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发表时间:2019-01-29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俞心樵


看到老照片

爱情,已经不显得那么可怕

胆子越来越大

兵分两路,从天堂和地狱

 

又回到了人间

也已经敢于直面友情

尽管面对自己时

仍然四顾茫然

 

认识了那么多人

还谈不上认识自己

照镜子时,总感觉

这个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回到酒仙桥这个老地方

与许多老朋友都不来往了

甚至于,为了图个清净

我也很少与自己来往


2014.5.26 北京酒仙桥






我也想见你的,请告诉我

你什么时候不在,我要去找你



你想来见我,这很好,希望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前来见我。我也想见你的,请告诉我,你什么时候不在,我要去找你。多年前我写下这些话,可能更像是一个有关诗人与孤独的寓言。作为诗人,只有在自己的骨子里创立起一门名叫孤独的宗教,这个诗人才是真正强大的。不能够独处的诗人就不可能与永恒搞好关系。那些时不时成群结队的诗人是值得相信的吗?那些把时间和精力都用来维护人际关系的诗人是值得相信的吗?永远不要相信那些只在身外之物上做功课的诗人。尤其要远离种种中国特色的小把戏。其他领域,理同于此。当然,诗人并非为孤独而孤独。诗人的孤独中有更大的慷慨。因为诗人在孤独中把生命中最精华的部分贡献出来了。诗人以他的孤独在精神上帮了整个世界的忙。诗人的孤独中也有更高的美德。试问,一个不致力于思想深度与精神品质的人,一个不能向世界贡献价值和意义的人,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美德可言?与此相对照,那些仅仅是有权有势有金钱的人,与那些在陈规陋习中混了一辈子的穷光蛋一样,实质上都是同一类人。他们都只是生命的败坏者与吝啬鬼。即使有朝一日他们侥幸混进了天堂也只能浑身散发着地狱的气息。

          

《俞心樵谈话录》2019.1.28








俞心樵  |  当代艺术家、诗人



美国罗耀拉大学驻校艺术家

美国SROO国际文化艺术委员会文学主席

2013年获得《新周刊》年度艺术家大奖

2015年荣获意大利Liberate国际文学大奖

诗歌作品被收入《中国百年文学经典》

《中国现代文学选》等,其作品被译成

英、法、德、意、俄、日、韩等多国文字

代表作品有《墓志铭》

《最后的抒情》

《今生今世到处 都是海》

《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等

其诗歌作品被拍入诸多电影并被诸多歌手谱曲传唱

... ...





俞心樵第二本台版诗集

《在万物中暗送秋波》签名限量版




俞心樵第一本台版诗集

《双手沾满了星光》签名限量版





在我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有关注我



点击左下角 -  阅读原文 - 也可购买诗集

责任编辑:许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