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旅游trip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文艺 > 热点资讯 > 诗歌 >  颇具美感的十首当代诗丨吕本怀

颇具美感的十首当代诗丨吕本怀

发表时间:2019-01-30 0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颇具美感的十首当代诗


吕本怀


诗歌作者:谯达摩;刘年;何三坡;郑德宏;落雪;天界;厉雄;古月(台湾);雪克;林旭埜

 

穿睡衣的高原


谯达摩


此刻睡衣醒着,而高原沉睡。

惟有漫山遍野的羔羊

从云的乳房汲取奶水。

                

此刻溶洞潮湿。没有语言,只是麻酥酥的震颤。

幽谷的泉水冲洗了她。

她蹲坐在光滑的鹅卵石上,开着喇叭花和秋菊。

           

此刻睡衣醒着。一种收割灵魂的吟唱。

这是赶着马车的细雨,行游在树梢,

去天堂度假。

                 

溶洞再次潮湿。露出她的雀巢。

透过枝叶婆娑的林荫小径,从花瓣守卫的

花盘,她羞涩地吐蕊。

                   

此刻睡衣醒着,收藏蝴蝶和钻石。

这是依山傍水的宫殿

点一盏煤油灯可以龙飞凤舞,两盏灯可以升天。

                  

此刻溶洞潮湿。此刻她如鱼得水

她的睡衣突然被风拿走。迷醉的山峦扑面而来。

漫山遍野的羔羊,啃着青草的乳房。

                    

此刻睡衣再次回来,她抚摩着她的土地。

她的幽谷中,大片的红罂粟遍地生辉。再也无处藏身。

一匹瀑布,卷帘而上。

                

那些娃娃鱼的倒影开始疯狂。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飘逸之美。《穿睡衣的高原》为谯达摩的成名作,也是他的代表作。作为从云贵高原上走出的诗人,他运用现实与魔幻相结合的手法,充分展示出家乡无穷无尽的魅力。

        首先,他采取了一种类似于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让其笔下的睡衣、高原、溶洞高度拟人化。我们仅以“睡衣”为例来看一下,在他笔下“睡衣”可以不断地醒着,“睡衣”既可以出走也可以回来,颇类似于那床阿拉伯魔毯,“睡衣”因此而具有了魔力,诗也因此而具有了魔幻色彩。

        其次,虽诗里主要写高原,高原却并非这首诗的诗眼,诗眼应为“穿睡衣的”。这座高原一旦被脱掉睡衣,魅力便将大打折扣;即使暂时不穿,这睡衣也绝不能丢失,“睡衣醒着”,在我看来就是“睡衣”已被高原披上,高原当然有不穿睡衣的时刻,但诗人笔下所呈现的基本属“睡衣醒着”时的状态,这也从侧面说明了高原之美主要得益于睡衣之美。

        再次,诗人并非直接呈现“睡衣”之美,而是通过“穿睡衣的高原”之美来反映“睡衣”之美。诗人认定穿睡衣的高原才让人觉得美,在他笔下“穿睡衣的高原”越美,也便越发体现出睡衣的美。这种表达可归结为某种修辞,但如此指东说西、言此即彼,更符合后现代表达特征。

        最后,我还提下已被很多人分析过的高原之美。这种美有鲜明的地域特色,漫山遍野的羔羊,不时可遇的溶洞,接踵而至的瀑布,大片的红罂粟,景物虽不算多,却可让云贵高原扑面而来。同时还有鲜明的层次感,诗人的视野由天空而大地,由地表而地下,“漫山遍野的羔羊,啃着青草的乳房”像远镜头,“透过枝叶婆娑的林荫小径,从花瓣守卫的|花盘,她羞涩地吐蕊”像特写,让读者移步换景,饱览“穿睡衣的高原”之美。另外,诗人还采取“睡衣”与“溶洞”轮流的方式,“睡衣醒着”与“溶洞潮湿”交相辉映,“睡衣醒着”与“溶洞潮湿”之间似乎具有某种神秘的联系:“溶洞潮湿”的源头仿佛正是“睡衣醒着”,高原之美既得益于溶洞潮湿,更得益于“睡衣醒着”。
        此外,有些朋友将这首诗作为情诗解读,或许这也是《穿睡衣的高原》的另一种意蕴。


离别辞


刘年

 

白岩寺空着两亩水,你若去了,请种上藕

 

我会经常来

有时看你,有时看莲

 

我不带琴来,雨水那么多;我不带伞来,莲叶那么大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空灵之美,以至于一读之下难以忘怀。诗中之“你”究竟为谁?朋友抑或情人,既然“我会经常来”,“你”“我”之间有着某种密切的联系,当然,也不仿将其视为白岩寺本身。
        为什么“我会经常来”,主要应在于“白岩寺空着两亩水”,只有这“空着”,才有后面之“若”,随之而来才可能“种藕”“看你”“看莲”,才可以“我不带琴来,雨水那么多;我不带伞来,莲叶那么大”。
        道家有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依我看,这道主要应为空,只有存在一定的空,才可能去不断填充,而这不断填充的过程便是所谓生。
        白岩寺的空并不大,不过两亩,却依然可以生出那么多,不仅有物质层面的莲藕,更有“你”“我”精神层面的愉悦。

 

灰喜鹊

 

何三坡

 

三月。简在屋檐下种花。

蚂蚁乔迁。草莺被小南风赶上树。

大地上绿色汹涌。

 

六月。海棠花在谢。

暮色照亮山峦。

一半悲,一半喜。

 

九月。随一朵白云看古松。

天空后面是大海,比去年高,蓝。

黄金堆积在山中。

 

十二月。明月千里。灰喜鹊在飞。

迟缓。不带风声。

一片叶子,被月光照耀,又终将熄灭。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简约之美。相比于某些诗人总是每个节气一首,我更喜欢何三坡的《灰喜鹊》:因为它不仅同样承载着岁月流转,而且在表达上更为简约清新。
        诗中人物也很简单,就一个,甚至将其名字也称之为“简”。诗人对他(她)一年之内的生活状态呈现的十分简单而纯粹,好像主要就是“种花”与“看松”。当然,我们可以质疑这样的生存状态在当下是否可能存在,但即使身体上不能完全做到如此,谁又可以限制我们灵魂的抵达?
        读者或许能因诗中所呈现的而感受到深深的禅味,“六月。海棠花在谢。/暮色照亮山峦。/一半悲,一半喜。”“十二月。明月千里。灰喜鹊在飞。/迟缓。不带风声。/一片叶子,被月光照耀,又终将熄灭。”在我看来,诗的每一段既是景语更是禅悟,上面所列举的二、四段尤其如此。

        另外,诗人还为读者呈现了不少季节转换时的风物风貌,无论“蚂蚁乔迁。草莺被小南风赶上树”的细致入微,或是“大地上绿色汹涌”的辽阔宏大,都因其表达独特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月亮是棉花做的银钩子

 

郑德宏


月亮西移,钻出被子

一轮满月。

 

月光是棉花做的银钩子。

 

钩住河流

河流漾起妊娠纹。

钩住树木

树木的年轮红晕一圈。

钩住庄稼

庄稼齐刷刷地怀孕。

钩住道路

道路挣扎着拐了一个弯。

钩住房子

房子在呢喃中抱紧我们。

 

大地啊

像一只苹果,被月亮钩住。


点评:
        我喜欢这首诗所体现出的想象之美。不说其他,仅凭诗题“月光是棉花做的银钩子”便值得称道。
        想象之美为这首诗最大亮点。在诗人眼中,月亮可“钻出被子”,并因而成为“一轮满月”,似乎有些天马行空,但假如你将其与云联系在一起,这想象难道不也合情合理吗?在诗人眼中,月亮更可以“钩住”地球上的林林总总,甚至“大地啊/像一只苹果,被月亮钩住”,读完这一系列“钩住”,你是否将叹服于诗人堪称奇崛的想象!
        另外,诗人不仅异想天开,而且将这份异想天开呈现到了细致入微,月亮的每一次“钩住”都伴随着被钩住物的变化,并且,每一次变化都充满了温馨、温情,更富于生命气息。

 

后来

 

落雪

 

后来

我没有把南山

指给你

 

我们只是找到一个

叫南山的地方

日出而作

 

再后来

我们熄灭炉火

躺在星光下

 

青草的上空有

流星滑过

我们以为那是神

在看望别人时

偶尔经过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淡定之美。即使面对死亡这样的主题,诗人也将其呈现到抵达唯美。
        诗前两段应在写生,后两段应在写死,,不过诗中无论生死都被置于“后来”。由“我”对“后来”的呈现与向往,不难看出“我”之前有着某种不如意。依我看,这种不如意绝非诗中之“我”才有,许许多多人也会有,因人至少要到中年,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过怎样的生活,以及跟怎样的人一起过,而之前很难不懵懵懂懂。
        于生而言,一方面“后来/我没有把南山/指给你”。“我”为什么没指?毫无疑问源于当下“南山”早已荡然无存,这里“南山”应属特指,与大诗人陶渊明相关;另一方面“我们只是找到一个/叫南山的地方/日出而作”,这“南山”或许是“我们”共同喜欢的所在,是“我们”在喧嚣之中所开辟出的一方净土。
显然,于生而言,“后来”是一个寻找与创造的过程,而这种寻找与创造,应该都与另一个人相关,正是因为这个人的出现,“我”才会变成“我们”,之前才会变成“后来”。
        三段写死,诗人将其表达得不仅隐晦,而且唯美——“再后来/我们熄灭炉火/躺在星光下”,其中的暗示对于没有诗词基础的人而言,理解上或许会有点难度,但我以为将其解读为死应该还是比较符合作者思路的。
        四段则写死而后生,之所以能如此,或许源于“我们”,而“我们”又源于“后来”,如此理解这首诗才算做到了环环相扣。“青草的上空有/流星滑过/我们以为那是神/在看望别人时/偶尔经过”,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们”还看得见这些吗?但因有“后来”,“我们”或许能做到灵魂不死,而不死的灵魂肯定可以感知到这一切。
        当然,假如你不将诗作这样的切分,而是将三四段视为一种休憩,也未尝不可。

 

大雪覆盖的山上,突然听到一两声鸟鸣


天界

 

 

雪如此洁净。山上每一个悬崖
都坐着神仙。白发鹤颜
那些雪松破石而生
瘦骨遒劲。针尖刺向苍穹
傲立于尘世
日月精华,此处流转
灵光塔高于台阶
略低于天空。大雪覆盖的寂静山林
一只鸟,塔边发出叫声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所体现出的旷逸之美,而这旷逸由诗题“大雪覆盖的山上,突然听到一两声鸟鸣”便可感知。
        “雪”“悬崖”“神仙”“雪松”“灵光塔”,这一连串的物象都足以让人感到冷峻甚至神圣,它们只应在烟火红尘之外,向这混沌而喧嚣的尘世做冷眼旁观。
第二段里的“雪松”则将冷峻与神圣凸显到了极致,其“破石而生/瘦骨遒劲”的外形,其“针尖刺向苍穹/傲立于尘世”的品质,均足以令走近它的每一个人仰视。

        有意味的是“灵光塔”反因“一只鸟,塔边发出叫声”有了些烟火红尘里的温暖,并因此成为人在天寒地冻里的慰藉。在我看来,那发出叫声的鸟在全诗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倘若一直冷峻下去,诗很可能因过于冷峻而陷入僵硬。

 

红果


厉雄


小草颤一下细腰,抖落几颗露珠
红果树似乎站直了一些
阳光出来,虫鸣矮了下去

果子密密麻麻,一颗紧挨着一颗
红光薄薄地铺在上面
映出一千张你的脸
眨一下眼帘,呼吸紧了一下

一串串的红,像沉甸甸的爱
压弯枝丫
疼痛纷纷效仿,一粒粒
撒在大地上

时光坚守树下,掰开我的软肋
一生不长
恰好等你落下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的情感之美。诗中“红果”让我想起王维“红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这首耳熟能详的诗简练而直白,它既是一首咏物诗,更是一首爱情诗。

        厉雄的《红果》,应该主要是一首情诗;诗中的“红果树”,很可能象征着某个热恋里的女子。这个女子脉脉含情地饱满着,期待着,甚至在最后关头不惜停止自己的生长,只希望能有双柔情而强大的手来采摘她那甜蜜的果实。
        “果子密密麻麻,一颗紧挨着一颗/红光薄薄地铺在上面/映出一千张你的脸/眨一下眼帘,呼吸紧了一下”,如此这般呈现,树耶?人耶?“一串串的红,像沉甸甸的爱/压弯枝丫/疼痛纷纷效仿,一粒粒/撒在大地上”,这其间除了痛与苦,是否更多的还是甜?
        瑞士洪瑜沁先生曾推荐过这首诗,并因此而发表于《诗刊》2018年11期。他的推荐语如下:“诗人用象征主义的手法描绘了一幅红果从生长到成熟的图景,语言生动、情感丰盈,是一首小巧、灵动而有趣味的诗作。”一方面,我很赞成洪先生对其表达上的赞许,另一方面,我觉得他似乎还没有关注到诗背后的那个人,而这个人,也许与诗人的人生有着相当的关联。

 

桃花坞口

 

古月(台湾)

 

三月的桃花

守不住无眠的夜

只能像喝水一样

吞下你临别的话

却饮不尽昨晚苦雨

寂静的坞口  哗然甦醒

留下一个无期的等待

 

暮色里  归雁掠过

啣走最后一线红霞

盈盈一水的相隔可

知桃花已几度春风

冷巷中飘落的花雨

遮不住阴暗华丽的背影

 

再次的自我流放

在荒山瘦水的城市

还要走多远

才能寻回蒹葭的诗心

 

似妄还真的梦里

诗人都是失恋的奴隶

桃花坞口那盏久候的灯

照见了你孤寂的旅程

且看  原乡以微醺的笔

圆一个烟雨氤氲的幽境

等着你来啍唱蓝调

 

阳光下轻轻一笑

都像触动心灵的深井

喝茶、品诗或打盹

不记得多少年  雪染了发际

场景依旧静美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中的典雅之美。桃花坞有典故,或许这首诗与典故之间有着一定的关联,这个关联毫无疑问是爱情以及伴随着这份爱情的欢喜与忧愁。
        “只能像喝水一样/吞下你临别的话/却饮不尽昨晚苦雨”,自然界无疑正处欢天喜地,桃花红、杏花白好一番生机勃勃,然乐景中却有哀情,这哀便是不得不的离别,在“只能,却”里注定有着苦衷,更有着无奈。
        告别之后自然是相思,“知桃花已几度春风/冷巷中飘落的花雨/遮不住阴暗华丽的背影”,“在荒山瘦水的城市/还要走多远/才能寻回蒹葭的诗心”,“诗人都是失恋的奴隶/桃花坞口那盏久候的灯/照见了你孤寂的旅程”,在我看来这相思一阵紧过一阵!思人耶?思物耶?思景耶?思乡耶?或许都有吧,但最打紧的还是那个人,是那个不得不离开的人,是那对不得不在相思里煎熬、辗轧的人!
        好在诗中人最终选择了解脱:既然不能朝朝暮暮地相处,那就朝朝暮暮地相思吧,谁又敢说拥有这份相思的人不幸福?“阳光下轻轻一笑/都像触动心灵的深井/喝茶、品诗或打盹/不记得多少年  雪染了发际/场景依旧静美”,许许多多年过去,物非人非情犹是,那份甜蜜与惬意又有几人能够知晓?
        在这人间,最美莫过于邂逅一个可以伴随终生的人;即使迟到,也可将她(他)在心里供奉,并与她(她)一起慢慢变老!而多少人这一辈子却从来没有遇到,甚至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爱一个怎样的人。

        当然,以古月的台湾诗人身份,将这首诗解读为一个台湾诗人对故国尤其是对桃花坞的眷恋,也是可以的。


老井的记忆


雪克

 

 

老井幽深

砖壁精致

假设秦王朝在最底一层

往上类推,接近井沿的,应该是民国

我这样比喻

是因为我站在社会主义的地面上

把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水

从深处打捞出来

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

这是我干过的

值得一生炫耀的体力活

 

 

点评:

 

        我很喜欢这首诗中的哲思之美。这显然是首意象诗,主要意象便是这“老井”,而“老井”所象征或所隐喻的正是中国自秦以来悠久的历史。

        国人于史易走两个极端:一膜拜,二鄙视;膜拜则不容有任何改变,鄙视则易否定一切。因此,在中国这片古老土地之上,要么铁板一块地泥古,要么横扫一切的浩劫,而这两者所带来的均多是深重灾难,清王朝之前中国只是一次次治乱之间的轮回,清王朝中后期则带来中国对世界的全面落伍。

        “老井幽深/砖壁精致/假设秦王朝在最底一层/往上类推,接近井沿的,应该是民国”,这样的呈现简练,能给读者带来高度的时空感,让本模糊混沌的中国史一下子而变得立体且清晰。有意味的是“我”能“站在社会主义的地面上/把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水/从深处打捞出来”,而值得探究的是,“我”所打捞出的究竟都是些什么水?我打捞出这些水又究竟出于什么目的?

        “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这是我干过的/值得一生炫耀的体力活”,由此可见,对自己这些年来的打捞,“我”以为有一定的意义,否则怎么去解释“值得一生炫耀”?细究语境,“炫耀”显然属贬义褒用,因此,可认定“我”的打捞对老井而言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无论继承或摒弃,都有可能产生较好的社会效益。

        诗人蔡小敏曾说:“我喜欢这首极具原创性的诗。我所说的原创性即单一性、独特性以及无法复制,即使要刻意模仿,恐怕也模仿不出雪克的思辨度和诗性逻辑。至于这首诗指涉什么,多义是显而易见的,每一位读者,均可站在各自的角度去理解。我的理解是,看似平白的叙述后面,每一个语词都遮蔽着另一个甚至更多语词,不直说或不宜直说,使这首诗充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智性、趣味和玄机。”对她的评价我基本认同,不过,我认为这首诗主旨较为明确,象征或隐喻也比较清晰。

 

非瘟


林旭埜 

 

非洲猪瘟简称“非瘟”

猪世界的领导

肯定高声叫好

字眼上,撇掉了与猪的干系

字面上看,就不是瘟疫

如此简称

降低了猪群恐慌

利于猪年猪社会的稳定

 

点评:

        我喜欢这首诗中的讽喻之美。“非洲猪瘟简称'非瘟'/猪世界的领导/肯定高声叫好”,如此呈现不免荒诞甚至魔幻,读者不禁要问:猪有世界吗?猪世界有领导吗?猪世界的领导能够齐声叫好吗?
        当然不能!那诗人不是在胡编吗?
        且慢,请继续看下去吧!“字眼上,撇掉了与猪的干系/字面上看,就不是瘟疫/如此简称/降低了猪群恐慌//利于猪年猪社会的稳定”,看完你是否还觉得荒诞或者魔幻?
        如果依然觉得荒诞或魔幻,敬请你将诗句里的“猪”替换为“人”!

 

 


湖南省诗歌学会

团结  开放  包容  多元


        湖南省诗歌学会于2015年8月2日在长沙正式成立,创办会刊《诗歌世界》。本会为全省性的诗歌组织,是自愿结合的群众团体,主要面向本会会员以及全省诗人服务,立足湖南,放眼世界。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劳动西路245号

        卡瑞尔大厦28楼2806室(贺龙体育馆南门、地铁1号线侯家塘站1号出口往西100米)

        邮编:410004

        投稿邮箱:hnsgxh@126.com     

        电话:  0731-89871909

        本会常年法律顾问单位:湖南星邦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许战泉