚进腊月就在一天天数日子,过一天就离年近一天,那种心情真的很急迫。每到腊月的时候家里的大人都要去供销社扯布,给大人孩子做新衣服,有时候大人舍不得钱,就光给孩子们做,那个年代每家都不止一个孩子。给大孩子做了,不给小孩子做,小孩子不愿意,给小孩子做了不给大孩子做,大孩子不高兴。大人只能自己不做,过个年总得让孩子高高兴兴的。毕竟一年只做一次新衣服,不给谁做都不公平。那时候没有那么多花样的布料,就是棉布、的确良,涤卡是高级布料,有钱的人家才能买上几尺。能够穿上新棉布的衣服也是很骄傲的。女孩子常常是小花布的上衣,蓝色、黑色的,或是格子布的裤子,男孩子是蓝色,黑色的裤子草绿色的上衣、式样都是一样的,如果哪个男孩子上衣裤子都是草绿色的,那可是很神气的哟。衣服都是村里有缝纫机的人给缝制的,穿起来都是一个样的。现在想起来是很土气的,那时候却不觉得有多土气,觉得很美。那种美,是那个时代特有的。现在看见那个年代的老照片,看着那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穿着打扮,不感觉好笑,反而有点心酸。

  有了新衣服,更是盼望年早点到来。到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了,孩子们就欢呼,噢!快过年喽。过完小年家里的大人就开始忙碌了,大扫除,把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把墙用报纸或是孩子的书纸糊起来,糊的白花花。买几张年画贴在墙上,把泥土墙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巧手老太太剪上几张窗花贴在窗户上,喜鹊登梅啊、连年有余啊,看着都那么喜庆。做完这些清洁工作就该开始做过年的饽饽了,在那个缺少白面的年代里,这可是件大事。到了这个时候孩子们也不出去玩了,守在家里看母亲怎样把那一团团白面做成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大饽饽,并且还能做出各种花样。守在蒸汽腾腾的锅台边看那刚出锅的饽饽,闻着那香甜的味道,感觉着年的韵味,不知不觉的口水就流出来了,帮着母亲烧火,看锅,都成了听话的好孩子,眼巴巴地看着母亲把大饽饽放进锅里,蒸熟了,拾出来。母亲看着那些小馋虫们渴望的目光,往往会拿出一个刚出锅的饽饽,掰成几半,分给他们。刚出锅的饽饽热啊,孩子们从这只手倒到那只手,用嘴不停地吹着,迫不及待地送到嘴里大口的吃着,真好吃啊,如果天天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饽饽就好了。这样的时候并不多,因为那些大饽饽要留着过年的时候走亲戚当礼物送人的,吃上一个半个解解馋也就算了。做完饽饽,还要炸点面鱼,跟炸油条差不多,不过是又长又宽,吃起来比油条好吃多了。这是等过年的时候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才能吃的东西,小孩子再馋也知道这个道理,谁也不会吵着要吃。

  年就在大人们的忙碌中来临了。孩子们渴望的年终于到了,那股高兴劲就别提了。一大早就拿出各自的新衣服要穿,母亲会说,现在不能穿,等拜年的时候再穿。一个个不高兴的把新衣服放起来。那时候过年没有什么好吃的,炖只鸡,熬一锅白菜,粉条,豆腐,几片白肉的杂合菜,就算是过年了。大人孩子个个吃的兴高采烈。大人往往把肉挑出来送到孩子的碗里,小孩子不懂事,高高兴兴的就吃了,大孩子常常趁父母不注意有悄悄放到他们的碗里。一家人吃得开心,吃得快乐,那是一种单纯的开心和快乐。

  那时候没有电视,吃完饺子孩子们把新衣服放在枕头边,就睡下了。谁也睡不着,睁着眼睛盼天亮。常常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把他们惊醒,高高兴兴的穿上新衣服去拜年。蹦蹦跳跳地走东家串西家,问一声,大伯,大妈,叔叔婶婶,爷爷奶奶,过年好。人家就会给几块糖,小气的人家给两块,个别大方的给四块,那就了不得了。出了门就会说,哎,这家人真好,给的糖多。不顾严寒的跑上一个早上,衣兜里装满各式各样的糖块。那时候的糖多半是硬的水果糖,有谁得到了几块奶糖或是酥糖,拿出来一个劲的显摆。看,我有高级糖你们有吗?那些糖拿回家藏在自己知道的地方留着以后慢慢吃,有的孩子能一直吃到清明节。

  过完年该走亲戚了,这也是孩子们特别高兴的事,今天看姑姑,明天看舅舅,后天去看姨,一天天的日程都排好了。家里的大孩子挎着个竹篮子,里边铺上花包袱,放上六个大饽饽,上边盖上一条新的花毛巾。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前边,后边跟着几个小的。到了亲戚家姑表姨表兄弟姐妹们聚在一起疯玩。玩够了,就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中午能够吃上一顿好吃的,说是好吃的,现在看来也平常。炒一盘芹菜,拌一盘白菜心,做上一条鱼。那就是无上的美味了。临走的时候留下一个大饽饽,亲戚给几毛钱的压岁钱,一个年过完总能有几块钱的压岁钱,这在孩子们看来可是一笔巨款。能买好多梦寐以求的东西。这钱常常在手里还没捂热就被大人收走了。还得留着给家里来的亲戚的小孩子。就是那些大饽饽,也是这么换来换去的。等走完亲戚,家里就会有许多不一样的饽饽,跟原来的数量一样,只不过模样不同。这些饽饽大人们舍不得吃,留着给孩子们上学的时候带着当午饭。孩子们般望着过年就是为了这些简单的快乐:穿新衣服、拜年的、走亲戚的....

  年就这样在孩子的热切盼望中来了,又在孩子们的欢笑声中过去了。过完这个年,孩子们又在眼巴巴地盼望着下一个新年的到来,那种热切的心情,那种单纯的快乐,那是贫寒的日子里唯一的热望。现在饱食终日的孩子什么都不缺,对年的渴望也就是可以放假,可以出去游玩,再没有别的念头。现在的日子是天堂一般的日子,过去是苦中作乐的日子,是一种简单的快乐。都是生活啊,什么样的年代就有什么样的生活。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